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咬着胸前两只小白兔-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

平时便寄住在我妈妈的闺蜜雅姐家里。

雅姐全名林雅,目前在一家健身房做瑜伽教练,因为收入尚可,所以她决定在这段时间内新入手一套房子。

 

这种时刻我当然不会扫她的兴,二话不说就回屋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短裤衬衫,出来以后便看到雅姐在穿高跟鞋。

 

她的身材比较高挑,裙子又短,这一弯腰,裙下的那美妙风光直接被站在远处的我看了个干净。对于雅姐,我本来就有着一些不轨的念头,看到这个翘起臀部的诱惑姿势后,甚至都想冲过去在后面直接把她给办了。

 

这种犯罪的冲动,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因为合租的缘故,我有很多机会可以在卫生间或者阳台发现雅姐晾晒的贴身衣物,偶尔运气好,甚至能看到雅姐刚刚脱下来的原味内衣。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没能控制住,偷偷用雅姐的隐私物品用来解决生理问题,幻想把她压在身下……

 

“我好了,走吧!咱们出发!”

 

雅姐兴奋的声音打断我的臆想,带头出门,我尾随身后,目光却一直徘徊在她裙下......

 

到了公交车站,正值上班的高峰期,人特别多,摩肩擦踵的。

 

我和雅姐刚上了车,就被人群紧紧地挤着贴在一起,雅姐柔软的身体就像棉花似的半依半靠压在我身上。

 

由于人群的拥挤,我担心雅姐被人占了便宜,一直紧紧把她护在身前,前后左右都是密不透风的人墙。

 

车子启动后,我和雅姐贴的更紧了,充分接触她富有弹性的娇躯。雅姐的身高比我矮一些,穿上高跟鞋后,她的臀部刚好处在我那儿,随着车身的晃动,我完全能感知到雅姐那热乎乎的......

 

这种爽感,让我欲罢不能。

 

一开始我还能强忍着,几次三番后,我开始按捺不住起了反应。担心被雅姐察觉后尴尬,只能尽力往后拉开一些空间。

 

“嗯~”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公交车突然来个急刹,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俯倒,整个人压在雅姐身上,一股热意传来,那儿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2

大夏天的,穿的都是比较薄的衣料,我碰触在雅姐那儿后,瞬间便体会到惊人弹性。

 

以前我没少幻想和雅姐发生一些亲密接触,但真的发生了,才明白其中的滋味多么妙不可言,尤其地点还是在公交车上,周围全都是人,更是增添了紧张刺激的氛围。

 

零距离的碰撞,让我心底隐隐升起一阵说不出的兴奋……

 

“啊~”

 

“小逸,你身上怎么还装着棍子啊?”

 

雅姐之前一直沉浸在买房的激动情绪中,对我一些不规矩的磨蹭没有察觉,但现在屁股被碰触,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她一边小声问我,一边手向身后摸来。

 

我吓了一跳,想要躲开,但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我反推了回来,反而贴的更紧了。这种情况下,雅姐非常轻松的便……

 

一开始她似乎还在疑惑,并好奇的捏了两下,等感受到后,雅姐突然身子就僵住了,随后玉手便像是触了电一般缩了回去,螓首扭向一边,不敢回头看我,俏脸上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爬上一抹红云。

 

我尴尬的不行,心中特别忐忑,生怕雅姐因此对我反感,想要解释解释,但就在这时,公交车突然到站了。

 

很快,人流缓缓往车下挤去,我和雅姐也夹杂在其中下了车。

 

售楼中心离站点不远,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一下车雅姐就提着她的包包闷头往前走,我跟在后面心中忐忑,几次想要开口,但话都堵在了嘴里,不知道该怎么说。

 

毕竟这事太尴尬了,我又知道雅姐是个脸皮很薄的女生,某句话戳中她敏感的神经,估计好几天都不肯搭理我。

 

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满怀心事的尾随其后,目光游离在那道窈窕的背影之上。

 

到了售楼处,事先联系好的销售人员很快就带着我们去看房,在这个过程中,雅姐明显表现的心不在焉,偶尔和我对视后,连忙就把头偏向一边,目光闪躲不定,甚至在最后业务员询问购买意向时,雅姐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匆忙就答应了,完全没有平日里精明强干的样子。

 

这下可让业务员赚了不少,兴高采烈的的把我们安排到一间单独的休息室里面,然后匆匆跑出去准备资料。

 

