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她的里面猛地律动起来-浓精受孕系列小说

吸沉重道。

说着,他又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只要叔诊断完,绝对能解决!”

 

孙晓兰这才逐渐强忍羞意,缓缓移开了自己的双手,羞赧不已的问道:“周...周叔是这样吗?”

 

老周的双眼紧盯着,随着她的动作,老周终于见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光景!

 

那里的美景娇嫩无比,十几年没有见过这么完美无瑕的少女身体了,乍一看,老周差点心脏跳闸!

 

孙晓兰感觉那里一阵清凉,知道自己的那里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足够当自己爸爸的老男人面前,顿时就羞涩的捂住了脸。

 

老周见孙晓兰捂住了脸,更加肆无忌惮,立刻打开手电筒,凑到孙晓兰身前仔细观察着。

 

他这才发现,孙晓兰紧张的轻咬下唇,连娇躯都在跟着隐隐颤抖。

 

如此美景,让老周看的激动难耐,实际上,孙晓兰这个情况只是普通的细菌感染,只要用一点专门的药膏涂一下,很快就可以根治。

 

不过,老周还是故意吓唬孙晓兰道:“晓兰,你这外面感染的有点严重啊,里面也应该更痒吧?”

 

孙晓兰心中一惊,的确有这种感觉,顿时惊慌失措的问:“周叔,那该怎么办啊?”

 

“在着手给你治疗之前,叔还得先确定里面的感染情况,否则不能对症下药啊。”

 

“啊?”

 

再次听到这种话,孙晓兰心里无比羞臊,一张小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忍不住问道:“还要看里面?”

 

老周一本正经的说:“当然要检查!”

 

孙晓兰更加羞臊,但此刻,除了听老周的,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老周再难压住心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一张老脸顿时凑上前去,颤抖将手伸了过去...

 

第5章

 

孙晓兰还是头一次被男人看自己的那里,老周那粗糙的手指,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

 

当老周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

 

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

 

老周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和自己猜的一样,这小蹄子果然还没被开发过!

 

他激动难抑,顿时灵机一动,再次对孙晓兰说道:“晓兰呀,里面的感染有点严重,恐怕得上点药啊...”

 

听到要往那里面上药,孙晓兰芳心顿时一紧:“啊?上什么药?”

 

老周趁热打铁:“我这里有秘制膏药,只要几次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说着,他的目光一扫孙晓兰的那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刺激的想法:“不过要上药的话,就必须将周边全部给剃干净,否则很容易造成二次感染!”

 

孙晓兰本来就羞涩至极,此时听到老周竟然要将周围剃光,更是变得滚烫无比。

 

但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况且,她之前也看过相应的科普,很多时候的确要这么做...

 

想到这,孙晓兰就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任人采劼的模样:“周叔,那...就麻烦您帮我剃一下吧!”

 

老周看着孙晓兰这般娇柔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

 

再联想到自己就要用剃须刀,把那周边全部剃掉,老周就激动浑身颤抖。

 

这般想着,老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在给剃须刀消毒后,顿时就蹲了下来。

 

眼前的风景,让他看的不能自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晓兰,那叔就要动手了?”

 

孙晓兰脸色红的要滴血一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老周,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

 

既然得到了允许,老周当然也不会墨迹。

 

突然遭到老周的触碰,孙晓兰脸色更加红晕。

 

她只感觉老周的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竟有一种异样的舒爽……

 

孙晓兰更加害羞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抗拒周叔的触碰,反而有些隐隐的渴望...

 

老周并不知道孙晓兰的想法,感受那里的柔软弹性,他心中再次闪过一道邪念。

 

这看上去那么美好...要是能尝一尝就好了!

 

这般想着,他也在慢慢清除着周围,让那里变得越来越白皙。

 

孙晓兰轻咬银牙,感受着剃须刀头在自己那里刮动的清凉感觉,虽然说这是治病的必需步骤,但是也让她羞的不能自已。

 

很快,手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

 

一瞬间,老周眼睛都看直了,差点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但老周知道不能表现得太过分,否则像上次一样就得不偿失了。

 

清了清嗓子,他再次开口:“晓兰,现在你翻过去趴着吧,叔这就给你上药。”

 

孙晓兰听到这话以后,身体里的异样感觉更加强烈了,她有种预感,要是再让周叔这么给自己弄下去,自己说不定会控制不住轻吟出来。

 

更何况,那样翻身的姿势也实在太让人羞耻了...

 

想了想,她咬着嘴唇说:“周叔,要不我自己上药吧!”

 

老周一听这话,心里立马着急了起来,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说道:“这可不行,你看不见患处,容易抹错地方,到时不仅没效果,还会让你的病更加严重!”

