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虚而入的体育老师2*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甚至连男人都没见过。

这天,她打扫藏书阁时,意外发现一本布满灰尘的古画册。

 

拿着抹布擦拭完,《金瓶梅》三个大字熠熠生辉。

 

好奇之下,翻阅一看,赫然可见,画中一男一女缠在一起。

 

旁边四字“昆鸡临场”。

 

慧心刚开始不懂其中奥妙,只是盯着画中男子不停观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嘛?真的好奇怪呢。”

 

说完,又翻阅了几页,尺度越来越大。

 

“好恐怖哦,男人怎么跟我的不一样呢?”

 

慧心思虑后,撩起僧服,还仔细对比了一番。

 

刚触碰,竟一股温热之感,蔓延全身。

 

突然间,小尼姑慧心竟俏脸滚烫,全身绷紧,一股快意蔓上心头。

 

“好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可感觉真的好舒服。”她臆想着。

 

又迫不及待的继续观赏下去。

 

观看同时,缓缓的,一只手放在了胸前,另外一只手顺延而下。

 

慧心的眼眸愈发的明亮,这本画册宛若勾魂般,彻底吸走了这个清纯小尼姑的心。

 

她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双腿一软。

 

见画中女子兴奋模样,幻想着如果是自己,那会是什么感觉?

 

自幼,慧心从未下山,一直跟着师傅修行念经,男人在她眼里都只是传说,出生到现在,竟连男人的面都未照面,只是听几个师姐私下议论过。

 

画中的男女到了关键时刻,她想停下,但却不受控制。

 

整个身子弓了起来,一阵电流感蔓延全省。

 

“嗯……”

 

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时,秀眉一松,瘫坐在地。

 

“慧心师妹,你在干嘛呢?”

 

不知何时,慧云师姐站在身后,目光惊愕。

 

慧心一时语塞,画册掉落在地。

 

慧云轻步而去,捡起画册,打开一看,俏脸通红,心跳乱窜。

 

她比慧心年长几岁,十四岁被父母抛弃,辛亏被庵主收留,出家为尼,对尘世情爱颇有了解。

 

不过这么多年,在庵内潜心修行,无心恋世。

 

可刚才看见画中一幕,竟泛起丝丝波澜。

 

她快速的将书籍放回原位。

 

“师妹,被师傅看见,会严惩,以后不要接触这些,听到没?”慧云严厉苛责。

 

“知道了,师姐。”慧心微微点头,咬着贝齿。

 

深夜。

 

慧心转侧难眠。

 

一想起画中场景,暖流横肆。

 

“师姐,睡了吗?”慧心戳了戳同床共枕的慧云师姐。

 

“怎么了?”

 

“你说男人会是什么样呢?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师傅都说了,男人都是大老虎,会吃人,你看见要离远一点,知道吗?你以后少在庵内提男人,师傅会生气的”慧云劝慰。

 

“噢……”

 

“慧心师妹,早点睡觉噢,不要瞎想,明早还要起早跟师傅念经呢。”

 

慧云说完盖上被单,扭头睡去。

 

可慧心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想起那本画册里的内容,她就脸红不已。

 

“好难受……”

 

她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

 

2

 

“嗯……”皱眉低鸣。

 

慧心感觉身体似乎少了什么一样,特期待有什么能满足自己。

 

与此同时,男人的那里乍现在脑海。

 

小尼姑整个人都酥软了……

 

接连数日,慧心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对男人的那种好奇与期待愈加强烈。

 

直到一个月后,下山采药。

 

本来采药任务是交给慧云师姐,但那几日,她身有不适,其他几个师姐又有任务在身,庵主便将任务交给了年纪最小的慧心。

 

临走前,庵主特意交代:“慧心,这是你第一次下山,下山后采完药就回来,切勿久留!”

 

慧心点头,知道师傅言外之意。

 

平日师傅特忌讳男人,从小耳濡目染。

 

以前在慧心心底,男人真的如同师傅所说,是大老虎会吃人,但自从看了那本画册,慧心开始怀疑了。

 

男人,真的是老虎吗?

 

慧心离开尼姑庵,背着竹篮药框,快到山腰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

 

情急之下,慧心一路小跑,寻避雨之所,跑了一阵,发现一栋砖房。

 

跑到屋檐,敲响了木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老马身穿宽松裤衩,看着门外站着一个小尼姑,僧服被雨水打湿,胸口深深的V形,轮廓清晰可见。

 

雪白的脖颈,头上还戴着尼姑帽,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巴。

 

第一眼,老马就看呆了。

 

慧心第一眼看见是个男人,她眼神猛然放光,本能的瞥了一眼他的裤衩,情不自禁的摩擦着双腿。

 

一股热潮迎面而来,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结实有力,心底既激动又后怕。

 

可外面倾盆大雨,大山深处唯独这一处避雨所。

 

她纠结片刻。

 

“施主,可否容贫尼避雨一阵。”

 

老马一听,才回神,赶紧招呼迎小尼姑进门,余光一直勾着她傲人的上围。

 

老马在这深山之中,已许久没见过如此尤物。

 

老马已五十出头,但精力极为充沛,以前他曾是华云寺里的和尚,身怀绝技,但十几年前下山化斋,犯了色戒,逛窑子被警察抓到,拘留数日后,回到寺庙,被方丈严惩!