可他人一走,房间里尬尴氛围一下就浓重起来。雅姐坐在那低着头盲目的划动手机,但我知道,她内心肯定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换作以往早叽叽喳喳跟我聊起来了,哪能这么安静。

 

见状,我也只能装模作样的捧起一本杂志,用来掩盖自己的心虚。不过还没过两分钟,雅姐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

 

“小逸,我听你妈提过……你会按摩?”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提起这个,但沉默被打破以后,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连忙回话。

 

“嗯啊,小时候和村子里的老中医学过几手。”

 

“技术怎么样啊?”雅姐又问。

 

“还成吧!”我挠了挠头,开了个玩笑:“以前还想过,要是吃不上饭了,我就去当技师,一个月也不少挣钱。”

 

闻言,雅姐翻了个白眼,状若无意的说道:“跟着姐姐,还能让你吃不上饭?正好逛了这么一大圈,姐也累了,你给我按按,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你吹的那么厉害。”

 

这句话,一下子让我心脏忍不住噗通狂跳起来,眼神不受控的放在雅姐前凸后翘的娇躯之上……

 

3

我贪婪的眼神在雅姐娇躯上流转两圈,心动不已,口水差点没流出来。

 

这种不堪的表现被雅姐看在眼里,脸上悄然浮上一抹红云,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后,她平爬在了沙发上,身材呈现出绝美的S型曲线,尤其是浑圆的翘臀,特别凸显,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傻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弄。”雅姐声音带着丝丝娇羞的催促了一句。

 

我回过神,忙不迭的靠过去,怀着激动的心情把双手移到那玉润的双肩上。

 

我还是第一次和女人有如此程度的亲密接触,更何况按摩的对象还是心心念念的雅姐,这让我连呼吸都控制不住的颤抖,像是拿捏艺术品一样隔着衣服轻轻触碰雅姐的肌肤。

 

“加点力……”雅姐把头埋在手臂里低声说道。

 

闻言,我连忙摒住念头,手上开始发力,下一刻,我就听到一声销魂的嘤咛传来。

 

“嗯~~”

 

我心尖随着她的旖旎猛地跳动一下,感觉腿都软了,勉强保持镇定的继续往下按捏。

 

这时候,我的手掌已经游离到了雅姐玉背之上,双手分开覆盖两侧,做出一个抓的动作,突然,一阵难以言喻的柔软触感,如同电流一般,袭遍全身。

 

下一秒,我就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有心想要抽离,但根本舍不得这种美妙的感觉,鬼使神差的就那么继续按了下去。

 

不过,我胆子也没大到无所顾忌的地步,一边按一边偷偷观察雅姐的反应,随时做出见好就收的准备。

 

保持着固有的频率,每隔几秒钟,指尖就会若有若无的滑过那里。

 

雅姐一动不动趴在那里,从我的角度,能看到她晶莹的耳垂都完全红了,白皙的脖颈上也是一片粉色,这说明她是有感觉的,却不知是害羞还是别的原因,她一直没有阻止。

 

一开始,我心中还有些忐忑,小心谨慎的磨蹭着,但看到雅姐这个反应后,胆子徒然大了起来,手上的动作愈发过分,从偶尔用指尖去触碰,渐渐地变成几乎是半个手掌都按压在了那饱满之上。

 

掌心被充实的感觉令我欲罢不能,心中大呼过瘾,只有一层吊带束缚住饱满,充分展现出软弹的特性。

 

我享受的同时,心中不自觉的冒出一个念头。

 

“雅姐怎么不穿胸罩,难道是太大了?”

 

转瞬间,这个念头便被我抛在脑后,美滋滋的想到,不穿才好,更方便我发挥。

 

使出浑身解数,用各种手法进行揉按,几分钟后,雅姐明显开始受不了了,娇躯微微颤抖,喉咙里发出猫一样的叫声,两腿不自主的开合不停,似是在强制忍耐什么。

 

“雅姐,我技术还行吧?”我看着她的反应,心中得意,别有所指的问了一句。

 

“啊……嗯,挺好的。”雅姐受惊一样的扬了下脖子,面色绯红的慌乱回话。

 

我暗笑一下,不满足的目光瞄向她浑圆挺翘的臀部,眼神灼热……

 

4

那形状趋于完美的翘臀,就在我的眼下,高高耸起的样子,简直就是勾引人在犯罪。

 

我连续吞咽了好几口唾沫,渐渐不满足起来,欲念像野草一样生长促使我去侵犯那里。

 

“雅姐,我给你做个全身按摩吧,你也能好好放松一下。”

 

说完,我根本等不及得到回答,色胆包天,伸手就摸了上去......

