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双腿玩弄花蒂,我的奶都快被你捏爆了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让你留下来陪我,你还怕你妈不同意,怎么现在又偷跑来了?”我用梦呓一般的声音对身后的那人道。

 

“我只有晚上才能出现呀。”耳畔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生硬,和李正平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紧张的缘故。

 

说话的时候,吐出来的气息直向我的耳朵里钻,男人特有气味充斥在我的鼻间,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伸手从手面捉住他的手,轻轻拉到自己身前,环在我的腰上。

 

恋爱三年,我们两个不止一次在外面开房过夜,可是他都只敢对我亲亲摸摸,每一次快要到实质性的内容时,他就会停下来,自己跑到厕所里捣弄半天,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对着墙发呆。

 

好姐妹一个个都和自己的男朋友尝了果实,知道我和李正还停留在“在门口蹭蹭”的阶段,她们都关心地问我李正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到了那种地步还能忍得住。

 

如果不是从厕所的门缝里看到李正的手要套弄很长时间才发出舒畅的低吼声,我也会认为他不正常,可是每次我们抱在一起,他那里顶在我的肚子上,就好像麦克风一样又粗又硬,我知道他不但没有问题,而且比一般男人似乎还要厉害一些。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呀,我是正常的女孩子,每次被他给撩得全身火热然后又被扔到一边,等待自己身体慢慢凉下来的过程别提多难受了,又不想用手解决,怕把那层膜弄破,只好等待机会了。

 

寒假李正说他父母让他带我回家,我觉得见了父母,他一定会放下包袱,对我发动进攻了吧,想不到他们竟然要我去他们家老宅子里住。

 

按他们家的说法,在他们这里,没过门的媳妇不能在婆家过夜,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老宅子是那种旧时代的深宅大院,不但到处都长满了茂密的草丛和高大的树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他们只留给我一盏老式的油灯。

 

我告诉李正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暗示他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妈只看了他一眼,李正便低下头走了。

 

过了一会,就在我一个人对着油灯发呆的时候,李正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布娃娃,说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害怕了。

 

布娃娃有三十公分左右高,做得十分逼真,看起来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它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就好像人的眼球一样黑白分明,在油灯下闪着光,我有一种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我伸手摸了一下,娃娃的头发凉凉滑滑的,和我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要细一些,黄一些,就像三四岁小孩子的发质。

 

不只是头发,就连皮肤也很有弹性,娃娃身上的衣服,也很像童装店里卖的那种,只是款式有些老。

 

这是我见过最逼真的娃娃,逼真的让人心里害怕。

 

李正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因为是高人做的,所以看起来几乎和真的一样。

 

想到娃娃上面还有李正的体温,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对他笑道:“既然它是你从小到大的小伙伴,那就让它陪我睡吧,你不要吃醋哦。”

 

听到我的话,李正的脸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把布娃娃丢下就要离开。我幽怨地拉着他想留下他,想不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他便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那咳嗽声是李正他妈的,我真不明白了,难道她怕我吃了她儿子?还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以后如果要和这样一个婆婆住在一起,那日子怎么过?

 

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竟然是一个布娃娃陪着我。

 

不过说来奇怪,在床上抱着布娃娃以后便感到很踏实,很快就睡着了,连平时上床以后必定要玩的手机都没玩,而且一觉醒来便天亮了。

 

睡梦里,似乎有一个男人拥着我一般,他的怀抱宽厚温暖,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

 

早晨起来看着布娃娃,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布娃娃陪了我三夜,今天晚上李正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我得意地在心底一笑,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双臂抱着我,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紧紧顶着。

 

李正那里似乎比平常还大了一些,而且不像以前那么火热,像他的手一样凉凉的,不知道这家伙偷跑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动作十分生疏,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他的嘴巴在我耳朵周围轻轻吸啜着,十分小心,就好像怕弄疼了我一样。

 

手却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不像以前在我身上游弋。

 

我被他亲得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很想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傻傻的不知道快点行动,只好再次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顺着自己的肚子向上滑去。

 

终于,他的手按在了我胸前的那一对浑圆上,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加重了许多,头也埋在了我的脖子里,湿湿的唇在我的脸颊啜了一口,我侧过头去,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李正的动作变得有力了许多,张嘴把我的嘴巴含住了,舌头撬开我的双唇伸了进来,直接游进了我的嘴巴里,贪婪地吮吸着。

