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多岁熟妇做了四次-揉捏校花的娇乳

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想要离开,却被王艳红给拦了下来。

“真的姐,我不骗你,用这个东西弄起来,身体可舒服了,二牛大夫那里还有,不信你让她也给你一个呗。”

 

杨二牛这下是彻底无语了,还不等他解释什么,王艳丽直接开口对杨二牛说道:“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也提前给我姐发一个吧,她都已经很长时间……”

 

还没等她说完,一旁的王艳红大惊,赶忙堵住了王艳丽的嘴,此时她的脸上都快红透了。

 

听着王艳丽的呜呜之音,杨二牛想了想爽快的答应,他忽然意识到这也许算是好事儿,毕竟自己之前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该如何把这些东西给村里的女人。

 

如今可以让她们口口相传吧,谁想要就到自己这里取,也省的自个儿开口了。

 

想罢杨二牛直接去取了一个大号的,过来刚要递到王艳红的手上时,王艳丽忽然又说道:“这个要让二牛大夫教你,你不会用……”

 

说着一把拉过了姐姐伸出的手,不让她去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王艳红自然也不好意思当众承认自己其实会用,她咬了咬嘴唇看向自己的丈夫,然后呢喃道:“富贵,我看就不劳二牛大夫了吧?”,

 

她这是想让自己丈夫给自己解围,然而王艳红自己以前偷偷的用,根本没让杨富贵见过,所以此时杨富贵也是一脸好奇的,连想都没想就说道:“既然这东西那么好,就让二牛大夫教教你吧,你好好跟着二牛学着点,以后自己来就是了……”

 

这下可真的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而现在自己似乎是即想要,又怕让杨二牛当众给自己弄,毕竟自己的丈夫就在身边,屋里还有那么多的女人,要是一会儿自己也像钱姐那样可怎么办啊!

 

刚刚的钱姐,只不过是被杨二牛在检查的时候,看了看摸了摸,就已经坚持不住了。一想到杨二牛即将要在自己身上做那些事,她真恨不得现在就晕过去,也省得担心了。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根本不可能晕过去的,王艳红见杨富贵已经是一脸急切了,他此时正双眼好奇的盯着自己。王艳红她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最终只能下定决心,于是咬了咬唇看着杨二牛点头道:“那好吧,就麻烦二牛大夫了。”

 

杨二牛这会儿心脏不停的狂跳,他心里琢磨着,刚刚自己是在给她们检查,就算是把能看不能看的地方都看了摸了,那自己的心里还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至于让自己太过紧张。毕竟大夫嘛,给病人看病要是这不行那不好的,那还当什么医生呢?

 

可是现在……

 

王艳红此时一脸通红,明明自己早就用过,却被迫要在所有人的面前,让杨二牛这个大男人给她弄……

 

而让杨二牛无法承受的,是村长杨富贵,他正一脸兴奋的在一旁注视着。

 

就算是自己有天神这个身份,可也难免一会儿杨富贵看出是怎么一回事来,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的话,恐怕以后在村子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想了一会儿,杨二牛不由得白了一眼多管闲事的王艳丽,随即在心里暗暗嘀咕着,自己是哪辈子欠了这个小丫头的,不但之前好几次让自己有火无处发,现在还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虽然内心十分的抗拒,但是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杨二牛只能心一横咬了咬牙,下了狠心。

 

杨二牛觉得如果自己要不同意的话,那她们还指不定会说自己什么呢,就算是她们现在不明着说,以后时间一长,也会把这事传出去,说什么自己连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帮忙。

 

杨二牛暗下了决心,在心中不断的说道:“这是她自愿的……”

 

说了好几遍自己才稍微放松了一些,顿时杨二牛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不过村长你得转过身去,既然我现在的病人是个女人,这里也就相当于是妇科病房,所以男人需要回避一下。”

 

杨富贵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一个女人家用的东西,让她自己学就行了,自己看着也没什么用,于是便爽快的答应道:“好的二牛大夫。”

 

说罢,他转过了身。

 

这是杨二牛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办法,但是对于屋里的这些女人,自己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不能告诉她们说,妇科连女人也不让看吧?

