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叶已黄,你在湖北/贵州还好吗?

今天(11月21日)是世界问候日,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温馨的节日。

她(他)在贵州,他(她)在湖北。好久不见!她(他)通过微信视频联系了他(她),一声问候,跨越 千山万水。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她(他)和他(她),从素昧平生, 变成了两地亲人。

所以今天,他们在贵州问候湖北,他们在湖北牵挂贵州……

张云和谭姐视频通话中

张云-谭姐(湖北武汉)

张云,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肛肠外科护士长,作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贵州)队员,第三批贵州省援鄂医疗队护理队队长支援武汉体育中心方舱总院一院。

谭姐,张云在方舱医院救治的其中一名患者。

今年2月17日,张云和同事们在方舱里给谭姐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当时的谭姐一边分着蛋糕一边说:“在我眼里,生日一定要跟家人过。今天虽然‘老家人’不在,但我一样可以好好过,因为所有‘贵州队’的医护人员,所有病友以后都是我的‘新家人’ ”,从此,谭姐有了一群来自贵州的亲人。

罗天永-卫先生(湖北鄂州)

罗天永,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随贵州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支援湖北鄂州雷山医院。

罗天永送已经康复的卫先生离开

视频接通前,罗天永翻看着手机相册,跟动静记者聊起了卫先生的情况,说着说着眼眶就湿了,这让动静记者有些意外。原本以为仅仅是“好久不见”的一次“医患对话”,但罗天永却说:“与其说是我帮助他,不如说是他鼓励着我。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作为医护人员真的特别需要来自患者的支持,所以我们的感情,远远超越了普通的医患关系。所以看到当时的照片,还是有些忍不住。”

赵青-卫先生(湖北鄂州)

赵青,贵阳市金阳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护士长,贵州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支援鄂州市第三医院。

赵青和卫先生视频通话中

卫先生,是赵青在鄂州的其中一名病人,也是和她关系最好的病人。赵青告诉动静记者,她和卫先生的这份特殊的友谊,其实更是贵州医疗队和卫先生一家的情谊。“因为他家三兄弟都患上了新冠肺炎,大哥甚至是重症病人,三人在贵州医疗队的救治下,都康复了”,赵青说。

卫先生抱着郁金香在医疗队的驻地前留下了自己和郁金香的合影

在撤回前,赵青曾送给卫强一盆刚刚冒芽的郁金香。花盆上写着:“赠卫强,不要养不活哦!鄂州加油,中国加油!”他们彼此也约定好了,摘下口罩之后,一定要在贵阳相见……

张元浩-高先生(湖北武汉)

张元浩是贵阳市金阳医院全科医学科的一名医师,今年1月28日被遴选为支援将军山医院的医疗队成员。

张元浩工作照

来自湖北武汉的高先生是张元浩在将军山接治的第一例患者,除了新冠肺炎的症状,高先生还患有高血压,更让张元浩担心的是高先生每天都非常的焦虑。于是,张元浩除了必要的临床治疗外,时常对高先生进行积极的心理疏导。

2月19日,高先生向医护人员要来纸和笔,手写了一封感谢信,拍照发给了张元浩。信中写道:“在我心情低到极点有丝丝恐惧的时候、在我家庭在贵阳举目无亲无助的时候,张元浩医生在各方面给予我帮助,让我充分认识到这是一个自限性疾病,心情好了,生活问题解决了,病情退去”,字里行间都透出他对张元浩的感激之情。

郑敏-王黎明(湖北鄂州)

郑敏,贵州省疾控中心艾防所干预科副科长,随贵州省援鄂医疗队防疫分队支援湖北鄂州,也是最后一批撤回的援鄂医疗队队员;王黎明,湖北省鄂州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科长。

郑敏(右三)在鄂州时的工作照

在鄂州,郑敏和王黎明同为一组,郑敏协助王黎明及其他鄂州当地的防疫人员开展防疫、流行病学调查、援鄂医疗队驻地防控等工作,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就是在抗疫一线建立起来的。

