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添的我好湿好爽|野战 好深 用力 太大了

下午就得出发,这几天就有劳马叔帮我照顾一下兰馨了。”

老马回过身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笑道,“没事没事。”

 

由于平日里,老马和蔼可亲,年龄又摆在那,这对小夫妻早已把他当做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张小军自然很信任这个房东叔叔。

 

邱兰馨从老马的身边挤了过去,对张小军问道,“这次要培训多久呀?”

 

张小军自豪的笑了笑,“说是一个星期呢。”

 

张小军是数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因教学有方,又给学校拿回几个大奖,校方领导颇为赏识,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他去深造,据说下半年还要升他做年级主任。

 

相比而言,邱兰馨这个音乐老师,职位晋升的空间就小了许多,因此,也只有在谈论工作上,张小军才会显得那么自信满满。

 

很快,两个人就收拾好去学校上课了,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个星期不在家?”想到张小军要出差了,老马的心里忐忑不安,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要和邱兰馨单独同处一室了。

 

想想就让人莫名的兴奋,老马琢磨着,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准备的特别点?

 

第三章

老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简单的弄了两个菜,一个人吃了后就歪在沙发上打盹。

 

两点钟左右的样子,张小军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马被惊醒后,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刚起身就见张小军拉着行李箱出来。

 

“小军,这就走啊?”老马恍然道。

 

“是啊,马叔,学校催的紧,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张小军说着就拉开大门,朝外走去,没走两步,又回头叮嘱道,“马叔,兰馨帮忙看着点,要是晚上没回家,你就给我发个信息啊,谢啦!”

 

嘿,什么情况,这小子?对自己的老婆这么不放心?

 

老马没有多说,只是点头应道,“没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说着,老马还伸出了大拇指。

 

张小军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老马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就乐呵了起来,环顾四周,眼前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天,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儿不一样,老马一时也琢磨不透,自从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变得冷冷清清,膝下无子实在是闷得慌,老马就开始对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会无业游民一律不租,这对夫妻教师就是老马精挑细选下来的。

 

然而,有了租户后,家里看上去虽然热闹了点,但老马心里却总是空空的,有时候都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外来人,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马才忽然有种男主人的感觉,他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应该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照顾邱兰馨。

 

想到邱兰馨,老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来,这个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马在看去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那一声声“马叔叔”的叫声,简直是甜到了老马的心坎上。

 

突然,老马的老款翻盖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小军的来电,老马连忙接通后问道,“小军,什么事呀?”

 

“马叔,你快帮我去卧室里找找我的教师证,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我到楼下,你从阳台直接丢下来。”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喘息声。

 

“好好,小军,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老马挂了电话就冲进了小夫妻的卧室。

 

在哪里呢?老马四处搜寻,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头柜的角落,张小军的教师证露出了一半,正好夹在了缝隙里。

 

老马赶紧过去从墙缝里抽出证件,刚准备扭身往外走,去发现床头柜的抽屉虚掩着,从里面露出了几个五颜六色的玩具。

 

“什么东西?”老马好奇的打开抽屉,随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马顿时心里一紧。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老马怔了一下,接通电话,张小军的声音传了出来,“马叔,找到了吗?我到楼下了!”

 

“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给你丢下来啊!”老马说着关上抽屉就朝阳台跑去。

 

老马住的是老式单元楼,屋内结构布局很落后,去阳台必须穿过主卧,老马就睡在这间主卧里。

 

来到阳台,老马就把教师证朝楼下的张小军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楼,楼层并不高,教师证很精准的落到张小军的脚下,张小军捡起来,对阳台上的老马挥挥手,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整个下午,老马都心神不宁,他怎么也无法将外表清纯的邱兰馨,与那些玩具联系在一起,难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单纯,内心却很狂野?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张小军的身体状态而言,如何能满足得了她!

 

这么一想,老马顿生怜悯,作为过来人,他深知两性之间的奥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难言啊!