 

再者来说,杨二牛发现她们那一脸的好奇之色,就知道她们也想学……

 

杨二牛有些做贼心虚的瞅了瞅已经背过身去的杨富贵,他想了想第一步该怎么做,从王艳红的神情上,杨二牛看出她知道这个东西,那就肯定是用过。既然她曾经用过这东西,那自己这回就给她来个她没用过的姿势,即让她看看自己的厉害,也让自己一会儿有机会爽上一爽……

 

只见杨二牛上前一步,来到了王艳红的面前,然后用不大不小,却正好可以让杨富贵听得不太清的声音说道:“既然你让我教你用这个安慰棒,那等一下你得完全的配合我,如果自己要是做不到我说这些的话,那我看还是现在就算了吧,你说呢?”

 

杨二牛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他可不想为了这件事,一会儿闹得被大家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

 

听到杨二牛这么跟自己说,王艳红顿时便知道杨二牛已经将自己给看穿了,一想到让一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竟偷偷的用这种东西,她羞得将头深深的埋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只是没有吭声。

 

见王艳红同意了,再一瞅她现在的表情,杨二牛一下子就心知肚明放心了,马上不管自己对她做出什么事儿,看来她都会无条件的配合自己了。这样一来,就算自己一会儿出了什么丑,或是像之前一样,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她也应该不会离开之后到处嚼舌根。

 

杨二牛见王艳红紧张的浑身都在抖,再一看不远处有十几只眼睛正盯着自己这边看,也是脸上一红。

 

杨二牛吞了口口水,指挥王艳红让她把身子转了过去,叫她背对着自己趴在箱子上。杨二牛心里很清楚,因为现在的这种情况,面对面的会让大家都紧张,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王艳红到现在了还是紧张的身子在发抖,即便是这样不过她还是按照杨二牛说的做了起来,杨二牛忍不住再次看了一旁观战的人员,不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那些正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的女人,以为杨二牛要用那东西的时候,杨二牛却出乎意料的在王艳红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随即又站回了一旁,看情况他是根本就没打算自己动手的意思。

 

王艳红都听清楚了,不过一旁的女人们却很迷惑,而见王艳红接下来那羞人的动作,都不由猜测起来,那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要先这样呢?

 

于是大家更加仔细的看了起来,想要自己也趁着这个机会学一学。

 

王艳红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就算是在家里用那种东西的时候,也是背着自己的丈夫不敢造次,哪里有想过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

 

而且,这还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手造成的。

 

一想到这里,王艳红不由得侧过头去瞥了王艳丽一眼,要不是她非要让杨二牛在这里教自己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这么的丢人,一想到刚刚还笑话钱姐那么不行,现在就轮到了自己。

 

不过王艳红也知道杨二牛说的有道理,如果自己不先让那地方湿润一下的话,等一会儿受苦的还不得是自己,于是便紧咬牙关开始行动了。

 

当她开展着动作的时候,心里就在想,一会儿杨二牛弄的时候,自己就早点说已经学会了,这样的话就不会显得太丢脸。

 

想着,王艳红也完全放开了……

让杨二牛没有料到的是,这王艳红在如此多人看着的情况之下,还是太过紧张,再加上自己用手这么一刺激,忽然身子一软,轻呼一声,眼瞅着就要往地上倒了。

 

杨二牛见状吓了一身冷汗,要是因为这样让她摔下来的话,那场面可就太过尴尬了,而且到时候杨富贵肯定会转身看个究竟,到时候再跟村长解释怕就晚了。于是杨二牛直接单手向李小红身下一抄,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身子,以杨二牛的力量,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毕竟王艳红是个不到一百斤的苗条女人。

 

只不过杨二牛这一托不要紧,却正正的托在了王艳红的关键部位,而王艳红现在因为不是用双手在支撑着身子,所以自己胸前的饱满,实实成成的压在了杨二牛的胳膊上,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杨二牛还没有办法收回自己的胳膊,只能任由着王艳丽那柔软的饱满压在上面。

 

