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会很想上女朋友吗,女主乖乖软软很怕男主

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都不敢呼吸了,瞪大了眼呆若木鸡。

 

紧接着,柳莺居然伸手要摘眼罩!

 

这下我更是吓死了,要是被她发现身后立着的男人是我,我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可!

 

我似乎看见了未来,惨兮兮的我双.腿被人打断,倒在街头伸手求着别人赏一块钱吃饭。

 

毕竟,我是真没有实力得罪柳莺这样的女人啊。

 

突然有人拽了下我的胳膊,把我的魂儿一下子拽了回来,我回头一看,杨贺正火急火燎的冲我挤眉弄眼,示意我赶紧出去。

 

我恍然大悟,哪儿还顾得上许多,拔腿就往外跑。

 

幸好卧室是毛茸茸的摊子,要不然我这飞快的速度就算再有意蹑脚也肯定会发出声音来。

 

还好,柳莺的手机就在床头放着,她摘了眼罩之后没有回头,直接拿起了手机接了。

 

出门我回头看了眼屋里,见柳莺没有回头这才大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别的了,火速跑下楼回了我的房间。

 

这么一下,我都怕被吓出心理疾病以后没办法大展雄风了。

 

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心有余悸的要死,一抹脑门,都是汗。

 

我有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时候我发现手机的视频还在开着,刚才我急着上楼,走的时候忘了关了。

 

柳莺还是猫扑的动作在讲电话,杨贺则站在后面,不停的拍心口,看样子,他跟我一样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终于讲完了电话,柳莺回头看了杨贺一眼,诧异说:“怎么了,难道你就累了?”

 

杨贺硬着头皮尬笑说:“不是啊,我是气的,谁这个节骨眼打电话?”

 

柳莺说:“是郭丽,说她老公要出差几天,等她老公走了,她就来咱们家住两天,她老公出差回来可能也会来,说是一直不见你了,想跟你喝两杯。”

 

我惊大了眼,暗叫不好。

 

杨贺计划的是要我连续三天和柳莺好,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她珠胎暗结,可是一旦郭丽来了,岂不是就要计划泡汤?

 

杨贺显然跟我想的一样,很是担忧的问:“哦,那她哪天来啊,说了吗?”

 

“后天吧。”柳莺心不在焉说,“对了,后天了,你叫李东开车,咱们一块儿去接郭丽。”

 

杨贺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还好柳莺并没有过多在意老公的心不在焉,忽而娇滴滴的问道:“老公,咱们……继续吧?”

 

不难看出来,柳莺也被突然的电话扫了兴,不甘心的还想要继续饱餐。

 

杨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老婆你等一下,我先去下卫生间。”

 

柳莺淡淡的笑了笑说:“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快去吧,我等你。”

 

接着,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朝手机这边走了过来,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消息:“李东你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第4章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呛了。

 

无奈,我只好回消息说:“刚才吓死我了,这会儿我心跳还快呢,哥,我今天恐怕不行了。”

 

杨贺回复说他能理解,刚才那么一吓,我确实容易有心理障碍了,然后他说:“不过咱们得尽快进行,你嫂子的闺蜜后天过来,她要来了,咱们的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好,我知道了。”

 

回复了杨贺,我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倒下来气喘吁吁,脑袋里都是老板娘婀娜妙曼的身姿。

 

她白的太不像话了,刚才距离她那么近,都能隐约看见皮下的青色血管了呢。

 

这一宿我睡的特别沉,梦里都是老板娘,我就在站在她后面,可是就跟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一样,每次都到成功的关键时刻,莫名其妙就醒了,始终是没办法体验到那种完美的感觉。

 

当兵时候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即便晚上没休息好,我也起了个大早出去跑步,等我回来了,杨贺和柳莺也还没起床。

 

我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杨贺敲门进来了,先是愁眉苦脸怨声载道昨天郭丽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然后说:“你嫂子这几天排卵期,咱们今天晚上就争取搞定。”

 

昨天尝了老板娘的一点甜头,我思想上似乎也真是发生了变化,一点也不推辞了,信誓旦旦点头说:“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杨贺满面红光,拍着我肩膀说:“我就知道当初没有看错你。东子,等你嫂子有孩子了,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陪杨贺一起出门去吃饭,一想到马上见到柳莺,我心里头就一直在打鼓,期待又忐忑。