 

刚一上手,我便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这里的手感和之前很是不同,反馈着惊人的弹性,我一时没忍住,直接不受控制的在上面捏了一下。

 

好爽~

 

我心中感慨。还想更加深入体会一下的时候,手突然被雅姐拍开。

 

她翻身坐起,俏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一只手捂住自己屁股,用眼睛瞪我。

 

“小逸,干什么啊你!”

 

我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退了两步,看着她娇羞中蕴涵怒气的脸,猛地惊醒。

 

雅姐可是我老妈的闺蜜啊!我这么轻薄她,要是被老妈知道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想到后果,我惊出一身冷汗,一时之间,呐呐地不敢开口。

 

就这么默默对视一分钟左右,雅姐俏脸突然没能绷住,似乎是被我吓呆的样子逗乐,噗嗤一笑。

 

“哼!臭小子,真涨本事了,连姐姐的豆腐你都敢吃。”

 

“啊?”

 

我下意识的做出回应,脑子有点空白,搞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雅姐见状笑的更开心了,花枝乱颤,冲我丢了一个白眼:“我看你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没少打姐姐的主意吧?”

 

不可告人的心思直接被一口道破,让我既尴尬又心虚,难道雅姐早就发现了我用她内衣……

 

我大气都不敢出,把手背在身后,用眼角偷偷看着她的反应,像是等着挨训的孩子。

 

雅姐没好气的用手指戳了下我的脑门:“小色鬼,净想着摸女孩子的屁股,不老实。”

 

说完,就不再理我,脚步匆匆的进了休息室的厕所。

 

这么轻松的就过关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心中隐隐察觉到一些什么,忍不住开始兴奋起来,被摸屁股都不生气,那我可不可以……

 

对于这个推断我不能确认,但只要稍微幻想一下,会和视为女神的雅姐发生超脱一般的亲密关系,我就激动的不行,疯狂的想要占有她每一寸肌肤。

 

卫生间隐隐约约的水流声,刺激的我邪念滋生。

 

雅姐现在裤子一定脱下来吧?

 

我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答案,那个大胆的念头来的更加强烈。我朝门口看了一眼,发现业务员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仅仅犹豫了几秒,我猛地一咬牙,在欲望的催驶下,靠近了卫生间那扇紧闭着的房门……

 

5

我捂着胸膛,感受自己强烈的心跳,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在门上,悄然的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一门之隔的情况下,自然听的更加清楚明了。

 

渐渐地,我开始察觉不对,水流的声音不可能持续这么久,明显是水龙头被打开来用做遮掩。

 

我更加专注的仔细去听,这时,才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女人销魂呻吟混杂在流水声中传了出来,恍惚间,我似乎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雅姐她在做什么?

 

一个疑问浮上心头,我莫名亢奋起来,她该不会是自己在……

 

我开始无比急切的寻找起门的缝隙,想要通过窥视证明心中所想。

 

但这么高档的休息室,很是注意保护客人隐私,整扇门和墙壁浑然一体,没有留下任何可钻的空子。

 

我听着雅姐的诱人旖旎,心情越来越急躁,非常渴望窥见她令我魂牵梦绕的胴体。

 

不过一番努力后,我最终只能无可奈何的放弃。

 

时间过去这么久,业务员随时都有可能回来,要是被别人看到我扒着门缝偷窥,那这张脸可就要丢尽了。

 

不甘的回到沙发的位置,屁股还没坐下,突然,卫生间里发出‘咚’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就是雅姐的痛呼。

 

“啊!好痛……”

 

我一听,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快速的冲到卫生间门口,冲里面喊。

 

“姐,你怎么了?有事没?”

 

“不小心摔了一下,好像把脚崴了。”雅姐声音中带着痛苦。

 

我一下就急了,连忙问道:“严不严重,你还能动吗?”