王艳红可不同于她的妹妹王艳丽,对于王艳丽来说,杨二牛只要给她一点刺激,她就忍受不住无法自己了。而这王艳红可就不一样了,三十来岁的年纪,正是那方面最强盛的时候,看杨富贵虚弱无力的样子,恐怕就是被她给折腾的。

 

所以这样的情况,如果放在没人的地方,其实根本也就没什么,可现在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精神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身体上的感受。王艳红感受着来自胸前的那种压迫感,和自己双手失控般的动作,只见她的身子顿时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杨二牛一瞅王艳红这是快要到了,赶忙低下头小声提醒道:“千万不要出来啊,你必须得忍一会儿,我还没有用那东西呢,你要是就这么结束的话,你妹妹王艳丽那个死丫头,一会肯定又要找麻烦了。”

 

虽然坐在一旁的那些女人,听不到杨二牛嘴里在说些什么,可他手上的动作,却被所有的女人全都看在了眼里。观望到了此刻,大家不由自主的,都向村长杨富贵的后背撇上了几眼,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都憋住了一口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们之前可是根本就不知道,那又短又粗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只是听王艳丽说用了非常的舒服,才十分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结果没想到是跟这方面有关系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在这种场景之下,不管是三四十岁的妇人,还是二十多的小媳妇,就连其中几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都顿时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了。

 

只见她们一手挡着,一手摸向了自己腿间……

 

而离杨二牛距离最近,也看得最清楚的王艳丽,则不只是被这种景象所吸引,在她那还很稚嫩的大脑之中,更多的是一种疑惑。她在想,二牛大夫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和她做这样的姿势啊,为什么变成了姐姐,就要变成这个样子呢?

 

她想问杨二牛,不过看了看所有人,还是没有张开口。

 

杨二牛的心里很清楚,按照正常来说,一个女人需要预热的时间,要远远长于男人。所以,杨二牛一直都在用心的观察着王艳红的一举一动,从她身体的扭动和颤抖上,可以随时了解着她已经达到了怎样的时期了,他要在最为切合的时机,再给王艳红用自己手中的东西。

 

因为杨二牛已经知道王艳红用过这种东西,如果要是自己不能给她带来更大的满足和前所未有的舒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她之前下的那么大的决心了。

 

现在不止那帮女人难受,杨二牛的宝贝也同样不舒服,他不禁又看了看一旁的那些女人们,杨二牛实在是有些压抑,因为这种能看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不是一个普通男人能受得了的。

 

杨二牛别无他法,只能是一边在心中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有责任要帮她们,一边想着自己这也是在为村里做贡献,以此来压制着自己心中的那股邪火。

 

但是那种想要吃肉的冲动,还是一直在不断的影响着杨二牛,这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毕竟在一个正常男人的面前,这样弄着他的女人,而这个男人还在一旁念自己的好,如果不是杨二牛定力非常的好,恐怕早就……

 

就在杨二牛强压着心火的时候,王艳红却努力的清醒了过来,她呼吸急促的对杨二牛轻声说:“二牛大夫,你……你还是快点给我弄吧……”

 

王艳红她也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过去了,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裁在了自己妹妹的手里。

 

杨二牛随即点了点头,他声音微颤的说道:“好的……等你想让我……停下来的时候,你就……就告诉我一声。”

 

此时他见王艳丽已经缓过了劲儿,杨二牛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于是颤抖着手将胶棒慢慢向腿间推送了过去,结果让杨二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压根就没费什么力气,那东西竟然在王艳丽这颤抖的身子之下,直接连根没入了。

 

仅仅就这么一下,就连王艳红做了多年夫妻生活的女人,都没能再忍下去,杨二牛还没有所行动,便已经感觉到手心里多出了一些滑滑的……

 

杨二牛也没有精力去注意王艳红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因为当这种黏黏的东西刚一入手,他便也感觉到浑身一紧,后脊梁骨直往上冒凉气,身子一抖竟和王艳红一同到了……

 