 

我从喉里嗯了一声,身体缓缓转了过来,让我们两个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一些,手也伸到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着他坚实的身体。

 

李正一开始还不敢用力捏我的胸,现在似乎受到我的鼓励,手指用力了一些,酥麻感就好像潮水一样开始在我身体里涌动。

 

我早就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而且以前虽然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前面的工作可是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有那么害羞,便伸腿搭在了他的腰上。

 

我的腿一张开,本来顶在肚子上的某个东西便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冷冷硬硬,划过了那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手和腿同时用力,紧紧抱住了他。

 

他也是无法遏制自己了,低吼一声,腰部向前一挺,我只觉得下面一疼,我们两个的身体便没有一点缝隙地结合在了一起。

 

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痛,因为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那点不适淹没了。

 

李正就好像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一次次向我的身体发起冲锋,而我却是一次次接纳着他,迎合着他。

 

良久以后,在我不知道多少次从高峰来到谷底,又从谷底奔上高峰以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虚脱了,第一次,我就体会到了好姐妹说的做女人的幸福。

 

满足地抱着李正,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正文第二章 娃娃挡路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看到李正和他妈妈站在床前盯着我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我竟然睡得那么死,没有一点感觉。

 

我的身上还是光着的,虽然盖着被子,我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我露出害羞的表情,这几天李正他妈一直板着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可是李正的脸却是变得十分难看。

 

李正他妈出去了,告诉我快点起床,她给我做了好吃的,李正也随后走了出去。

 

昨天晚上一夜恩爱,到现在我还觉得全身又酸又疼,看着李正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我们两个连那事都做了,我都没有赶他出去,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刚把衣服穿上,李正又转了回来,急匆匆的,进门以后就把门关上了,还回头从门缝里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手里提着的包放到地上对我道:“若离,你快点走吧!”

 

我看着李正愣住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了我的身体,现在就要赶我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回头看了看床单上一小片殷红的血迹,一股委屈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长相不算特别漂亮,而李正却是我们系公认的系草,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暗恋他,可是他在入校不长时间以后就主动向我表白,我因此不知道被多少女生嫉妒。

 

在一起的三年里,李正对我百倍呵护,虽然不断有长相家世都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子追求他,但是李正从来也没有变过心。

 

小姐妹都说我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遇上了李正这样又帅又有钱,最难得的是忠诚的男朋友。

 

想不到他竟然和别的男人一样,得到了我的身体,就对我厌烦了,现在就要赶我走!

 

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质问李正为什么要赶我走,即使他对我哪里不满意,做为一个男人,也应该把我送回去吧,他们村子这么偏僻,到最近的公路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回去?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李正把包塞到我的手里,低声冲我吼道:“你再不走的话,就没命了!快走!”

 

再不走就没命了?他上了我,还威胁我要杀我?

 

我看着眼前的李正,感觉自己从来也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

 

三年的朝夕相伴,想不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要从路上走,遇到人就躲起来,离开我们村,越快越好,走呀!”

 

院子里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我闻到一股饭香味,李正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若离呀,收拾好没有?阿姨把饭给你端来了,你就在这里吃吧?”

 

这几天李正妈妈对我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想不到她发现我和李正睡过以后,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原本对我呵护有加的李正,态度却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的肚子本来就有些饿,现在闻到饭香味,就“咕咕”叫了起来。

 

饿着肚子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哪里有力气?便问李正,就算是赶我走,能不能等我吃饱了再离开。

 

李正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抓起我的胳臂来就向后门推去,嘴里低声吼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吃?你走吧,以后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你永远不要再回这个村子,最好也不要去上学了!”

 

“呯呯”,李正的妈妈听到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开始在外面敲门,刚才温和的声音也变了:“陌若离,你在里面吗?快点打开门!”

 

李正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一把把我推出后门,双手扶着门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双眼变得红红的,然后猛地一扭头,“咣”地一声把门关上,在门里冲我大声叫道:“若离,跑!跑!”

 

李正的妈妈显然也听到了李正叫我跑,她的声音变得十分焦急,大声叫道:“李正,你个王八蛋,为什么要让她走,快点把她追回来!”