 

不知不觉间,老马就越发的心疼邱兰馨,他决定了,从今晚开始,一定会对这个小女孩万般呵护,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马完全可以满足她……

 

第四章

今晚,老马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平日里邱兰馨喜欢吃炒田螺,老马就专门给她露了一手,想到用餐气氛,无酒不欢,特意去楼下超市买回一瓶红酒,他知道女人都爱喝这个,家里的散装白酒不着调。

 

就这样,为了这顿晚宴,老马可谓用心良苦,费尽了心思,想当年和老婆谈恋爱,他都没有这般的上心,今天却为了家里的这个女租客……,想想就有些难为情。

 

老马掐着点把饭菜做好后,见邱兰馨还没有回来,就先把菜热在锅里,而后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着。

 

六点多的时候,邱兰馨推门而入,看到老马还等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叔叔,今天周五,学校大扫除呢,让你久等了。”

 

老马笑呵呵的站起来,“没关系,菜我热着在,不碍事。”

 

邱兰馨温尔一笑,进了自己的卧室,一阵翻箱倒柜,顺带叫了声,“马叔叔,要不你先吃吧,我衣服上都是灰,想先洗个澡呢。”

 

老马刚进厨房,听到邱兰馨的声音,连忙说到,“那你先洗,我还有点事忙,等你好了一起吃!”

 

他好不容易准备的一顿晚餐,若是独自享用,岂不是前功尽弃。

 

邱兰馨拿着睡衣迅速钻进了卫生间,把门反锁了后,打开花洒,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一具完美的S型火辣胴体便呈现了出来。

 

这具胴体虽然算不上十分丰腴,但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组合在一起堪称魔鬼身材,就连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经常对着镜子孤芳自赏。

 

邱兰馨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冲刷这具性感的娇躯,疲惫了一天,此时阵阵惬意袭来,她顿时有了点兴趣。

 

两只玉手将沐浴露涂抹到身上后,顺着白皙柔嫩的肌肤,一路顺流而下,停留在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啊!”低沉冗长的一声娇呼,邱兰馨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烟花一般绚烂。

 

娇躯一软,手中的花洒不小心冲击到太空架上悬挂的睡衣,眨眼间,睡衣就全部湿透了。

 

“这……”邱兰馨秀眉紧拧,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老马在厨房里来回踱步,其实他并没有其他的事要忙,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厨房和卫生间相邻,从邱兰馨进去后,老马就听到了哗啦啦的冲洗声,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马无法自控了,脑海里不断闪出昨晚邱兰馨娇喘吁吁的模样,想象着此时她洗澡的火热画面,身子渐渐有了感觉。

 

这时,隔壁卫生间传来一道羞答答的声音,“马叔叔,你,你能不能帮我把阳台上的那件睡裙取过来?”

 

听到邱兰馨的声音,老马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走出厨房,发现邱兰馨从门缝里露出脑袋,双颊绯红,“我,我睡衣打湿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老马吞了一口口水,连忙跑去阳台取下睡裙。

 

来到卫生间的门口,老马心跳加快了,他假装别过头去,把睡裙递向门缝里的邱兰馨。

 

此时,邱兰馨的目光,无意间落到了老马的身上,霎间惊讶的合不拢嘴,脸蛋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

 

第五章

“我没看错吧?马叔叔快五十岁的人了,思想还这么龌龊?他平日里可是把我们当自家孩子看待,应该是我眼花了。”邱兰馨摇了摇头,不再猜想。

 

擦拭完身体,邱兰馨拿起刚才老马送进来的衣服,瞧了瞧,心里有些纠结。

 

衣服是件比较单薄的睡裙,相当的暴露,这是前年的情人节,张小军特意送给她的礼物,当初那晚她刚刚穿上,张小军就受不了了。

 

那时候,张小军身体倍儿棒,每次都能让邱兰馨快乐,只是后来为考职称,张小军一门心思彻夜苦读,中途又大病了一场,结果虽然考上了,但身体却大不如以前。

 

最明显的就是在过夫妻生活的时候!

 

想起往事,邱兰馨深深的叹了口气,换上了这件睡裙,站在镜子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挡不住,裙摆极短,身子稍微动动,就可以看到很多地方。

 

加上里面处于真空状态……

 

面对镜子里那具秀色可餐的娇躯,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动情了,俏脸羞红发烫,像是发高烧一样。

 

“我穿成这样出现在马叔叔面前,不知道马叔叔能坚持多久?”这件睡裙只在卧室里穿过,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出来,邱兰馨的脑海里不禁闪过如此想法。

 

不过下一秒,邱兰馨就拍了拍小嘴,自责起来,“呸呸呸!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人家可是长辈呀!”