还好王艳红是个过来人有经验,不像王艳丽那样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儿来,加上怕时间一长,让老公杨富贵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她便回手朝杨二牛摸去,王艳丽想让杨二牛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谁知道越不想来什么,什么就偏偏来了,这时偏巧杨富贵快速的转过身,正一脸惊讶的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被眼前的一幕给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位置的关系,还是真的巧合,王艳红的这一回手,正好搭在了杨二牛身前藏宝贝的地方,而杨二牛此时也是一脸舒服的样子,完全没有感受到摸在身下的小手,而这一切都在杨富贵的眼睛里。

 

可能是王艳红知道自己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于是赶忙转过头来,还没等她把手给拿开,便已经与自己的丈夫四目相对了……

杨富贵此时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的血在往上涌,双眼顿时瞪的如牛眼一般。他好歹是堂堂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一个一村之长,看到自己的老婆竟然不不只是当着自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了这种勾当,不由得怒火攻心,随即大步向杨二牛走了过去。

 

杨二牛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他已经听到了杨富贵那重重的脚步声,只是因为那种舒服的感觉太过诱人,所以才会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的宝贝已经如此欢脱。

 

而它则在最不应该的时候,被王艳红这个最不应该摸的人给摸了。

 

这一刻,屋内气氛异常凝固,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刚刚的那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根本就不能怪杨二牛,纯粹就是一个巧合而已。

 

只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杨富贵会提前转过身来,转的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样的巧合。此时在场的人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愣在哪儿,没有一个人阻止杨富贵,就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个坑了自己姐姐和杨二牛的王艳丽开口说话了:“姐夫,你千万不要误会啊,其实……”

 

杨富贵见眼前拦着自己的王艳丽,一想到她是自己老婆的妹妹,而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替这个杨二牛说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根本就没再听她后面说的是什么,直接甩开膀子,一把将王艳丽往旁边一扒拉,怒喝道:“这里没你的事,再敢说话,老子连你一起揍!”

 

见村长杨富贵真的是红了眼,所有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打算拦住正要冲过来的杨富贵,可她们的脚步根本赶不上杨富贵的步子,还没等这些女人走上两步,杨富贵已经来到了杨二牛的身旁。接着他不由分说,直接向杨二牛的肩膀伸出了自己那张异常粗糙,却结实有力的大手……

 

就在刚才,杨富贵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于是忍不住转过身来,当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正当着这么多的人,一脸舒服的为另一个男人服务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自己带了绿帽子。

 

在那一瞬间,他只是感觉到自己做为一个男人,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侮辱。而现在,杨富贵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让自己受到如此奇耻大辱的男人。

 

不管他是天神也好,还是玉皇大帝也罢,就算是鸡蛋碰石头,他也要找回男人的尊严!

 

“啊!”

 

随着一声怒喊,杨富贵那只大手直接朝杨二牛砸了过来,着实是把王艳红吓得不轻。杨富贵可能一时脑子失去了理智,可王艳红却没忘了杨二牛的身份,如果因为这个误会而让自己丈夫得罪了天神,那自己和老公以后的日子还能不能好过,就包括屋里的这些姐妹,还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两说了。

 

然而杨富贵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就连离杨二牛最近的王艳红都已经来不急制止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就这样赤着身子拦在杨二牛面前的话,恐怕这个误会就再也说不清楚了,就算是自己的丈夫清醒过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也不可能复原了。

 

这时只见杨富贵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杨二牛的肩膀上,只听啪的一声,声音之大,让王艳丽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眼前,村长杨富贵给大伙带来的震惊还没有过去,杨二牛此时的表现,则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间停了下来一般。

 

只见这重重的一掌拍下,杨二牛的身子几乎连一动都没有动,然后目光锐利的转过头来,盯着杨富贵的双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杨二牛真实身份的那些女人们,现在都一脸紧张的为自己的村长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会要了大家的命。

 

正当大家觉得俩人要剑拔弩张时,忽然卫生室的大门被敲响了,杨二牛一怔,赶紧放开王艳红跑了出去。

 

等到杨二牛打开门时,顿时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宋老师,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披肩的长发,生得细皮嫩。肉,模样十分的清秀,挺立的鼻子上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她就是文静又有气质的支教老师宋菲。

 

宋菲性格娴静,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从不跟人红脸吵架,更别说动手了。不过她人缘很好,刚来青牛村没多久,便和大家熟络了。