 

我不知道李正和他妈妈的态度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李正最后的叫声吓坏了,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背着自己的包,也顾不得肚子饿了,从老宅子外面的一条小路就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们家的老宅子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周围都是庄稼地和荒野,除了宅子前面有一条小路,其他方向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我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庄稼地里走着。

 

从李正家的老宅子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因为隔得远了听不清李正和她妈因为什么在吵,不过我猜是因为李正赶走了我。

 

现在我已经成了李正的女人,也就是他们李家的媳妇,如果我回去的话,相信李正的爸爸妈妈一定不会像先前对我那么差的。

 

可是李正却变得这么不讲情理,我还有脸呆在这里吗?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阴云,一阵风吹来,冰冷的空气顺着我的袖口往衣服里钻,我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身上冷,心里更冷。

 

地里都是收获庄稼以后留下的秸杆,我背着包走得很辛苦,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路,便想爬上去,可是脚刚踩到田梗上,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小路的正中间,似乎等着我的到来。

 

那是这三天,每天晚上都陪着我的布娃娃!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早晨起来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布娃娃,不知道是不是早晨李正离开的时候被他带走了,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像人一样站立在小路的中间。

 

大大的眼睛圆瞪着,细细的头发被寒风吹得一动一动,本来就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孔,现在变得白中泛青,如果不是这三天夜里,我每天都靠着这个布娃娃睡觉,一定会把它当成谁家走丢的孩子。

 

我愣了一下,继续向前,爬到了小路上,正要弯腰把布娃娃捡起来,却惊奇地发现,它的眼角竟然开始流出血来。

 

正文第三章 我被娃娃睡了

布娃娃怎么会流血?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要炸了,只有人才会流血,难道说,它,不,应该说是他,不是布娃娃,而是真的小孩子?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又一阵风吹过,面前的那个小小身体晃动了一下,似乎要摔倒,又似乎要向我走过来,我吓得后退了几步,紧紧抱着自己的包,颤声冲它叫道:“你别过来?”

 

“若离,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个得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是李正的妈妈。

 

她的嘴里虽然发出笑声,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甚至微有怒色,眼里的眼神也是一片冰冷。

 

也许她是因为我不告而别,觉得我太不懂礼貌了吧。

 

不管怎么,她是李正的妈妈,我的身体已经被李正得到了,刚才她还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总不会对我太差吧?

 

“阿……阿姨,我在和他说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和李正的布娃娃这么像?”

 

我用手指着身后的那个小小身体,对李正的妈妈道。

 

“孩子?哪里有孩子?你一定是看花眼了吧?”

 

李正的妈妈双眼盯着我,冷冷地对我道。

 

我回过头来一看,面前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哪里还有刚才那个小小的身影?

 

长舒了一口气,我没有那么害怕了,看来真的是自己看花眼了。

 

李正的妈妈不动声色地伸手接过我手里的包,问我怎么这么急着要离开,也不给他们打声招呼。

 

我心里还在嘀咕,哪里是我自己急着要离开,是你那宝贝儿子赶我走好不好?

 

可是人家毕竟是李正的妈妈,我又不好当着她的面埋怨李正,只好支支吾吾地告诉她,是我家里有事。

 

李正的妈妈伸手拉住我的手,转身就拉着我向村子的方向走去,嘴里对我道:“有什么要紧的事这么急?我和他爸商量好了,准备今天就给你们订亲,订完亲再走不迟!”

 

现在就要给我们订亲?虽然我很喜欢李正,可是总要给我爸妈说一下吧?

 

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妥,可是李正他妈根要一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只留给我一个后脑勺,我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

 

她手上的力气很大,再说我也不是自己想要走的,是李正那个王八蛋始乱终弃,不由自主地被她拉了回去,还是被她带到了老宅子。

 

在进门以前,我看看远远的有很多村民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这边,似乎十分好奇,可是却没有人靠近。

 

他们看着我的目光十分怪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个村子的人都很封建,看到我一个女孩子主动上门,而且在父母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和李正订亲,觉得我太随便了,所以看不起我?

 

我才不会管这些,李正除了今天有些怪,平时我们两个还是很恩爱的,感情是自己的,管他人怎么看呢。

 

李正站在院子里,面色阴沉,看到我被他妈拉了回来,表情更加难看了,狠狠地瞪着我。

 

看着他的样子,我顿时觉得自己心里瓦凉瓦凉的,停下了脚步,对李正的妈妈道:“阿姨,我不知道李正为什么生我的气,如果他不想和我在一起的话,那我就走吧。强扭的瓜不甜,我一个女孩子家,还不会贱到这种地步,求人家娶我!”