 

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柳莺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裳,端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看着手机。

 

单薄的红色背心把她身体完美的线条都显现了出来。

 

毕竟是在自己家,柳莺穿的还真是随意,居然都没有穿小衣。

 

柳莺的美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她有些慵懒的坐着,素面朝天,宛若一幅田野间的美妙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一揽,却又觉得不敢轻易亵玩。

 

这样的美人简直惊为天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三尺,倘若真可以用五年的寿命去换一次仅仅的一亲芳泽,怕是都会有人拱破了头争先恐后。

 

而我李东,现在却有机会一亲芳泽,想想都是上天给我的福分。

 

想到这儿,我是真痛恨郭丽,要不是她,昨天我已经享福了!

 

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回想去了昨天她猫儿一样趴着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我竟有了反应。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状态,急忙过去坐了下来。

 

柳莺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说:“李东,明天你开车载我和杨先生去下机场,接个朋友。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应该做的。”

 

叫郭丽的应该是柳莺的朋友,昨天听柳莺说那意思,朋友来了还要在家里住下,那杨贺和我的造人计划,是百分百要被影响的。

 

我见杨贺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没一会儿,我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假装心不在焉的拿出来打开一看,杨贺发消息说:“听见了吧东子,你嫂子的闺蜜一来,咱们可就真没机会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的计划!你晚上可不许掉链子啊!”

 

我回复说:“放心哥,我一定竭尽全力!”

 

发完了消息,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柳莺。

 

她背心的领口很低,里面风光无限美好,还有完美的风景线。倘若有朝一日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欣赏,真的,我宁愿少活十年二十年的!

 

饭后我载着杨贺去了公司,在公司我有个专门的休息室,杨贺有事了我就开车带他出去,没事了我就在休息室待着,我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所以我是真特别感激杨贺,把他当哥看。

 

在休息室待的无聊,索性打了两把手机游戏,正玩的高兴,杨贺忽然打来电话说:“东子,你快开车回家一趟,我昨天穿的那件衬衣兜里有个U盘帮我拿过来。”

 

挂了电话我赶紧关了游戏,马不停蹄的开车回了别墅。

 

我不敢耽搁时间,进门就上了二楼,到了杨贺和柳莺的卧室,轻轻敲了门喊道:“嫂子在吗,我李东啊。”

 

忽然,我似乎听见里面噗通一声响,然后传出来柳莺很是慌张的声音:“李东你不是送杨先生去公司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解释说:“杨先生要我回来拿个优盘,他说装在昨天穿的衬衣兜里了,嫂子。”

 

里面安静了几秒之后,我听见柳莺略带痛苦的调调说:“门没锁,你进来吧李东,我在卫生间不小心摔了,你帮忙扶我一下。”

 

摔了?

 

我顾不上多想,赶紧推门进来。

 

杨贺家里的条件不一般,卧室的面积很大,软装很奢华有格调,卧室内自带的卫生间,卫生间是那种整体落地窗的结构,在很大的浴缸旁边就是与街面相邻的玻璃墙,不过玻璃是特制的,从外边是看不见里面的。

 

我没想那么多,一心想着帮柳莺的忙,于是急匆匆的推门闯进了卫生间。

 

一进来,我便目瞪口呆。

 

柳莺竟然寸缕不遮的倒在地上,每一寸肌肤都清晰可见。

 

她可怜巴巴的拧着眉头,很是疼痛的模样,尽管她的玉臂尽量去挡住胸口,却还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我血脉贲张。

 

第5章

 

面对如此燃爆眼球的一幕,我没敢迟疑,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柳莺特别尴尬也特别疼,红着脸拧着眉苦道:“我想洗澡来着,结果不小心摔了,疼死我了,我实在站不起来了,李东,你帮忙把我扶起来可以吗?”