 

这么一想,邱兰馨又放开了许多,收拾好后就走出了卫生间。

 

老马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待着,面前摆放着几道香喷喷的菜肴,还有一瓶红酒,邱兰馨出来的一刹那,老马整个人都看呆了,他心跳急促,全身愈发的狂热。

 

见邱兰馨离自己越来越近,老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转移了眼神。

 

“兰馨,饭菜好了,我们趁热吃吧。”

 

邱兰馨看到桌上的菜都是自己的最爱,十分开心,而后发现了那瓶红酒,表情又有些错愕,“马叔叔,你不是常喝白酒吗?”

 

老马事先早就想好了台词,不慌不忙的笑着说,“今天我生日,你陪叔叔喝两口,叔叔知道女人都喝这个洋酒,有美容美肤效果。”

 

见老马精心准备,邱兰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感动,这个房东叔叔挺会体贴人的,明明自己过生,却还顾及她的口味。

 

新婚后,老公张小军忙于工作,几乎很少对她有所照顾,累了不会捶肩捏背,病了也不陪着她一起去医院,婚前婚后,相差甚远。

 

坐上桌,邱兰馨吃了一口炒田螺,心中美滋滋的,有了一股久违的贴心感。

 

“兰馨,叔叔不知道你的酒量,就先给你小酌半杯。”老马往邱兰馨跟前的高酒杯倒了小半杯红酒。

 

邱兰馨心头一热,握住了红酒瓶,正好也抓着老马的手,“马叔叔,没事,你多倒点,我陪你喝!”

 

邱兰馨的玉手光滑柔嫩,此时抓在老马的手背上,让老马的身体像过了电似的。

 

老马的手一抖,不觉把杯中酒给满上了。

 

“多了多了,这杯给我。”老马放回红酒瓶,就要和邱兰馨换一杯酒。

 

“不多,马叔叔,你们男人喝酒不是说什么来着,满心满意嘛,嘻嘻。”邱兰馨护住酒杯,对老马歪着脑袋娇声道。

 

“那行,满心满意!干杯!”老马兴奋极了,这个丫头说话简直是甜到了心坎上。

 

“生日快乐,马叔叔!”邱兰馨妩媚一笑,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大口。

 

席间,二人有说有笑,推杯换盏,不知不觉,那瓶红酒已然见底。

 

这会儿,邱兰馨的俏脸已成酡红之色,她微眯眼睑,双手托着下巴,红唇翕张,秀发被捋到了一边,搭在光洁无瑕的粉肩上,胸口肆意的敞开,一副美人醉酒的神态。

 

老马瞥了她一眼,在酒精的作用下,眼光变得愈发贪婪,心底的渴望也油然而生,身子骨忍不住倾斜过去,伸长脑袋去偷看。

 

这时,邱兰馨突然睁开眼说道,“马叔叔,我头好晕呀。”

 

老马吓得连忙缩回身子,吞着口水,关心的说,“兰馨,你喝醉了,我去给你泡杯糖水。”

 

等老马端着糖水杯从厨房里出来时,发现邱兰馨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身下的两条大长腿相互交叠,超短的裙摆下,大半个翘臀裸露在外,看得老马一阵口干舌燥!

 

他过去拍拍邱兰馨的后背,呵护道,“兰馨,睡着了吗?喝点糖水解解酒。”

 

见邱兰馨没有任何反应,老马又弯下腰凑到她的耳边喊叫,顿时一股沁人心扉的芬芳扑鼻而来,老马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身子刹那间有了强烈的反应。

 

就在这时,邱兰馨猛的坐起身姿,不巧碰到了那只糖水杯,打湿了老马的沙滩裤。

 

如梦初醒的邱兰馨没有多想,拿起桌上的纸巾,就在老马的裤子上擦拭着,连声说,“不好意思呀,马叔叔,我不是故意……”

 

话未说完,邱兰馨娇躯禁不住颤抖起来,因为她摸到了......

 

第六章

第一次摸到这么强健的男子身躯,邱兰馨不觉屏住呼吸,心里的小鹿惊慌失措。

 

“要是老公张小军能有这么好的身体就好了。”邱兰馨的潜意识里迸发出这样一个念头来,小手不禁隔着衣裤,摩挲了几下。

 

此刻,老马浑身紧绷,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体内的火焰也越烧越旺。

 

忽然,邱兰馨抬起头来,发现了老马那双炙热的目光,酡红的脸颊又增添几分羞涩,小手像触了电似的抽了回来,气氛一时变得相当尴尬。

 

老马瞬间清醒了不少,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兰馨,那个,没事,你别擦了,我再去换一条吧。”

 

说完,老马就钻进了卧室,脱下了腿上湿漉漉的沙滩裤。

 

老马心中有些羞愧,都怪自己大意了,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窘事。而后转念又想,这条沙滩裤过于单薄,难不成刚才那丫头已经发现了什么?