 

杨二牛刚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归来的宋菲,她的自行车出了故障,于是杨二牛很热心的帮她修好,后来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师。

 

原本宋菲在镇上和老公开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着别人去南方打工赚的盆满钵满,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这样留给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识分子,加上一个人晚上寂寞难熬,索性将旅店交给父母,自己跑到这穷山沟当起了支教老师。

 

用她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充实,且不会饱暖思那什么。

 

这时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昨晚起风,我家房顶的瓦被掀开了一块,早上醒来鼻子就不透气了,而且吧……呃……房顶的瓦得重铺,不知道杨医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没等宋菲支支吾吾说完,杨二牛眼珠子一转道:“没问题,正好我也有空,咱们现在就去吧。”

 

说着杨二牛回头瞅了一眼,想着先等村长的气消了再跟他解释,于是杨二牛和宋菲快步离开,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边的屋顶出了问题指示给他看。

 

虽然面积有点大,不过这事儿对于杨二牛来说不在话下,他搞清楚后轻车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顶忙碌了起来。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离开去背课了,让杨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药给她吃。

 

杨二牛忙到了吃晚饭,他去了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饭吃罢,不敢和嫂子有过多接触的杨二牛只好回了卫生室,结果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音,没想到这些人还没离开。

 

无奈之下,杨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今晚就帮她将屋顶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转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顶,正当他要继续工作时,忽然发觉不对头,探头从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顿时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杨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卧室,此时她穿着找自己时的那套白衬衣,可是她的长裤却裉到了小腿上。

 

只见她趴在床上高高翘着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间……

杨二牛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帮忙翻个瓦还有这样的福利,于是他先放下手头的工作,趴在窟窿旁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宋菲来青牛村已经半个多月了,这期间生活一直很充实很有规律,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了,忽然特别想男人,特别需要安慰,她觉得这个与杨二牛有关系。

 

杨二牛这会儿也很惊叹,看着宋菲平时斯斯文文的,很难让人想到她竟然会做这种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她老公长期在外,有生理需求不能及时得到解决,当然只能靠自己安慰了。

 

屋内的宋菲完全没察觉到,现在她正在被人偷窥,只见她左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双眸微微合着,轻咬着自己的红唇防止发出声响,但就这样仍然是没办法完全压下自己的哼咛声。

 

那种极力的压抑,反而给杨二牛更强的刺激感,让他不禁舔了舔嘴唇,恨不能扑下去,代替她不断在自己胯间进出的手指。

 

宋菲拨弄了一会儿,忽然松开了手,她勉强的直起了身子,把小腿处的裤子给脱了下来,又将身上的衬衣扣子解开,随即坐靠到床头,让两条大腿叉成一个诱人的弧度。接着一只手在腿间游走,另一只手则探进敞开的衬衣里,抓住一边小香瓜似的饱满,双管齐下的操作了起来……

 

穿着衣服的宋菲,胸看不出来有什么亮眼之处,现在再看想不到她的饱满也还挺有型的,看得杨二牛浑身直冒火。

 

宋菲又抓又掏弄了十多分钟,终于再也压不下去了,只见她张大了嘴忘情的嘤咛起来,那声音听的人无比陶醉,如歌如泣的。

 

不多时她纤腰一挺,在半空中绷直颤抖了起来……

 

杨二牛见宋菲已经结束了,他忙趁着宋菲还没回过神儿,悄悄的溜下了梯子,免得万一被她发现自己在偷看她。

 

他刚刚下到地上,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喂”,把杨二牛吓了一大跳。当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白鸽,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人家宋老师屋顶干嘛呢?”白鸽一脸怀疑的问道。

 

杨二牛顿时心虚了起来,该不会是被白鸽发现了吧?要是这样那可就惨了,自己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毁了宋菲的名声就不好了。

 

想着他说道:“宋老师家的屋顶瓦被风掀了,然后被吹的生病了,我是来给她看病的。另外她老公不在,自己一个弱女子又不能修,所以我就顺手帮帮她。”

 

幸好白鸽根本不在意那个,她来找杨二牛可不是聊这些的,她想再感受一下被捏脚的美妙时刻,于是瞅着杨二牛媚眼如丝的说:“二牛,刚才去卫生室找你,敲了好久的大门都没反应,现在终于是寻到你了……我的脚现在还有点酸,要不你再给捏捏?”