 

我表示义不容辞,马上伸手就要去抱她。

 

可当我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我才意识到这个举动有多蠢。

 

我赶紧说了声对不起,把手缩回来之后,去拿了浴巾过来帮她挡住要害部位,然后再次扶住她,让她借着我的力度,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去。

 

昨天晚上我就亲眼近距离的欣赏过她,甚至我还进去过一点点的。可是此时单单是扶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便忍不住的血液逆流,浮想联翩。

 

不知不觉的,我没控制不住,有了反应。

 

柳莺说着谢谢,目光不经意往斜下方瞥了一眼,闪过去之后又瞪大了杏眼看了回来。

 

我看她神色不对,暗觉不妙,仓皇的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出糗了。

 

我诚惶诚恐,觉得老脸烫的要死,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说:“嫂子你慢点,地面滑。”

 

柳莺蚊子似的嗯了一声,双腮绯红了一片。她有意的把目光挪开,可她却又时不时的扭头看我一眼。

 

我尴尬的要死,又觉得无地自容,木讷的扶着她往外走。

 

我不敢很大胆的再去欣赏柳莺,目光不知道该往哪儿落,心不在焉的到处乱看。

 

忽然,我在水池台下,看见一个紫色的东西,而且亮晶晶的。

 

我心想这多半是柳莺摔倒时候,不留神脱手掉出去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在水池台下边,还露出半个呢?

 

于是经过水池台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弯腰去捡。

 

我刚触碰到那个东西,柳莺突然大惊失色的拉着我叫道:“李东你别动那个!”

 

她的警告还是迟了一步,这时候我已经抓到了紫色的东西,并且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瓶子,一并捡了起来。

 

“怎么了嫂子?”

也许你还喜欢

江苏连云港海州五大宫调:老曲“淬火”发新声

国家级非遗项目江苏海州五大宫调代表性传承人刘长兰(右二)在演唱。董洪旺摄(中经视觉) 图为海州“五大宫调”独具特色的伴奏乐器“杯琴”和“碟琴”。 (资料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城市变得有些安静。

想不到的精彩!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开幕

太湖之滨,文化流觞 乐居之城,繁华吴江 今晚 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 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 在水秀天地正式拉开帷幕 一系列文化、体育、旅游活动 自此将相继展开 区领导李铭、汤浩、张炳高出席开幕式。

昨晚,云火锅之约,蚌埠支援武汉医疗队员这样过的

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曾在微博向马云发出“吃火锅”的邀请,昨天,马云应约来到合肥,兑现“火锅之约”。全国各地其他6600名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则在线上一起“云火锅”。 云火锅是怎么来的 下面这段视频看

豆瓣9.1!央视用行动证明,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提起纪录片,很多人自然想到是的BBC或者NHK这样的平台。 有一说一,BBC虽然拍自然纪录片是一绝,但央视爸爸动起真格的时候也不容小觑。 如果说之前小妹推荐的纪录片都是以小见大,细微之处见真功夫。 那

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珍姐 30年坚持把粽子做到极致

在中山市坦洲镇河边街一间不起眼的珍姐食店,粽子甚至卖到68元一个,前来购买和网上下订单的人却不少,甚至有忠实粉丝专程从东南亚、港澳过来订。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推荐,珍姐成了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许多人都

“DOU来”盘“好货” 区长直播不容错过

仿佛一夜之间,官员们直播“带货”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线上推介两小时,西藏申扎县常务副县长王军强卖出1200份牦牛肉;上线10分钟,广州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的直播间涌入10万网友观看……领导干部们纷纷披挂

快来pick你最喜欢的热门家中综艺

因为此次疫情的缘故 我们拥有了一段漫长而不平凡的寒假 同时我们也获得了一段 自大学以来与家人相处的可贵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 我们与家人在相处过程中的点滴 犹如一个个戏剧化的综艺节目 平凡中参杂感动 朴实

取关过很多公众号,这几个公众号却一直不舍得删!

信息流时代 我们的碎片时间早已被填满 每天都被灌入大量没有营养的文字 浪费生命,辜负时光 …… 如何在公众号上做加减法? 今天小编就推荐你几个优质公众号 高质量推送,带你多维度看实事、看世界 古风国

从《欢乐颂》到《知否》,正午阳光的剧中女性,都存在这个问题

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我基本上每部都看。不仅仅是因为制作精良,而是它总是善于将一些复杂的道理蕴藏在电视剧的普通场景中,等待观众去挖掘,让人觉得越看越上瘾。 但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在塑造女性角色

【边疆时空】倾听边疆 | 苗家姑娘阿苗千千演唱《苗家敬酒歌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有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各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敬酒歌,其中,少数民族的敬酒歌尤其具有特色,与酒文化交融得十分自然。 这首《苗家敬酒歌》由佘刚林、李荣明作词,佘刚林作曲,苗族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