专家为戏曲电影未来的多种可能性“把脉”

主办方供图

戏曲是表意的,电影是纪实的,两种不同美学体系的艺术形式如何成功地融合在一起?

近日,“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戏曲电影论坛在中国电影博物馆举行,资深戏曲电影导演马崇杰、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闫于京、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中外戏剧史论专家谢柏梁对于戏曲如何借助电影的翅膀更高地翱翔进行了探讨。专家们表示,戏曲+电影的效果应该是“1+1>2”的,未来的戏曲电影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渊源

中国第一部电影就是与京剧的结合

在如今的电影院里,“戏曲电影”显然是弱势群体,然而在专家们看来,戏曲电影的发展并不是晦暗的,因为它有着自己的观众群和值得传承的文化精髓。

在中外戏剧史论专家谢柏梁看来,中国电影行进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戏曲电影的弦歌:“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便是电影与国粹京剧的结合。1931年,中国最早的有声电影《歌女红牡丹》穿插了京剧《穆柯寨》《玉堂春》的片段;1948年,中国最早的彩色电影是上海的戏曲片、梅兰芳主演的《生死恨》,中国戏曲电影构成了东方奇观。”

谢柏梁还提到了一个数据,证明戏曲电影并不缺少观众,“越剧《红楼梦》电影的受众,初步估计仅仅在1978年的观影人数就有12亿之多,迄今为止,这部电影的观众不低于20亿。拿这个数据来看,中国大部分电影或者所有电影,从单片来看可能比不上戏曲电影《红楼梦》的观众总数量。即便是《红楼梦》舞台剧,其观剧数量也有2亿多人,就一个剧目而言,足以超过百老汇最好的音乐剧演出数量。其他如越剧电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天仙配》的电影观众,都是以5亿、10亿为基本单位的。”

北京电影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闫于京也表示,中国戏曲电影是一座宝藏,如果开掘起来是一个庞大的文化资源,“电影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解剖社会、解剖人性,这对于中国传统戏曲来说,正是它的长项,比如《窦娥冤》、《桃花扇》,这种戏曲既关注现实,又能够深入解析社会。从南宋到清代,一直到现代戏,都很有人文精神,很会讲故事。”

困境

“急需找到更多与观众对话的通道”

然而,在商业电影成为世界潮流的情况下,戏曲电影面临着困境,如何突围则成了一个难题,电影科技显然被寄予了厚望。展映中,马崇杰导演、赵葆秀主演的戏曲电影《风雨同仁堂》便在摄制中首次运用了虚拟拍摄技术,这种方式让戏曲电影在视听语言上有所超越,改变了以往戏曲电影中,实景对于舞台动作的破坏。

京剧表演原本就是一种虚拟的写意,本身蕴含在演员的眼神和身段中,配上实景后会形成冲突。而虚拟拍摄技术则丰富了舞台的空间结构,这种技术使演员和导演能够看到实时拍摄的影像,随时调整表演情绪。专家们认为,技术会帮助戏曲电影改换头面,能够给人一个更新鲜的感觉。

但饶曙光认为,所有的技术都是通过人的智慧和创造,最终还是要回到内容表达。戏曲电影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与当今观众找到更多对话的通道和空间,形成良性互动,“不管是用传统手段、虚拟手段,还是别的方式,只要能与观众达成共识就对了。”

目前常见的戏曲电影,基本上都是比较成熟的戏曲舞台剧被电影化,在未来有没有可能,专门从戏曲电影的角度来创作剧目,使戏曲电影更适合电影思维?对此,饶曙光表示,目前已经有不少专门为戏曲电影写的剧本出现,“比如,韩志君导演的《大脚皇后》《大唐女巡按》,就是为戏曲电影而创作的,其更多地运用了电影化的思维,也融入了更多现代人的意识和价值观念,让戏曲电影以现代人更能接受的方式出现。”

专家们表示,戏曲电影中,电影并不一定是辅助,也可以是一种促进,1962年京剧电影《野猪林》拍摄时,李少春先生就在导演崔嵬的建议下,将原来的吹腔改为了京剧的成套唱腔,由此而创作了广为流传的“大雪飘”,这是电影的功劳。

而在创作心态上,专家们也认为需要调整,闫于京表示,现在很多古典故事进入了更广阔的领域,但很遗憾的是,这些资源的开发都是瞄准了“刺激性”,却对文化内核和精华部分进行了舍弃,这种方式的发掘是一种创作上的偏差。

马崇杰导演认为,戏曲电影对于“人才”有很高的要求,“必须了解戏曲、熟悉戏曲,这样才能把戏曲蕴含的美,完完整整呈现在银幕上,才能更好地用电影的视听语言升华戏曲舞台的效果。”