田珍灶-熊玮(湖北鄂州)

和郑敏一样,田珍灶作为贵州省疾控中心病媒生物监测科科长,随贵州省援鄂医疗队防疫分队支援湖北鄂州。田珍灶负责协助当地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负责消杀工作。

田珍灶在鄂州的工作照

今天和他连线的是河北省鄂州市疾控中心公共卫生科工作人员熊玮。同样是战友,田珍灶和熊玮这两个“大男人”的对话却显得有些“羞涩”,一句“好久不见”,就是他们最真挚的问候。

值得一提的是,在贵州成家工作的田珍灶,其实也是湖北人。所以与其说是援鄂,其实更是回家帮助家乡人民。

记者:周倩 黄梓仓 余苏阳

编辑:兰杰欣

责编:刘志

编审:陈薇

转载请注明来源

也许你还喜欢

纪念王元化|夏中义:论王元化对王国维、陈寅恪的价值

今天(2020年11月30日)是王元化先生诞辰百年,《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在最新一期组织了多位学者,以笔谈形式纪念王元化先生,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思想市场”栏目转载该系列文章,略

浙江小伙看破红尘出家,却因太帅被富婆追求走红,后来

佛教是我国影响最深远的教派之一,虽然社会经济在发展,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外界的诱惑也越来越大,但是总有人能放下对俗世的眷恋,到佛门寻一方静谧之处,然后听从内心的声音生活,比如985大学毕业的释正孝同

第六届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浙江海宁举

11月27日至29日,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浙江省文联主办的第六届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在浙江海宁举办。论坛以“非常时期文艺的价值与力量”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行业和艺

鲁迅为何要责骂恩人蔡元培

本文摘自《鲁迅时代何以为生》 作者:陈明远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1933年鲁迅与萧伯纳、蔡元培合影 鲁迅与蔡元培的关系很微妙 以鲁迅的性格,很不易与人相处,所以他的真心朋友并不多。在鲁迅一生的朋

18年前,歌曲《丁香花》红遍国内,它歌唱的亡者到底是

“余亦六十有六矣,老冉冉至,怀旧凄然。”——元·刘壎《隐居通议·礼乐》 这几年太多领域刮起“怀旧风”,有一种说法是:怀旧,就代表你老了。但我是不这么认为的,在我看来,怀旧还有可能是因为对当下的流行感到

《掬水月在手》:在银幕上感受叶嘉莹的诗意人生

在银幕上感受叶嘉莹的诗意人生 很多喜爱古诗词的人都听过叶嘉莹的名字。这位“诗词的女儿”一生与诗歌结下不解情缘。最近,一部关于叶嘉莹的文学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映,通过银幕光影,我们得以感受她跌宕起伏却

王元化百年诞辰:思想与学术,合则共美,分则两伤

今天是王元化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日。王元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的弟子吴琦幸在《王元化传》一书中写道,给这样一位学术、思想和生平都如此深邃、独立和精彩的人物写传,就是写一部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的精神思想史。

成语故事之旅 | 分庭抗礼

这一路上,会遇到哪些有趣的成语故事呢?每天一站,即刻出发! 前方到站:分庭抗礼。 典故 子路旁车而问曰:“由得为役久矣,未尝见夫子遇人如此其威也。万乘之主,千乘之君,见夫子未尝不 分庭伉礼,夫子犹有

纪念王元化|高瑞泉:在思想与学术之间

今天(2020年11月30日)是王元化先生诞辰百年,《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在最新一期组织了多位学者,以笔谈形式纪念王元化先生,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思想市场”栏目节录转载该系列文章

岳南:往事未付红尘|名家谈名家

作者| 岳南 来源:宇明游目(微信公众号) 在文学上,游宇明先生是一个很难用三言两语界定的人物。有人说他是美文家,他的美文佳作不时出现在《散文》《青年文学》《北京日报》等众多纸媒上,并被央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