 

孙晓兰的眉间很是忧愁,又羞又怕,但还是没办法:“周叔...那...那你小心点...我怕疼...”

 

第6章

 

见孙晓兰这么担心害怕,老周赶紧安慰道:“晓兰你别怕,你还不信叔的医术吗?不会弄疼你的。”

 

孙晓兰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强忍着内心的羞臊,就像是小猫一样乖乖的翻身趴在了床上,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具冲击。

 

老周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傻白甜,那么好骗,立刻激动的一把将她裙子掀了起来。

 

这一刹那,老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顿时心中的想法更加强烈。

 

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老周将涂抹了药膏的中指,按了上去...

 

接触的一瞬间,老周只感觉非常的滑嫩,让人流连忘返。

 

而那来回滑动的感觉,让孙晓兰同样是一阵颤抖。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能捂住脸,忍受着如同涨潮一般逐渐袭来的畅快。

 

老周将孙晓兰的表现尽收眼底,他心里也更加激动。

 

这个纯洁小姑娘,简直是个让人致命的尤物,要是能搞上手,这辈子也值了!

 

虽然心里渴望着这幅身子,但老周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不仅使坏的来回游走,而且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使得孙晓兰连连微颤。

 

她哪里受得住老周这样老道手法的撩拨,感受着身体里的怪异感觉,孙晓兰捂住脸的双手也不由得散开了,整个人有些意乱神迷,如果不是一直咬着牙的话,她早就叫出声了。

 

但很快,老周便不满足这点,将孙晓兰的状态看在眼里,看势头已经差不多了,他便直接用手指伸了进去。

 

感受到异样,孙晓兰更是浑身一震,如梦初醒,她那双纤细双腿瞬间夹紧了起来,将老周的手臂都夹的死死的,丝毫无法更进一步。

 

老周被这一夹,立马心里一慌,这时候,孙晓兰一边夹紧双腿,一边紧张的说道:“周叔,你...你不能这样...”

 

老周听到这话,却义正言辞说:“晓兰,你傻呀,我这是把药送到里面,要是耽误了,你的病情加重怎么办?”

 

孙晓兰却紧咬着嘴唇,慌慌张张的说:“周...周叔,里面真的不可以,我还是个...”

 

老周立即懂了意思,随即继续劝说道:“你放心,我有特殊的手法,上药的过程中不会破坏你的身子!”

 

孙晓兰一心想把隐疾治好,但怕就怕这种治疗方法会让他的第一次都没了。

 

不过一听老周这么说,她想了想,就羞涩无比的问:“周叔,你说的是真的么?”

 

老周急忙点头,假意有些气愤道:“当然是真的,叔在这一带的名气你还信不过吗?”

 

思虑片刻,孙晓兰这才咬了咬朱唇,鼓起勇气说:“那...那就麻烦周叔了!”

 

听到这句话,老周更是变得迫不及待:“晓兰,那我就继续了,你忍着点。”

 

“嗯...”

 

孙晓兰轻轻嘤咛一声,低声道,早已羞的不敢再看。

 

这一句话听在老周的耳朵里,简直如同仙音一般美妙,更是让他浑身几乎爆炸。

 

孙晓兰并不知道,老周给他抹的药膏,有很强的润滑作用,她只觉得那里热热的,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但是又感觉很舒服。

 

感觉到老周手指的活动,孙晓兰浑身如同过电一般舒爽,她闭着眼睛,微不可闻的轻吟了一声。

 

她本以为这样治病会很痛苦,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愉悦的感觉,老周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老周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于是他偷偷地将下面解放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是时候了!

 

心中再难忍受,老周趁孙晓兰不注意,顿时就挖下一块药膏,往下一抹,然后便深吸一口气,对准着那里,猛地就冲了上去...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一个刚成年的娇嫩美少女合二为一,老周就激动得心跳都漏了两拍!

 

此刻,他已完全将什么医德、操守都统统抛在了脑后。

 

强烈的欲望彻底吞噬了他的理智,他眼下只想摁着眼前这具充满了致命诱惑的娇躯,从后面狠狠地冲刺!

 

但就在老大哥即将冲刺到门口时。

 

咚咚咚...

 

外面的诊所大门突然被拍的一阵重响,并伴随着婴儿的啼哭与女人焦急的声音。

 

“周医生、周医生,你在吗?”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把老周给吓得浑身一颤,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下面的老大哥也顿时塌了下去。

 

我靠!

 

老周心中顿时暗骂不已,这种情况,孙晓兰必定清醒过来,是不可能再继续了!