 

嘴里虽然说的强硬,但是眼泪却是不争气地再次充满了眼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李正听到我这么说,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他妈对他道:“李正,你怎么能这么对若离呢?人家多好的女孩子!愿意嫁到我们李家来,那是我们的福气!快过来给若离道歉!告诉你,要是再把若离气跑了,我把腿给你砸断!”

 

妈妈说把自己儿子的腿砸断,当然只是威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李正妈妈的声音一片冰冷,似乎真的会砸断李正的腿一样。

 

李正叹了口气,过来对我道:“若离,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你好好在我家呆着吧。”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在回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两颗晶莹的泪珠从他眼里落了下来。

 

难道说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心就变得这么快吗?

 

昨天晚上他还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今天似乎就觉得和我在一起是天大的委屈,一个大男人,竟然落泪了。

 

我的心里一片灰暗,想告诉李正的妈妈,不要急着给我们订亲,可是她却对我说,别的不管,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李正的妈妈给我送来的是四菜一汤,因为我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还没有冷掉。

 

她就坐在旁边,看着我吃完饭以后,脸上才露出了笑容,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交待我好好休息,订婚的时候可是要举行很多仪式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李正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又是第一次,所以感到特别疲倦,李正的妈妈离开以后,我便觉得自己的眼皮上就好像坠上了秤砣一样发沉,便走到了这三天一直睡着的那张床前,扑在床上就睡着了。

 

“哼哼,你竟然想跑?你跑得了吗?告诉你,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你既然已经成了我的女人,就永远都是我的!永远永远,你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眼睛刚闭上,我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道。

 

声音有几分像李正,可是却又和他有些不同。

 

这种不同,我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也许只是一种感觉,我不敢确定。

 

我想翻过身来,但是却发现身体就好像被人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这里是李正家的老宅子,耳边说话的那个声音又和他这么像,一定就是他!

 

明明刚才是你赶着我走,还说我不走就会死在这里,现在又说我永远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

 

如果你对我好好的,我为什么要跑?就做你的女朋友,以后嫁给你不好吗?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不,应该说是一个东西,正是那个眼角流血的娃娃!

 

它的双眼看着我,我丝毫也不怀疑,刚才和我说话的就是它!

 

正文第四章 白轿子,红袍子

这几天我一直抱着这个娃娃睡觉,并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今天它突然会说话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脑袋冷静了一下,感觉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一定是李正在搞鬼,在娃娃里藏了手机,事先录了音,或者遥控娃娃来吓唬我。

 

难道是他不喜欢我,看到他妈要给我们订亲,所以才搞出这些花招的?

 

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什么又要主动向我表白?

 

说实话,以李正的长相,还有平时阔绰的花销,我们学校的女生基本上可以让他随便挑,根本就不用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好姐妹在羡慕我之余,甚至怀疑李正是不是不正常。

 

“哼哼,你以为你搞这些小花招就能吓走我了?告诉你,你越这样,我越不会被你赶走的!我就要留下来,有本事你就告诉你爸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暗地里搞鬼算什么?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男人!”

 

我的身体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那个娃娃,瞪着它的眼睛,大声冲它吼叫道。

 

如果这个娃娃是遥控的,那它的眼睛里就一定有摄像头,即使李正听不到我在说什么,也一定能从我的口型猜到我的话。

 

我的一只手抓着娃娃的头发,另外一只抓着它的一只胳臂,用力撕扯着,想要把娃娃撕开,看看李正把手机藏到了什么地方。

 

因为对李正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太过气愤,我手上的力气用得很大,“哧”地一声,娃娃头顶上的一绺头发竟然直接被我给扯了下来。

 

反正只是一只娃娃,对扯下它的头发,我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娃娃的嘴里发出,我吓得一哆嗦,把它扔到了床上,手里还抓着那一绺头发。

 

“你弄痛我了!”娃娃躺在床上,眼睛瞪得溜圆,冲我尖声叫道。

 

那声音就好像小刀子一样向我的耳朵里钻,我只觉得脑子都被他叫得发疼,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我的耳朵上,我打了一个寒颤,把手收回来,看到那绺头发上,竟然粘着一片头皮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有粘稠的鲜红色液体,很像是血!