 

卫生间里没了动静,应该是在尝试,过了几秒,她才回话道:“不行,一动就疼的厉害。”

 

我在外面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正准备想办法进去,就听到雅姐弱弱的说道:“小逸,你进来扶我一下吧,门……门没锁。”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思考雅姐上厕所为什么不锁门这种事情了,直接一扭门把手推门进去,入目便看到雅姐跌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下身有些衣衫不整,裙子仅仅只盖住大腿根。

 

雅姐见我盯着她的大腿看,俏脸一红,慌张的扯了一下裙角,掩盖住圆润的美腿,另一只手按住红肿的脚腕,黛眉颦起,痛苦的表情楚楚可怜。

 

这种状况下,我收起了色心,见雅姐脚腕伤的这么严重也没敢随意移动,扶着她在马桶上坐稳,又仔细观察一番后,作出判断。

 

“都已经积淤血了!姐,我先给你活血化瘀,然后咱再去医院上点药水。”

 

雅姐明显被吓着了,显得特别乖,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我轻轻捧起她的脚腕,用掌心温柔的按着,连续换了几种手法。

 

两分钟后,红肿得到一些缓解。

 

我心下松了口气,老中医确实教过我一些处理跌打损伤的按摩手法,不过之前从没试过,这次也是事发突然,死马当成活马医,没想到效果还真不错,看来下次回家要拿点礼物去谢谢那个老头儿才行。

 

心中打定主意,我露出笑容,刚想抬头安慰一下雅姐。

 

可令人内心狂跳的是,由于视角的原因,这自下而上的一瞥,让我蓦然瞧见雅姐那两条半屈着美腿之间的……

 

6

白花花的大腿根处,那令人耳红心跳的神秘景象,拥有致命的吸引力,差点让我鼻血喷出来。

 

“乖乖,这也太刺激了吧!”

 

我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用了很大毅力,才强行让自己注意力转移,生怕一个不受控制,做出什么禽兽行径。

 

而雅姐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任由我按摩她的脚腕,修长的双腿分开,完全不知道那处有被窥探的风险。

 

半晌之后,淤血已经驱散的差不多了,看着眼前洁白如玉的小腿,我本就不平静的心再次躁动起来,状若无意的往上摸去,入手一片细腻。

 

这种感觉又和之前不同,光滑溜溜的就像是在抚摸绸缎。

 

“姐,你腿咋这么好看,又白又长。”我禁不住赞叹一声。

 

痛楚慢慢消退以后,雅姐表情也变得舒展了,听到我的赞赏,俏脸上满是得意。

 

“姐这是天生丽质,就凭这双腿,都不知道多少人拜倒在姐石榴裙下,你这小色狼,刚刚不也想着占便宜呢!”

 

我尴尬一笑,但手上动作却没停,附和这说:“那是!姐你又漂亮又有气质,别说我了,是个男人见了你都走不动道。”

 

雅姐明显对我这通拍马屁很是受用,睫毛弯弯,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我则是趁着这个机会,把手探进她裙子里,开始在大腿上作怪,同时悄然观察她的反应。

 

异性之间,这种程度的抚摸已经非常过分了,更何况我都已经把手伸进了她裙子底下,绝对算得上X骚扰的范畴。

 

这么做,就是想赌一下雅姐的态度,综合之前的判断,我认为雅姐是对我有好感的,起码不会排斥。

 

结果,果然如我料想的一样,雅姐没有多说什么,稍微按了下我的手,见我坚持不肯抽出去,就放弃了抵抗。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后,便任由我在她大腿上轻薄......

 

她的沉默,就像是兴奋剂一样鼓舞了我的士气,再接再厉的摸到更加深处,直到指尖碰触到那一层薄薄的布料,我才停止前进,轻柔的在那处抚弄起来。

 

只是稍微摸了几下大腿根,雅姐敏感的身体就有些受不了了。

 

我能听见她愈发急促的娇喘声,身体也在颤抖着,红唇微张,吐出一阵香气。

 

“小,小逸……别弄了~”

 

雅姐双腿用力夹住我的手,明显被挑逗情动,都到这个地步了,我怎么肯就这样放弃,嘴巴吻在了她的玉腿上......

 

“啊~”

 

这声旖旎,像是最要命的催q药,刺激的我根本不在乎这里是什么场合,想直接就地把她办了……

 

转身把卫生间的门关好闭死,看着眼前目光迷离的绝美尤物,我激动的心脏疯狂跳动。

 

“姐……”

 

我低沉的喊了一声,发出求爱的信号,声音嘶哑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雅姐没有出声,用行动做出回应,一双玉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腰。

 

我用了很大力气才从她的搂抱中,挣扎的解开腰带,随后微微往前一送……

 

此时的我,就像一只冲昏了理智的野兽,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占有雅姐。

 

我把腰带解开,还准备更进一步。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该死!”