 

如此想想,老马的心便忐忑不安了。

 

在卧室里忍了很久,老马才舔着脸走出来,想着要重新冲杯糖水给邱兰馨解酒。

 

出来后才发现,外边空无一人,邱兰馨的卧室门紧闭着,里面透出灯光。

 

老马从厨房又端出一杯糖水,敲响了邱兰馨的房门,“兰馨,糖水好了,喝点吗?”

 

屋内响起一道很不自然的声音,“呃,不麻烦了,马叔叔早点休息吧。”

 

老马闻言,内心更加愧疚了,他觉得是自己方才的失态,致使邱兰馨现在尴尬的回避,在一阵自责后,老马黯然离开。

 

夜已深,老马睡在床上横竖不是,自从晚上被邱兰馨的小手碰到了后,身子骨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亢奋的难以入眠。

 

十年来,孤单的老马长期依赖言情小说来抚慰心理,这会儿,他打开床头灯,从被套下面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

 

当看到精彩过程时,老马的脑海里就有了画面感,左手也伸了下去……

 

刚刚来了点感觉,一声声压抑的娇喘从隔壁隐隐传来,老马倾耳细听,这才发现是邱兰馨的声音。

 

“咦?张小军不在家啊,她一个人怎么就……”老马顿时犯起了狐疑,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来到了隔壁卧室的门前。

 

“嗯哼……”屋内响起邱兰馨小声的喘息,像一条条小虫子爬上了老马的心头,让他瞬间瘙痒难耐!

 

见房门紧闭,老马又赶忙掉头跑回卧室,来到阳台,透过窗户背后的窗帘缝隙,看见邱兰馨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还扭来扭去的。

 

对于老马的偷窥,屋内的邱兰馨浑然不知,此时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快乐中,欲罢不能。

 

与此同时,邱兰馨脑海里浮现出老马的面容,遐想着自己愉快战斗的画面……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身体传递的反应却让邱兰馨无法坚守。

 

这种禁忌,给邱兰馨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刺激感,思想上原有的道德束缚,也随之崩溃,她开始放飞自我,肆无忌惮的叫出了声。

 

而这一切,都被阳台窗外的老马看在了眼里,他在无比惊讶的同时也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给邱兰馨想要的快乐!

 

没想到,第二天,这个机会悄然而来。

 

第七章

翌日清晨,邱兰馨从睡梦中醒来,脸蛋上还泛着红润。

 

回想到昨夜酒醉后的经历,她不禁有些懊悔,但身体和心理同时得到的满足,又使她流连忘返。

 

“若不是老公张小军给不了我快乐,我又怎么会胡思乱想?”

 

邱兰馨忍不住叹息一声,换上了今天要穿的衣服。

 

老马如往常一样,按点起床晨跑,然后买菜回家。

 

进门的时候,邱兰馨刚洗漱完毕,从卫生间里出来,她今天穿了件吊带裙,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晃眼,虽然裙身宽松,但依然遮挡不住那副火辣辣的身材。

 

看到老马盯着自己,邱兰馨有些难为情,连正常的打招呼都给忘了。

 

老马察觉到邱兰馨的异样,却佯装不在意,主动叫了声,“兰馨,起来这么早?今天不是周末吗?”

 

邱兰馨这才勉强的笑了笑,“马叔叔,我今天上午约了同事一起去逛街呢。”

 

“哦,那你中午回来吃饭吧,小军不在家,你一个人就别在外面买着吃了。”老马善意的说到,毕竟这对小夫妻只是晚饭搭伙,周末不上班,他们一般都会出去玩,顺便解决午饭。

 

“不用了,马叔叔,我和同事一起吃。”此刻面对老马,邱兰馨虽然感到很别扭,但心中却暖暖的。

 

“那好吧,逛完了早些回,晚上有你爱吃的菜。”老马像个家长一般交代了声,就进厨房忙活了。

 

出门后,邱兰馨若有所思,她发现这个非亲非故的房东叔叔,好像越来越照顾她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老马看她的眼光和以前不一样。