推动

建立一定形式的戏曲电影院线

除了创作端之外,饶曙光希望未来有关方面能够推动建立一定形式的戏曲电影院线,“中国现在急需建设差异化的电影市场体系,包括戏曲电影、儿童电影、纪录片等等在市场上处于弱势的电影,应该给它们更多的渠道和出口。电影强国不仅仅是只有大片、头部电影,而是应该有差异化的电影,而戏曲电影的文化价值,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马崇杰导演对此也很赞同,他表示,自己作为电影人一直把弘扬戏曲电影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只有创作人员的努力并不够,戏曲电影的光大需要有院线以及从上至下的支持力度,这样才能吸引更多观众。

专家们也认为互联网的播映渠道会给戏曲电影带来新的传播方式,“网络的播放是无限场次的,借助这种优势,戏曲电影在未来也会有很大的发展。”

内存

5大剧种10部电影横跨60载光阴

“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戏曲电影论坛,是“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惠民放映的收官活动。

“首艺联2020戏曲电影展映”惠民放映活动11月5日启动,集合了自1955年至2018年时间跨度60余载的涵盖京、评、豫、越、黄梅5大剧种10部优秀的戏曲电影,在北京10家影院进行放映32个场次。对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5部影片还进行胶片转数字格式的处理,并进行了修复,让这些经典的艺术作品在数字放映时代拥有了传播性,焕发了新的价值。

活动期间,除了进行戏曲电影论坛活动之外,由谭孝曾、赵葆秀、谷文月、谭正岩等戏曲名家,与戏曲电影学者高小健、戏曲专家赵雷等组成的导赏团队,在11天时间里奉献出8场精彩的影片映前导赏。他们为近800位影迷、戏迷、观众介绍了不同门类的戏曲艺术知识、剧目的创作与演变、同剧目舞台版与电影版的异同、如何更好地赏析多维度高水平的解析,使观众受益匪浅。(肖扬)

作者:{作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也许你还喜欢

海南民族艺术展在五指山拉开帷幕

海南文明网讯 11月22日上午,由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指导,海南省民族博物馆主办的水墨丹青——海南民族艺术展在海南省民族博物馆拉开帷幕。 此次展览时间为2020年11月22日——2021年2月2

谱就吴门艺术新乐章——苏州国画院建院60周年中国

在全国地市级画院中,成立于1960年的苏州国画院有着相当的实力和知名度,今年,这个老牌画院迎来了建院甲子之年,六十载薪火相传,张辛稼、吴?木、孙君良、周矩敏、刘佳五任院长勤勉耕耘,经历了对吴门画派传统

因美而绽放的热带植物——周铁利作品将亮相广州国

周铁利,以画热带植物享誉全国,“中国油画近年来绽放的一簇艺术奇葩”(马鸿增 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油画的一个热带地标”(尚辉 著名美术评论家),2008年周铁利和他的“海南热带雨林植物系列”油画一起

郁钧剑:解散中书协势在必行

郁钧剑的名字对于很多人而言并不陌生,他作为优秀的歌唱家,在音乐领域有着自己的崇高地位,更是多次登上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献唱歌曲。 其实他本人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他不仅是优秀的歌唱家,还是优秀的作家、书法家

文以载道弘懿德,点石成金赋霞章——祝贺《文道点石

观赏石收藏热热了近三十年,随着收藏群体的不断扩大和整体素质的提升,品牌意识逐渐被唤醒。最典型的莫过于赏石界内企业家介入后,打造名石品牌的成功示范效应。一方名石的打造,既提升了收藏者的知名度,形成他的代

汇名角演经典 六台传统京剧大戏将“密集”鸣锣

侯美 饰 秦香莲 北京京剧院供图 中新网北京11月30日电 (记者 高凯)记者30日从北京京剧院获悉,从12月1日起,北京京剧院将在长安大戏院连演6天精彩大戏。 此次密集演出汇集包括著名老生演员朱强在

第1515期:曾宓——2019年最高成交价前10幅作品,中国

简介 曾宓,号三石楼主,1933年生,福建福州人。1957年进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学习,得潘天寿、顾坤伯等名师亲授。196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4年调入浙江画院任专职画师。

“重回松江——程十发藏元代山水画研究展”:一次对

展览海报 近日,“纪念程十发先生诞辰100周年系列展暨‘江南山水’系列展:重回松江——程十发藏元代山水画研究展”在上海松江程十发艺术馆开展,展览共展出9件程十发收藏的元代绘画作品,皆为与元代松江人文相

来广雅路,看陶艺大师作品展!

粤剧表演、旗袍秀、制陶艺……11月29日,西村街广雅路一派热闹,现场举办的是西村——湾区文化艺术暨陶艺大师霍然均、霍嘉俊作品展活动。活动围绕着广府陶瓷(西村窑)、粤剧、咏春、蔡李佛拳以及旗袍、汉服秀等

近百件潘玉良画作成都将展,包括《戴花执扇女》《自

潘玉良是20世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她在早期西画运动中被誉为“中国印象派第一人”,创造了近代中国艺术史上诸多“第一”。澎湃新闻获悉,“玉汝于成——潘玉良的艺术人生”将于12月11日在成都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