 

关了禁闭整整十年!

 

十年期满,老马依旧忘不了人间烟火,便还了俗。本想找个女人度过余生,跑到县城,可年岁已高,又没赚钱的本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寡妇,但哪知道没几日,便跑了,原因老马实在是太强了,她根本受不住老马的折腾。

 

这么长时间,老马可压抑死了。

 

突然间,来了一个女人,还是个极品尼姑!

 

老马眼珠子放了金光!!!

 

慧心进了门,满脸绯红,眼看自己因为雨水,关键的部位,呈现出来,而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勾着自己。

 

不禁羞躁不已,找了个凳子坐下。

 

“敢问小尼如何称呼?”

 

“贫尼法号慧心,施主,您呢?”

 

“我叫马向前,你喊我老马就行,要是亲一点的话,就叫我马叔!”老马心底早就邪火难耐!故意拉近距离,套着热乎。

 

慧心俏脸更红了。

 

随后老马倒了一杯热水送上,一阵嘘寒问暖。

 

慧心懵懂无知,突然觉得师傅原来都是骗自己,男人哪有那么坏,跟老虎一样,这不很温和细心吗?

 

聊了一阵,慧心对老马也放松了警惕。

 

老马见时机成熟,“慧心妹子,要不你先去里面洗个澡吧,我刚烧了一锅热水,你看你身上都是水,很然容易感冒。”

 

她穿的僧服比较单薄,加上被雨水浸透,纤薄的衣服贴着肌肤,完美的形状凸显出来。

 

3

 

那小美臀,一晃一颤的跳动,一双修长笔直的大美腿,即便有僧服遮掩,但依旧美艳动人。

 

从背后,老马早已邪念重生,反应十分剧烈。

 

他的目光色眯眯的盯着,一股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谢谢施主!”

 

慧心有些拘谨,还不好意思改口喊马叔。

 

随后,她进了洗澡地方,是砖房的侧房,环境很简陋,摆放着一个大木盆。

 

老马热心的帮她倒了一盆热水,弄好后就从侧房离开。

 

慧心悄悄关上门,俏脸一阵红润,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脱衣服的时候,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只要想到老马的裤衩,联想起画册里的图,她就开始有点难受……

 

感觉有蚂蚁在上面蠕动一样。

 

麻滋滋的。

 

老马离开后,站在侧房外,心底久久未平静,当听见里面水花的声音,他突然想起屋后有个小洞,当时自己搭建的时候,不慎留下,后面也没弄过。

 

满心惦念这个清秀可人的小尼姑。

 

老马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顿时色心四起!

 

他赶紧跑到屋后,瞄着洞口,视线刚好对准着小尼姑,只见慧心全身全身一丝不挂,坐在木棚里,拿着木瓢盛着热水,泼洒在自己光滑白皙的身体上。

 

尼姑帽被取,虽然光着头,但却有一种另类美感。

 

身体曲线极为完美,皮肤白里透红,如同出水芙蓉,娇艳欲滴,不含一点杂质。

 

上围挺拔,迷人的小腰窝,再往下,坐在木桶里,看的不是很清楚。

 

老马眯着眼,观赏着小尼姑洗澡的模样,感觉快要爆炸!

 

而慧心呢,抹着肥皂,不停的擦拭着……

 

老马被方丈关了禁闭整整十年,再也未接触过女人,还俗后也没女人愿意跟着他这个糟老头子,直到今天恰逢大雨,小尼姑慧心前来避雨,在家洗澡,内心深处那股压抑多年的邪火,如同潮水般一触即发!