 

他连忙停止举动,用白大褂遮掩好,害怕被孙晓兰发现。

 

孙晓兰也被吓得不轻,神色慌张的将裙子弄了下来,遮盖了起来,并没发现老周之前的一些意图和动作。

 

“周叔...我下次再来吧。”

 

孙晓兰脸色绯红,回想刚才老周给自己治病,竟然触摸了自己的那里,还弄的自己说不出来的舒服,她就羞臊的抬不起头。

 

更要命的是,孙晓兰感觉有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腿根往下流,那感觉让她既羞耻又觉得隐隐有些别样的刺激。

 

天大的机会就这么跑了,老周也觉得无比遗憾和气愤,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成了,都怪那外面的女人!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没完没了。

 

老周只好无奈对孙晓兰道:“那好,晓兰你直接从后门走吧,下次记得再来。”

 

“好,谢谢周叔...”孙晓兰点头说完,立刻就脸色羞红的从后门离开了。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老周心中暗暗可惜,这次只能先放这尤物走了,下次再从长计议。

 

急促的敲门声还是没有丝毫减弱,外面的女人更是大喊:“周医生,求求您快点开门啊!”

 

老周烦躁的要死,只能去开门。

 

刚一打开门,只见一个性感美艳的少妇正怀抱一个婴儿,娇美的脸蛋上挂着慌张不已的神色,都快哭了出来。

 

“周医生,您看我这孩子喂他喝奶也不喝,这可怎么办啊...”

 

本来老周心里是一肚子火气,但见到她,却很快平息了下来。

 

这女人叫白露,是小区里的老住户了,而且就住在老周楼上,刚结婚不久,正在家里带孩子。

 

白露本来就长得漂亮,身材丰腴,性格温柔,刚刚生完孩子,身上更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对于这个极品的小少妇,老周同样觊觎已久了!

 

他的眼神没有看孩子,直接被白露给吸引了过去。

 

可能是太焦急,这极品女人只穿了件近乎半透明的真丝睡衣...

 

老周刚刚被打消的邪火再一次升腾起来,他在想,跑了个孙晓兰,却来个小少妇,也不会亏!

 

白露此刻满心焦急,并没有注意到老周的眼神,见他半天都没说话,焦急又问道:“周医生,麻烦您看看我这孩子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周连忙移开目光,赶忙道:“来,赶紧把孩子给我看看!”

 

说着,伸手把她的孩子接了过来。

 

盯着孩子看了一会儿,老周知道这孩子也就四五个月大,但面黄肌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老周皱眉问她:“小露,你孩子平常都吃的奶粉还是自产的?”

 

白露迟疑了一会,说:“之前都是吃我的,但是这两天...我突然不够了,所以就给换成了奶粉,谁知道孩子根本不吃,这可怎么办啊?”

 

白露脸色又羞又急,拉着老周的手臂都急哭了,柔软饱满之处不经意间蹭了蹭他的手臂。

 

感受着惊人的柔软,老周再次浑身燥热。

 

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他表面还是严肃说:“小露,周叔跟你说,自己喂养是最好的,而且你突然换成奶粉,孩子怎么会吃?”

 

“可是我没有了啊...”

 

白露低下了头,脸红了起来,似乎有些羞愧。

 

老周看着白露那惊人的波澜壮阔,却有些难以置信:“小露,你这里这么大,怎么会没有呢?”

 

听着,白露满脸羞愧,眼泪都下来了:“之前确实挺足的,可是...”

 

老周见她欲言又止,急忙问道:“可是什么啊?有什么情况得和我说清楚呀,不然我怎么帮你?”

 

白露美艳的俏脸更是变得一片通红,她低垂着头、扭捏了半天,才羞臊的说道:“之前足的时候,我老公他...他总是跟孩子抢着吃...”

 

“不过那时候量也大,倒也能供应得上,只是他前几天出差走了之后,我却越来越少,到今天已经一点都没有了...”

听着,老周的心里羡慕死白露的老公了。

 

说实话,他也想尝一尝白露这种美艳少妇的味道,一定又香又甜!

 

不过,老周还是装作一脸惊讶的说:“简直胡闹!你老公怎么能跟孩子抢着吃呢!他可是个大人,孩子怎么够?”

 

“如果把握不好度,很容易还会让你的这里受损伤!就算是牛,挤多了也会受伤,何况是人?”

 

白露一脸委屈,看着老周说:“他非要吃,我也拦不住啊!周医生,现在的问题是孩子没得吃...可怎么办啊?”