 

我心中暗骂一句,知道有可能坏事,连忙扶住她的腰,不管不顾往前,想先把雅姐这个尤物吃到口再说。

 

但可惜,雅姐翘起的臀部蓦地缩了回去,让我弄了个空。

 

她满面红潮,羞答答的瞄了我一眼,旋即受惊般赶紧把视线转移。

 

“我、我接个电话。”

 

说完,整理了一下裙角,飞快推门跑了出去。

 

我气个半死,这么大好的机会竟然被一个电话破坏掉了,简直欲哭无泪。

 

悻悻的提上裤子,来到休息室,雅姐正在和人通电话,见了我,俏脸一红,强装镇定。

 

我心情有点郁闷,打量着雅姐完美的身材,脑子里一个劲儿再想,还有没有拿下她的可能……

 

半个小时后,雅姐在购买合同上签了字,等从售楼中心出来,我一马当先的打头往站台方向走,满心期待的想等会上了公交车再好好占一番便宜。

 

谁知道,刚到路边,雅姐便径直的坐进一辆停靠着的丰田车里。

 

那辆车看上去就很高档,估计价格不菲,我心里一突,该不会是雅姐背着我偷偷找了个男朋友吧?脑海里开始生出傍大款、当小三等等字眼。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驾驶位的车窗落了下来,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从中露出,高挺的鼻梁上还驾着一副大大的墨镜。

 

“帅哥,要搭车吗?”女人语调诱惑,还冲我勾了勾葱白的手指。

 

我很懵,下意识的挠头,有点搞不清状况,就听雅姐说了一句。

 

“上车吧,这是我闺蜜胡珂,你喊珂儿姐就行,她刚从外地回来,打电话非要过来找我,晚上还想在咱家蹭床。”

 

我一听,这才明白原来刚才就是这个女人打电话坏了我的好事。

 

心情有些不爽的上了车,一屁股坐在后座雅姐旁边。

 

“怎么着啊,想和本美女睡觉的人多了去了,你要是不乐意,那我晚上可就和小帅哥一起睡了,气不死你!”胡珂发动车子,还不忘怼雅姐两句。

 

我心中有点好笑,偏了下头,透过后视镜,看到她取下墨镜的脸果然非常漂亮,五官精致,绝对是一个不次于雅姐的极品美女,心里倒是很愿意和她共度良宵,但也知道,人家只是开开玩笑,我要当真了那才真的傻。

 

车子稳定行驶,一路上,我就跟个木头人一样听着她们闺蜜俩互损。

 

等到了家,雅姐跑去准备晚饭,我坐沙发上玩手机,胡珂则是在雅姐房间里换了身睡衣后躺在我另一侧。

 

“小帅哥,有女朋友没有啊?”

 

我和她又不熟,老老实实回答了一句没有,话音刚落,一双白嫩的脚丫就搭在了我腿上,脚趾还调皮的挠了几下我小腹。

 

“既然没有,那,你觉得咱俩合适吗……”

我抖了个激灵,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厨房,雅姐在里面忙碌,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如果换个时间地点,这送上门的美女我肯定不会拒绝,最起码也要把玩一下玉足。

 

可是雅姐还在,甚至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这种情况下我就不敢放肆了,要是被看到我和她闺蜜搞暧昧,别的不说,对我的好感肯定大大降低。

 

哪怕胡珂同样是极品美女,但雅姐才是我真正喜欢并追求的女人。

 

为了她,我可以忍住眼前的诱惑。

 

想到这里,我轻轻拿掉胡珂搁置在我身上的玉足,干笑两声。

 

“珂儿姐,别闹了,我还是个学生呢!”

 

没想到胡珂听到我的话,娇笑一声,抛来一个魅惑的眼神。

 

“男人偷腥可不分大小,还是说你看不上姐姐,觉得我配不上你?”