 

很快,慧心洗澡完毕,拿着毛巾擦干身子,拿着老马准备的长裙,穿上。

 

这身衣物就是那个寡妇遗留下来的。

 

慧心对着镜子,长裙做工精致,布料丝滑,比僧服要舒服很多,有一种别样的浸透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慧心的脸蛋更红了,从小到大,她只穿过僧服,可从未穿过这种火辣的长裙。

 

慧心是尼姑,心底还是有所拘谨,本分。

 

可眼下这情况,不穿也不行,僧服都是水,只好将连衣裙穿了,穿了后,对着镜子观赏了一阵。

 

白皙的胸口,十分的引人注目,下面裙摆很短,因为没有裤子,只要身子微微一动,大腿都能轻易一览无余。

 

想到这,慧心脸蛋更俏红了……

 

4

 

慧心洗澡换衣后,雨也停了,老马忙生了火炉,打算帮她烘干僧服。

 

一边生火,一边心猿意马,这时小尼姑慧心从侧房里走了出来,颇为扭捏。

 

他眼里闪过惊艳,那儿更是无法把控。

 

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她脸上泛起一朵绯红云彩,在连衣裙的相衬下肤白似雪,头微低着,不敢看老马。

 

她只是飞快的看了一眼,便又重新低下头去。

 

心里却跟被痒痒挠缠上一样,再也挥之不去。

 

身体异感突生,害得慧心更羞于开口。

 

“你穿这个很好看。”老马有些怯生,身形一侧挡住慧心的注视。

 

这小尼姑可非凡尘俗色,连害羞起来,都别有一番风味。

 

看了她穿僧袍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换了个人一般。

 

“施主说笑了,待衣服干了便可换回来了。”

 

慧心轻轻呵出一口浊气。

 

老马呆愣愣看着这一幕竟毫无反应。

 

直到慧心往前走了几步,他才恍然反应过来。

 

“火生好了,你可以把僧服烘干,我要去练武了!”

 

老马虽年纪大了,但从年轻时开始,练武便从来没有一天搁下,已经成为了他每一天不可或缺的习惯。

 

慧心羞涩的点点头,看着他走向院中的身影,竟鬼使神差的站在原地。

 

老马脱下外衣,一身硬朗的肌肉一览无余。

 

八块及其有存在感的腹肌把慧心惊的杏眼都张大了些。>>>>全文在线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张玉岭,中国书画代表人物

张玉岭,男,汉族,1950年9月出生,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职称润格评定中心评定作品润格:国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3000——5000元人民币,国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500——

鲜于枢《王安石杂诗卷》放笔随心,书气恢宏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鲜于枢(1254-1322),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大都(今北京)人。 早岁学书,未能如古人,偶于野中见二人挽车淖泥中,顿有所悟。他与赵

硬笔书法艺术的实用性和美学特征

用钢笔来表现汉字的书写情状,被称之为钢笔书法艺术,也称之为硬笔书法艺术。 没有汉字就没有书法艺术(软笔),也没有钢笔书法或硬笔书法艺术,因此,离开具有准确的形体结构的汉字来表现书法是不可能的,汉字是书

苏州工匠园联手吴门扇艺举办至“扇”至美特展

2020年6月5日下午,苏州工匠园举办了吴门扇艺至“扇”至美特展的启动仪式,20多位重量级嘉宾济济一堂,仪式包含多位领导致辞,并举办了主题沙龙,共同探讨苏扇艺术。 吴门扇艺在启动仪式上还将水磨骨玉

破局出圈,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勇气

01 破局出圈的老年叛逆 腾格尔老师玩得太high了吧! 《钢铁萌心disco》横空出世,跨界童年三部曲,大玩回忆杀,腾格尔老师是妥妥的#魔性歌王#没错了! 细数这些年腾格尔老师的翻唱——《学猫叫》

好的作品,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

俄罗斯艺术家Vyacheslav(Slava)Korolenkov,1958 年出生在离莫斯科不远的小城市。还是学生时代,Korolenkov 的作品代表斯特罗加诺夫学院在布拉格展览。1988 年毕业

文徵明89岁高龄草书《赤壁赋》,精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文徵明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其诗、文、画无一不精。人称是“四绝”的全才。他虽学继沈周,但仍具有自己的风格。他一专多能,能青绿,亦能水墨,能工笔,亦

敬古为上·至简至纯——观王尉没骨花鸟画有感

文 / 霍春阳 王尉深得宋人意味,而宋人的理念,是为传统既成衍流的时代。上自战国酝酿,至两汉并蓄,魏晋以整肃,及唐以交汇,五代以主张,至宋则是融会贯通之时——入也好,出也好,皆得进退;豪放,具有所依;

精明商人花2亿买下一饭店,店内一幅画让他大喜:饭店等于白捡了

在收藏界向来不缺“捡漏”之说,捡漏有大有小,大有白捡上亿者,小有白捡数万者。但前者比较难遇到,毕竟价值上亿的东西,想想也知道有多诱人。 但国内确实曾出现这样的“捡漏”,围绕着著名画家潘天寿一幅名为《

朗诵: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作者 | 云璃 · 朗诵 | 花晨 摄影 | 菲菲· 编辑 | 绢子 有一种感情, 不一定朝夕相处,但一定放在心中。 有一种关心, 不一定常常问候,但一定一直真诚。 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