 

老马在厨房里忙活好,又把家里的卫生做了一遍,中午一个人吃完饭,就习惯性的歪在沙发上打盹。

 

只是今天,他身边多了一本新买的劲爆彩图书,还专门翻开最火爆的那一页。

 

恰巧,陪邱兰馨逛街的女同事,因为临时有事,和邱兰馨一起吃完中饭后,就提前离去了,邱兰馨百无聊奈,索性提前回了家。

 

刚进家门,就看见沙发上午休的老马,旁边还摆着一本书。

 

“那是?”邱兰馨扫了一眼,发现书上的画面有些与众不同。

 

凑过去看了看,居然是那种图文并茂的图册!

 

图画绘声绘色,引人入胜,邱兰馨忍不住又往后翻了一页。

 

就在这时,假寐的老马佯装醒来,露出十分讶异的表情,“兰馨,你回来了!”

 

听到老马醒来的声音,邱兰馨吓了一跳,捧在手中的那本图册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老马赶紧拾起来,掖在屁股底下,面对眼前这个音乐老师,像个做错事的学生,嗫嚅道,“对不起,兰馨,我没想到,你,你回来这么早……”

也许你还喜欢

江苏连云港海州五大宫调:老曲“淬火”发新声

国家级非遗项目江苏海州五大宫调代表性传承人刘长兰(右二)在演唱。董洪旺摄(中经视觉) 图为海州“五大宫调”独具特色的伴奏乐器“杯琴”和“碟琴”。 (资料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城市变得有些安静。

想不到的精彩!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开幕

太湖之滨,文化流觞 乐居之城,繁华吴江 今晚 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 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 在水秀天地正式拉开帷幕 一系列文化、体育、旅游活动 自此将相继展开 区领导李铭、汤浩、张炳高出席开幕式。

昨晚,云火锅之约,蚌埠支援武汉医疗队员这样过的

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曾在微博向马云发出“吃火锅”的邀请,昨天,马云应约来到合肥,兑现“火锅之约”。全国各地其他6600名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则在线上一起“云火锅”。 云火锅是怎么来的 下面这段视频看

豆瓣9.1!央视用行动证明,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提起纪录片,很多人自然想到是的BBC或者NHK这样的平台。 有一说一,BBC虽然拍自然纪录片是一绝,但央视爸爸动起真格的时候也不容小觑。 如果说之前小妹推荐的纪录片都是以小见大,细微之处见真功夫。 那

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珍姐 30年坚持把粽子做到极致

在中山市坦洲镇河边街一间不起眼的珍姐食店,粽子甚至卖到68元一个,前来购买和网上下订单的人却不少,甚至有忠实粉丝专程从东南亚、港澳过来订。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推荐,珍姐成了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许多人都

“DOU来”盘“好货” 区长直播不容错过

仿佛一夜之间,官员们直播“带货”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线上推介两小时,西藏申扎县常务副县长王军强卖出1200份牦牛肉;上线10分钟,广州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的直播间涌入10万网友观看……领导干部们纷纷披挂

快来pick你最喜欢的热门家中综艺

因为此次疫情的缘故 我们拥有了一段漫长而不平凡的寒假 同时我们也获得了一段 自大学以来与家人相处的可贵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 我们与家人在相处过程中的点滴 犹如一个个戏剧化的综艺节目 平凡中参杂感动 朴实

取关过很多公众号,这几个公众号却一直不舍得删!

信息流时代 我们的碎片时间早已被填满 每天都被灌入大量没有营养的文字 浪费生命,辜负时光 …… 如何在公众号上做加减法? 今天小编就推荐你几个优质公众号 高质量推送,带你多维度看实事、看世界 古风国

从《欢乐颂》到《知否》,正午阳光的剧中女性,都存在这个问题

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我基本上每部都看。不仅仅是因为制作精良,而是它总是善于将一些复杂的道理蕴藏在电视剧的普通场景中,等待观众去挖掘,让人觉得越看越上瘾。 但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在塑造女性角色

【边疆时空】倾听边疆 | 苗家姑娘阿苗千千演唱《苗家敬酒歌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有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各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敬酒歌,其中,少数民族的敬酒歌尤其具有特色,与酒文化交融得十分自然。 这首《苗家敬酒歌》由佘刚林、李荣明作词,佘刚林作曲,苗族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