 

白鸽讲完,她那丰满的身躯凑到了杨二牛跟前。

 

杨二牛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于是后退了几步板着脸道:“刘军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刘军找自己麻烦之后,他一直有事忙不过来,现在终于可以问清楚了。

 

白鸽微微蹙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哪知道他会如此的冲动啊……不过他并不知道你给我捏脚的事儿,我也永远不会让他知道的。”

 

说着白鸽撒起娇来:“二牛,你就原谅姐姐这回成不?原谅我嘛……”

 

杨二牛眼珠子一转,这个骚娘们看来平常很难得到刘军的爱抚,要不也不会这般模样,于是杨二牛想到了一个报复刘军的办法……

 

只听杨二牛轻哼一声说:“让我原谅你也成,不过你要给我办点事。”

 

白鸽稍微有点兴奋的讲道:“你说吧,什么事儿我都办,包括……”

 

欲言又止了,毕竟该主动的是杨二牛。

 

杨二牛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盯着白鸽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在夫妻生活中不和谐?”

 

白鸽怔了怔,随即红着脸点头。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帮我透个信儿给他,就说我有办法让他重振雄风,金枪不倒。”

 

白鸽瞪大了眼珠失声道:“不是吧?你干嘛要帮他呀?这样你不就……”

 

其实白鸽想说,把她老公弄好了,你杨二牛还怎么拥有我。至于没说的原因,还是白鸽有所顾忌,毕竟俩人还没到那份上,她还不是很信任杨二牛。

 

杨二牛语气冰冷的回答白鸽:“这你不用管了,总之透给他就是了。”

 

白鸽只能连连点头,然后腻声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那现在能不能给我捏脚了?”

 

杨二牛知道不给她点甜头,白鸽是不会听自己的,正好刚才被宋菲勾起的一团火还没消,于是笑道:“那走吧,去卫生室给你捏。”

 

白鸽迟疑了片刻说:“卫生室就不去了吧,我刚从那里回来累死了,前面不是有个竹林嘛,去哪儿就行了。”

 

杨二牛一眼就看出了白鸽的想法,心里冷笑一声,随即点头同意她的意思。

 

等到了地方,杨二牛本以为骚气十足的白鸽会主动投怀送抱,然而她除了发出舒适的声音,根本没有迎合的意思。白鸽是在等杨二牛率先开战,可杨二牛却一直纠结不已。

 

虽然白鸽样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要杨二牛主动和她发生点什么,心里总觉得不安。

 

于是俩人就这样僵持着,很快竹林里白鸽舒爽的声音,立刻压抑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就算是白鸽发出如此诱人的声音,杨二牛还是克制住了,最后俩人带着各自的小九九分开了。

 

杨二牛望着白鸽走远,顿时露出了邪笑。

 

按照他的计划,刘军一旦从白鸽那里得到消息,肯定会来找杨二牛,只要杨二牛信誓旦旦的这么一说,就算他再怎么仇视杨二牛,也一定会为了男人的尊严去冒险。

 

毕竟白鸽和刘军俩口子最大的矛盾,就是床上的问题,一向浪且骚媚的白鸽,遇上一个两分钟就缴枪的男人,怎么可能满足?于是这就让杨二牛有机可趁,把她给搞定了。

 

而杨二牛老早就听说,白鸽之前不仅跟村里其它男人传过风言风语,外村的也有点绯闻。杨二牛觉得刘军要还是个男人,就肯定会不甘心,一定会想办法把白鸽这只骚蹄子的心拉回来。

 

毕竟这么漂亮的媳妇很难找,撒手给别人太不划算了。

 

刘军为了这事,还专门去县城里找医生看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办法。杨二牛抓住他这个弱点,就很有把握让刘军上当。到那时,刘军残害杨二牛哥哥的仇,他便可以一口气给算个清楚了!

