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感后腰酥麻*高潮喷水是尿还是什么

炕上趴在媳妇儿刘月娥雪白的肚皮上努力耕耘的王大奎一脸不爽的骂了一句。

刘月娥正被干得脸颊绯红,嗓子里正哼哼,忽然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打断了,也是一肚子火,不禁没好气的挺了几下腰。

 

这刘月娥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身材绝佳,皮肤白皙,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高耸挺翘,而她那小蛮腰,水蛇一般,这样的女人,看看都觉得享受,就不要说压在身下了。

 

王大奎本来就有点软不拉几的家伙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蔫吧了,就剩下大拇指那么大!

 

“完了完了,给老子吓的……”王大奎从刘月娥肚皮上跳下来大叫。

 

“原来也不咋样!哼!”刘月娥不满的说。

 

“放屁,老子哪次没让你舒服了?”王大奎长得五大三粗,可就是胯间的那玩意长得不尽人意,还不持久,这就是他的软肋。

 

尤其是被刘月娥这么一说,顿时发了火,挥手在刘月娥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在被窝里等着,等我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敲门,回来再收拾你!”

 

刘月娥哼了一声,伸手揉揉自己富有弹性的臀部。

 

王大奎穿了个大裤衩就出了屋:“哪个活腻味的,大半夜的敲什么门?”

 

“……大奎表哥,是我!”门外响起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

 

“王鸣?”王大奎一愣,脚下赶紧走了几步,就到了黑漆铁皮大门前,从一侧的水泥台上摸出钥匙来把大门打开。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青年正捂着胸口站在门外,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脸色苍白,浑身都在发抖。

 

“你这是咋整的?”王大奎连忙过去把王鸣扶住,脸上充满了关心。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表弟王鸣。

 

王鸣一脸苦笑,摇头道:“别提了,刚才打车遇见两个打劫的!没想到咱们这儿还真不太平。”

 

走到门口,王大奎才想起自己媳妇儿还光着腚呆在炕上呢,就连忙大声的说:“月娥,赶快起来,我表弟来了!”

 

其实这时候刘月娥已经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穿了一条白色的大裤衩和一件碎花的布衫。

 

“这是咋地了?”刘月娥见王大奎扶着王鸣进来,顿时吓了一跳。

 

“别废话,赶紧打盆水去!”王大奎在外面还没看到王鸣怎么样,可一进屋有了灯光,才发现王鸣胸前的衣服居然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都是血,吓得脸都白了。

 

“表哥,没事儿,就是皮外伤,我这有药,一会儿上点就好了!那两个小子,下手还真黑!”王鸣在王大奎的搀扶下坐在屋子里靠近窗台的实木椅子上,大大的松了口气说。

 

这时候刘月娥已经打来了清水,和王大奎七手八脚的把王鸣的上衣脱了。

 

就看见他的胸口上竟然有一条一尺长的口子,还不断的往出冒血呢。

 

夫妻俩就是普通的农民,冷不丁看到这情形,都吓得浑身发抖。

 

王鸣深吸一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一只瓶子来:“表哥,表嫂,帮我把伤口洗洗,然后把这药上上,就没事儿了!”

 

“鸣子,要不咱们去卫生所吧?你这伤口,不缝怕是不行啊!”刘月娥担心的说。

 

“不用去,皮外伤!!”王鸣有些失血过多,说话都变得很虚弱。

 

“别废话,表弟说不用去就不用去!”王大奎骂了一句。

 

他这个表弟,高中没考上,被他爸骂了几句,就赌气离家出走了。

 

一走就是三年,音信皆无,就连他的父母都认为他是死在了外面。

 

夫妻俩把王鸣的伤口清洗干净,又找了白酒仔细的擦拭了一遍,最后才把王鸣的那瓶药倒在伤口上。

 

整个过程王鸣一声未出,只是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看来是强忍着疼痛呢!

 

上好药后,刘月娥跑去西屋找包扎用的布,王鸣才嘿嘿一笑说:“表哥,我记得你们刚结婚那会儿,嫂子还干瘦干瘦的,这几年竟然这么丰满了,看来你没少耕耘啊!”

 

“你小子,都快嗝屁了,还逗哏!”王大奎骂道。

 

他和这个表弟自幼关系就贼好,他比王鸣年长四五岁,只要有人欺负王鸣,都是他出头把欺负王鸣的人打得满地找牙。

 

王鸣离家出走之后,他没少托关系四处寻找,可是却渺无音信。

 

“我说鸣子,你这三年到底去哪儿了啊?你是不知道,我叔我婶儿找你都快找疯了!”王大奎问道。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王鸣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就含糊的说。

 

这三年多的生活,完全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第一年,他是在一个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进行常人无法想象的训练。

 

后面两年,则是被分派到各地保护极为重要的人物。

 

总结起来,他所做的事情,可以归类到安保工作里。

 

但是又有些不同,因为有些时候,他们也会去执行一些其他的任务。

 

此刻回想起来,十分的不真实。

 

这时候刘月娥拿了一条白布出来,替王鸣仔仔细细的包扎好:“鸣子,等明天嫂子去卫生所给你买点纱布,今晚先这么对付着!”