 

见她这副委屈模样,老周心中的邪念更甚,佯作为难的样子:“孩子吃不惯奶粉,那是一点办法也没的,总不能硬往他嘴里灌吧?不过我倒是有个其他的解决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了。”

 

“什么办法?”白露顿时美眸一亮。

 

老周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用手帮你按摩一下,给你催产,等你自己的催下来了,孩子自然也就吃饱了。”

 

听到是这个方法,白露俏媚的脸蛋唰的一下红透了,羞臊的说:“啊?这不好吧?”

 

老周却依旧一本正经道:“孩子这么小,如果营养不良,影响了发育,很可能一辈子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你也说了孩子好久没吃了,万一过个一两天,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啊?这么严重?”

 

白露被事情的严重性给吓到了,神色顿时变的更加慌张,六神无主,纠结不定。

 

这时候,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大,哭的她心乱如麻,也心疼不已。

 

足足半晌后,白露咬了咬嘴唇,似乎想通了,终于点了点头道:“孩子要紧,那就请周医生您帮我揉一揉吧……”

 

听白露答应了,老周心里就一阵激动,不过孩子在一旁哭闹,也不是个事。

 

表面上,他还是显得不慌不忙,单手抓住了孩子的双脚,另一只手托住孩子的脖子,然后轻轻往中间合拢,让孩子逐渐形成一个蜷缩的姿势。

 

“医生您这是?”白露不解的问道。

 

然而她话音刚落,却惊讶的发现,刚刚还哭闹不休的孩子竟然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随后,孩子竟然一点都不哭了,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看似要睡着的样子。

 

老周说道:“这个姿势,是模仿孩子在母亲体内的状态,我们老医生才知道,对付孩子哭闹有奇效!”

也许你还喜欢

张玉岭,中国书画代表人物

张玉岭,男,汉族,1950年9月出生,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职称润格评定中心评定作品润格:国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3000——5000元人民币,国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500——

鲜于枢《王安石杂诗卷》放笔随心,书气恢宏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鲜于枢(1254-1322),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大都(今北京)人。 早岁学书,未能如古人,偶于野中见二人挽车淖泥中,顿有所悟。他与赵

硬笔书法艺术的实用性和美学特征

用钢笔来表现汉字的书写情状,被称之为钢笔书法艺术,也称之为硬笔书法艺术。 没有汉字就没有书法艺术(软笔),也没有钢笔书法或硬笔书法艺术,因此,离开具有准确的形体结构的汉字来表现书法是不可能的,汉字是书

苏州工匠园联手吴门扇艺举办至“扇”至美特展

2020年6月5日下午,苏州工匠园举办了吴门扇艺至“扇”至美特展的启动仪式,20多位重量级嘉宾济济一堂,仪式包含多位领导致辞,并举办了主题沙龙,共同探讨苏扇艺术。 吴门扇艺在启动仪式上还将水磨骨玉

破局出圈,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勇气

01 破局出圈的老年叛逆 腾格尔老师玩得太high了吧! 《钢铁萌心disco》横空出世,跨界童年三部曲,大玩回忆杀,腾格尔老师是妥妥的#魔性歌王#没错了! 细数这些年腾格尔老师的翻唱——《学猫叫》

好的作品,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

俄罗斯艺术家Vyacheslav(Slava)Korolenkov,1958 年出生在离莫斯科不远的小城市。还是学生时代,Korolenkov 的作品代表斯特罗加诺夫学院在布拉格展览。1988 年毕业

文徵明89岁高龄草书《赤壁赋》,精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文徵明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其诗、文、画无一不精。人称是“四绝”的全才。他虽学继沈周,但仍具有自己的风格。他一专多能,能青绿,亦能水墨,能工笔,亦

敬古为上·至简至纯——观王尉没骨花鸟画有感

文 / 霍春阳 王尉深得宋人意味,而宋人的理念,是为传统既成衍流的时代。上自战国酝酿,至两汉并蓄,魏晋以整肃,及唐以交汇,五代以主张,至宋则是融会贯通之时——入也好,出也好,皆得进退;豪放,具有所依;

精明商人花2亿买下一饭店,店内一幅画让他大喜:饭店等于白捡了

在收藏界向来不缺“捡漏”之说,捡漏有大有小,大有白捡上亿者,小有白捡数万者。但前者比较难遇到,毕竟价值上亿的东西,想想也知道有多诱人。 但国内确实曾出现这样的“捡漏”,围绕着著名画家潘天寿一幅名为《

朗诵: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作者 | 云璃 · 朗诵 | 花晨 摄影 | 菲菲· 编辑 | 绢子 有一种感情, 不一定朝夕相处,但一定放在心中。 有一种关心, 不一定常常问候,但一定一直真诚。 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