 

等杨二牛赶回卫生室,他想那些人应该回去睡了吧,结果快到地方时,看到那群人站在卫生室门口,最前面有一个看起来二十二三的女孩,抱着个孩子,样子十分的着急。

 

杨二牛眉头一皱感觉不妙,也不管杨富贵是不是还在生气,快步走了过去。到跟前杨二牛一眼便看到那个也就几个月大的孩子,不但在女孩儿的怀里没有发出半点哭声,而且嘴唇处还有些发白,身为青牛村现任的医生,杨二牛顿时叫道:“别抱那么紧啊!”

也许你还喜欢

《青春环游记2》大聚会,肖战稳妥妥C位,贾玲被挤到角落

《青春环游记2》在官宣嘉宾的时候,丝毫没有提及肖战的名字,当时肖战粉粉丝们还有点小失望,甚至还一度称被骗了,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毕竟肖战目前的影响力依然还在,他怎么会轻易放弃娱乐圈的一切呢。 作为浙

官宣第三波!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看实力歌者诠释Vocal本色

今日,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再度官宣一波嘉宾名单——刘宇宁、毛不易、薛之谦、袁娅维、尤长靖、周深。实力歌者齐亮嗓,他们将用最动听的音乐,点燃观众的热情。 刘宇宁:以音乐探索内心,用歌声印证蜕变 俊朗

太赞了!为了配合刘在石,李孝利和经纪公司签了短期合同

来源:80后马里奥 如果不出太大意外的话,由刘在石,李孝利,Rain等人组成的混合组合将成为今年下半年的韩国歌坛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因为在最近这段时间里,这几个人都在为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绞尽脑汁。

李汶翰直男回答“气晕”王菊,赵丽颖、杨蓉也难逃“扎心”直男

引言 最近在综艺节目《喜欢你我也是》中,李汶翰的直男表现引起关注,很多的直男发言被粉丝们剪辑成语录。 直男发言一,不懂女生的造型。在节目中王菊的眼妆加了亮片,李汶翰从上节目就一直追问她眼睛下面是什么

综艺更新换代新剧轮番上阵 东方卫视下半年剑指“C位”

疫情影响下,今年文娱产业受到冲击。“危中生机,今年一季度,电视行业增量显著,公信力和传播力得到空前释放。”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说,这段时间,东方卫视实现了频道整体的量级跃迁,新闻、剧场、综艺“三箭齐

知名脱口秀演员被曝涉毒!在机场被捕,社交平台已1个多月未更新

6月3日,有媒体爆料曾参加过《奇葩说》的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被曝涉毒,目前已经被抓。对此,其经纪公司至今未回应。 据官方媒体报道,卡姆于5月1日被捕,拘留了10天。 根据搜索到的处罚名单,艾力卡尔的

Vlinkage榜单 | 6月2日网播数据及艺人新媒体指数

【纬岭榜单】6月2日当日#电视剧播放指数#:1.#幸福触手可及# 播放指数 86.32 2.#谁说我结不了婚# 3.#秋蝉# 4.#燃烧# 5.#三叉戟# 6.#爱情的开关# 7.#猎狐# 8.#清平

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行拘,曾以导师身份参加一档儿童节目

近日,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公示显示,曾参与过《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的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本名艾力卡木·阿斯克尔)于2020年5月1日因吸毒被处行政拘留10日。 6月3日,卡姆的经纪公司笑果文

姐姐们台前选秀,姐夫们幕后打call,这个综艺没播就甜掉牙了

作为在同一片网上冲浪的少年,相信你已经听说了逆龄女团选秀《乘风破浪的姐姐》。可以说节目在女团外壳包装下以及炸眼的“练习生”加持下,已经未播先火。 适逢《青春有你》第二季,就有博主发起投票,询问大家在

“吸毒大队”又添新成员!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抓,其女友疑似一

刚刚,有媒体发文确认了脱口秀演员卡姆因吸毒被抓,据媒体查找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行政处罚公示名单发现,卡姆曾于2020年5月1日因吸毒被处行政拘留10日。 而据虹口公安行政处罚信息公开中可见,被处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