 

第2章不一样

 

“谢谢嫂子!”王鸣的那药十分有效,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止住血了。

 

现在把用布包扎上,感觉顿时好多了,王鸣说话的气息也稳当了。

 

“都是自家人,谢啥呀!”刘月娥对王鸣的印象还是她结婚的时候,那时王鸣才十五,闹洞房没少被他折腾。

 

“月娥,你去西屋住,我陪着鸣子!”王大奎心里面还有些生气刚才被刘月娥奚落的事情,就没好气的说。

 

刘月娥撇撇嘴,就乖乖的去了西屋,反正是夏天,睡哪儿都一样。

 

“鸣子,你上炕上躺着,需要整啥,哥给你整!”王大奎把王鸣扶上炕。

 

王鸣也不客气,直接就躺在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被窝里:“表哥,你去陪嫂子去吧!我这没事儿,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你受着伤呢!”王大奎不干。

 

“嘿嘿,这点小伤算什么?”王鸣嘿嘿一笑,对他来说,这点伤还真算不上事儿,这三年在外面比这重的伤都受过。

 

见王鸣虽然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可是精神头还不错,王大奎就放心下来。

 

寻思了下就说:“那也行,你要是有事儿,就叫我!能听见!”

 

“嗯!”王鸣疲惫的闭上眼睛,三年了,第一次回到家乡,睡上热炕头,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王大奎伸手把灯关了,就去了西屋。

 

西屋有张双人床,床边就是一只大立柜,装得都是平常他们穿的衣物什么的。

 

刘月娥正躺在床上生闷气,见王大奎进来了,就一翻身,背对着他。

 

“媳妇儿……”王大奎爬上床,从背后抱住刘月娥。手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说道:“鸣子不说我还真没发现,你这胸部还真变大了!”

 

“哼!”刘月娥扭了一下身子:“你表弟在东屋呢,能听见!”

 

“……”王大奎有些讪讪,就把身子紧紧的贴在刘月娥的后背上。“这两个月咱们杜家村这还真不太平了,这还没到半夜呢,就有人敢打劫!”

 

“哼,没准就是杜富贵那犊子玩意儿招来的!你……别乱动。”刘月娥被王大奎摸得有浑身都燥热起来。

 

“也不知道鸣子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王大奎把玩着刘月娥。

 

“嗯哼……捏疼了,死鬼!唉,这孩子脾气太倔了,让大人操心。你看老叔和老婶儿这三年都老成啥样了,还不是担心担的?”刘月娥低声的说,这几年王大奎在寻找王鸣的事情上没少花钱,她肚子里能没有怨气吗。

 

“鸣子从小就这样,脾气倔又要强!唉,当年老叔就是骂了他几句,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啥的!结果这小子就离家出走,唉!”王大奎叹口气说。

 

刘月娥没吱声,关于王鸣离家出走的事情,她早就听得耳朵出茧子了。

 

王大奎见她不理自己,心里有些不高兴,就把她脱了。

 

“媳妇儿,你这又宣呼又滑溜,真好!”王大奎摸着,嘴里念叨着。

 

“嗯……”刘月娥忍不住嗯了一声,王大奎虽然比较容易疲软,不过勉强还能对付,尤其是刚开始,还是比较有感觉的。

 

“你轻点,别叫鸣子听见了!”刘月娥配合着王大奎。

 

“喔……别整那么快,要不……要不一会儿……”王大奎故意快速动了几下,把刘月娥整得顿时来了感觉。

 

王鸣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默默的想着:“爸妈,我这次回来,就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好好孝敬你们的!”

 

喔喔喔!

 

天色还没亮,村子里的大公鸡们就开始准时的报点了。。

 

杜家村在一夜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王大奎自幼就习惯公鸡打鸣就起床,这时候他已经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推了一把刘月娥:“媳妇儿,天亮了,快起来!”

 

“嗯……”昨晚王鸣回来,折腾了半天,然后又被王大奎捣弄了一会儿,刘月娥根本就没怎么睡觉。被王大奎这么一叫,就慵懒的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继续睡觉。

 

“这个懒娘们!”王大奎骂了一句,也不管她,下了床去东屋。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见王鸣也没有醒,还小声的打着呼噜,睡得很香。

 

王大奎摇摇头,就转身出门,扛起放在门旁的锄头,打算去地里把杂草处理一下。

 

村子里的人在夏季都喜欢起早去地里干活儿,等太阳升起来了,就回家歇着,要不然那毒辣辣的太阳着实让人受不了。

 

王大奎把门锁好,就上地了。

 

刘月娥感觉到一阵的尿急,就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出去,在厕所里放了一通水。

 

然后打着哈欠回屋,可是却没有去西屋,而是推门进了东屋。

 

第3章村长

 

天刚蒙蒙亮,看得不是很真切,朦胧的看到炕上躺着个人,就嘀咕着说了一句:“懒鬼,晚上不睡觉瞎折腾,早上不起来上地!”