 

用另外一只手擦了一下耳朵,拿回到眼前一看,手上也是一片鲜红。

 

我闻了一下,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真的是血!

 

娃娃竟然会有头皮,而且还会流血?

 

“你这个坏女人,竟然敢打伤自己的老公!我的头发被你给扯了下来,一定没有原来帅了!晚上我们举行婚礼以后,看我怎么折磨你!”

 

我手里还拿着那绺头发,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连呼吸都忘记了,似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这个娃娃是李正改装过的,里面装上了手机,他怎么知道我会撕下娃娃的头发,预先录下骂我的那句话?>>>>全文在线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青春环游记2》大聚会,肖战稳妥妥C位,贾玲被挤到角落

《青春环游记2》在官宣嘉宾的时候,丝毫没有提及肖战的名字,当时肖战粉粉丝们还有点小失望,甚至还一度称被骗了,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毕竟肖战目前的影响力依然还在,他怎么会轻易放弃娱乐圈的一切呢。 作为浙

官宣第三波!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看实力歌者诠释Vocal本色

今日,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再度官宣一波嘉宾名单——刘宇宁、毛不易、薛之谦、袁娅维、尤长靖、周深。实力歌者齐亮嗓,他们将用最动听的音乐,点燃观众的热情。 刘宇宁:以音乐探索内心,用歌声印证蜕变 俊朗

太赞了!为了配合刘在石,李孝利和经纪公司签了短期合同

来源:80后马里奥 如果不出太大意外的话,由刘在石,李孝利,Rain等人组成的混合组合将成为今年下半年的韩国歌坛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因为在最近这段时间里,这几个人都在为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绞尽脑汁。

李汶翰直男回答“气晕”王菊,赵丽颖、杨蓉也难逃“扎心”直男

引言 最近在综艺节目《喜欢你我也是》中,李汶翰的直男表现引起关注,很多的直男发言被粉丝们剪辑成语录。 直男发言一,不懂女生的造型。在节目中王菊的眼妆加了亮片,李汶翰从上节目就一直追问她眼睛下面是什么

综艺更新换代新剧轮番上阵 东方卫视下半年剑指“C位”

疫情影响下,今年文娱产业受到冲击。“危中生机,今年一季度,电视行业增量显著,公信力和传播力得到空前释放。”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说,这段时间,东方卫视实现了频道整体的量级跃迁,新闻、剧场、综艺“三箭齐

知名脱口秀演员被曝涉毒!在机场被捕,社交平台已1个多月未更新

6月3日,有媒体爆料曾参加过《奇葩说》的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被曝涉毒,目前已经被抓。对此,其经纪公司至今未回应。 据官方媒体报道,卡姆于5月1日被捕,拘留了10天。 根据搜索到的处罚名单,艾力卡尔的

Vlinkage榜单 | 6月2日网播数据及艺人新媒体指数

【纬岭榜单】6月2日当日#电视剧播放指数#:1.#幸福触手可及# 播放指数 86.32 2.#谁说我结不了婚# 3.#秋蝉# 4.#燃烧# 5.#三叉戟# 6.#爱情的开关# 7.#猎狐# 8.#清平

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行拘,曾以导师身份参加一档儿童节目

近日,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公示显示,曾参与过《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的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本名艾力卡木·阿斯克尔)于2020年5月1日因吸毒被处行政拘留10日。 6月3日,卡姆的经纪公司笑果文

姐姐们台前选秀,姐夫们幕后打call,这个综艺没播就甜掉牙了

作为在同一片网上冲浪的少年,相信你已经听说了逆龄女团选秀《乘风破浪的姐姐》。可以说节目在女团外壳包装下以及炸眼的“练习生”加持下,已经未播先火。 适逢《青春有你》第二季,就有博主发起投票,询问大家在

“吸毒大队”又添新成员!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抓,其女友疑似一

刚刚,有媒体发文确认了脱口秀演员卡姆因吸毒被抓,据媒体查找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公示名单发现,卡姆曾于2020年5月1日因吸毒被处行政拘留10日。 而据虹口公安行政处罚信息公开中可见,被处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