 

她一面说着一面就摸索着爬上炕,躺在那人旁边继续睡觉。

 

王鸣因为身上有伤,又是在自己哥哥家,所以睡得很踏实,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躺了一个人。

 

这要是放在以往,是根本无法想象的。过去的三年里,王鸣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时每刻,精神都处在高度紧张状态。因为他所处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人可以理解和接触的世界,和这祥和宁静的小乡村完全是天壤之别。

 

“呼……”睡了一会儿,刘月娥就翻了个身,一只手一只脚搭在了王鸣的身上。

 

她现在身上就穿着一条蕾丝的红色内裤,这还是有次她去城里,表妹送的。

 

至于上身,干脆就什么都没穿。这不是她的习惯,而是王大奎喜欢摸着她胸前的那两只肉球睡觉。

 

感觉到身上忽然有些沉重,王鸣终于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心头一跳,暗叫一声不好,自己睡得实在太沉了。

 

想到这里,他猛然的睁眼,看到周围的环境,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是在表哥家里。

 

可是,身上的手脚是谁的呢?王鸣转头看了一眼,顿时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了刘月娥恬静的脸颊和胸前。

 

“搞什么?”王鸣吓了一跳,就想要起身。

 

没想到刘月娥却把身子贴了过来,嘴里嘟囔着:“懒鬼,今天就别上地了,折腾了一宿,好好歇歇!”

 

王鸣一阵无语,感情她这个表嫂子把他当作王大奎了。

 

他不敢出声,要是刘月娥这会儿醒了,那该多尴尬?

 

“嗯……”刘月娥又把头往王鸣的怀里拱了拱,本来搂在王鸣腰上的那只手居然不老实的向下。

 

“死鬼,一大早的就这样……”刘月娥闭着眼睛说。

 

“天啊……”王鸣现在简直要抓狂了,这个表嫂子在搞什么?昨晚被表哥折腾的大呼小叫,才过去两三个小时,竟然还要?

也许你还喜欢

“六一” 特辑第二弹|解锁节日新玩法,总有一款适合你~

“六一”倒计时一天! 激动地搓手手~ 别急~ 为了满足大小朋友的童心 小编替大家解锁了更多“六一”新玩法 各有惊喜,总有一款适合你 接着往下看吧~ 福州市博物馆 活动主题:“古厝焕新 云游文

专家发现秦朝石碑,碑上447字轰动世界,西方:我们需要秦始皇

引言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皇帝,而在这些皇帝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秦始皇了。在秦始皇建立秦朝以后,我国封建社会的序幕就此拉开,可以说他成为了一段历史的开创者。然而,在我们研究

品茶,是最好的娱乐工具

品茶的性质,是静的,不是动的。与打球唱歌不同。喜欢静的人,觉得兴味浓深。 喜欢动的人,亦应当拿来调剂一下。起初虽快乐略小,往后一天天的快乐就大起来了! 凡人必定要有娱乐。 在正当的工作及研究学问以外,

黄河文化之根 华夏文明之魂 定鼎中原的河洛古国

双槐树遗址——河洛古国考古发掘现场 核心提示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兴文化”时强调,要“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郑州,地处中原腹地,史

影院想要理性回归,需要做的还有哪些?

在按下“暂停键”多天后,电影院终于等来了开门复业的曙光。虽然恢复营业的时间仍未最终确定,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的电影院,却早已纷纷开始自救。无论是促销零食还是推广电影套票,它们都在努力维持着,等待

济南市第三届“华山论剑”武源武术传统文化交流会成功举办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及贵宾 山青水秀,草绿花艳,魅力无限五月天;群雄汇聚,文切武磋,激情四射华不注。 5 月30日,正当全国人民认真贯彻全国两会精神,大力传承和发展文化产业之时,济南市历城区的华山景区气球

环球怪物宇宙重启 瑞恩·高斯林加盟并扮演狼人

据外媒报道,环球影业青黄不接的怪物宇宙因近期《隐形人》大热而重启,而且瑞恩·高斯林已经加盟并将扮演经典角色狼人。 影片由《不良教育》科瑞·芬莱将执导,丽贝卡·安吉洛和劳伦·舒克·布鲁姆担任编剧。据传

小孩子才过节!大人们都在忙着回忆这些东东…

一只昆虫,一个沙包 一把弹弓,一根皮筋 那些充满童趣的日子 足以温暖我们一生 每个人的童年记忆 都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六一国际儿童节就要到了 今天我们一起穿越时空 看看每个年代的童年 都有哪些有趣

复工记|致敬逆行者:时隔122天,上海芭蕾舞团公开首演

首席演员吴虎生和特邀昆曲演员张颋演绎《浮生一梦》。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5月30日晚7点半,随着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的红色幕布徐徐升起,上海芭蕾舞团原创现代芭蕾专场《起点Ⅲ——时间对岸》

【图说长沙】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拆迁户”的大起大落 文、图|粉丝们 编辑|马桶 ▲2020年4月19日摄于福元路大桥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一水分两色,自然有奇功。by@七日间 想念细时候的湘江,水清得让人想打屌胯……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