 

这就是个狐狸精,第一次见面勾引人,我哪敢把她的话当真,闻着她快要伸到我侧脸的脚上的香味,心头狂跳,硬是装出一副坐怀不乱柳下惠的样子。

 

“没有没有,珂儿姐这么优秀,是我不敢高攀才对!”我小心奉承着,挠头傻笑:“主要过段时间就要高考了,老爸老妈期望挺大,我要是敢乱来,他们能剥了我皮。”

 

“当我男朋友怎么就是乱来了!”胡珂柳眉倒竖,满脸不乐意。

 

“这不是怕分心嘛!”我摸了摸鼻子,深深体会到她的难缠。

 

“谁说会分心?高考那么紧张,谈个女朋友释放压力岂不是更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反正总觉得她说的这句话很有内涵,心猿意马的想到,你要是真肯让我在你身上释放,我还真愿意呢。

 

不上白不上!

 

我心里滚动着猥琐的念头,却没有傻到说出来,嘴巴死死闭紧,一声不吭。

 

这下胡珂不干了,小脚在我身上嗔怪踢了两下,不轻不重,那样子像是想用暴力让我屈服,不过在我看来却更像撒娇。

 

恰好的是,雅姐从房间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你俩搞什么呢?怎么还打起来了。”

 

“这小子不听话,让他做我男朋友竟然不乐意,还装死不搭理我!”胡珂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我翻了个白眼,特别无奈。

 

勾引我也就罢了,‘恶人先告状’也玩的这么溜,果然是狐媚子一个。

 

“得了吧,我能不了解你?25岁了还没个正行!”雅姐满脸嫌弃,拍掉胡珂杵在我肩膀上的脚:“既然来了我的地盘骗吃骗喝,就给姐老实一点,再敢一副女色鬼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见色忘义!有了小帅哥,连我这个闺蜜都不要了!”胡珂恼羞成怒。

 

雅姐懒得理她,开始往餐桌上布菜,胡珂嚷嚷了两句,见没人搭理,气咻咻的往那一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狠狠咀嚼,好像那块肉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赌气的样子和小孩子没什么差别。

 

我在一旁看的好笑,本以为胡珂是勾人的狐狸精,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面,直接刷新了我的认知。

 

在雅姐的招呼下,三人围坐在桌边吃饭,菜还没夹两口,我忽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磨蹭我的小腿,酥酥痒痒的,还有越来越往上的趋势……

 

感受到异样后,我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把目光瞟向雅姐,此刻的她一只手捧着饭碗,另一只手还拿着筷子在给胡珂夹菜,看上去还挺正常的。>>>>全文在线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IPX-131_西宫梦作品IPX-131_乳首こねくりっぱなし快感エンド

番号片名:乳首こねくりっぱなし快感エンドレスセックス 1週間の軟禁禁欲を経てノンストップでひたすら乳首責め2時間20分!!アへ顔 イキすぎてヨダレ垂れ流し!!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131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8-

IPX-160_西宫梦作品IPX-160_日常に潜むフェチマニアックス

番号片名:日常に潜むフェチマニアックス 身近にあるエロ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をそのまま映像化!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160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8-06-19作品时长:160分钟导演:イナバール类型:有码制作商:アイデ

IPX-297_西宫梦作品IPX-297_立場逆転!いじめっ娘の西宮を孕む

番号片名:立場逆転!いじめっ娘の西宮を孕むまでひたすら中出し輪姦してやった!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297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9-04-13作品时长:120分钟导演:----类型:有码制作商:アイデアポケット发行

IPVR-017_西宫梦作品IPVR-017_【VR】【実際に合った出来事を

番号片名:【VR】【実際に合った出来事を映像化】かわいい顔から想像できない下品な音で責め立てる欲求不満ナースの凄テクに我慢できずになすがまま口内発射3連発! お礼にベットを軋ませるMAXピストンで同時絶頂!計4連射はさすがに金玉カラカラにな

李天飞:为什么说《红楼梦》是一部让人又爱又怕的书?

我们通常说的“四大名著”,是《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相信你一般是这样看的:你几岁的时候,就听说过孙悟空打妖怪的故事,看《西游记》的动漫。 再大一点,会知道三国英雄和水浒英雄。而对

《小窗幽记》10句格言,句句妙不可言

陈继儒(1558~1639),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华亭人。著有《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吴葛将军墓碑》《妮古录》等。 1、脱一厌字,如释重负;带一恋字,如担枷锁。 解脱一个厌字

十分钟学会一幅水墨画 | 和温瑛一起画“春晖”(牡丹花)

水墨小品教学系列 为什么要建立这样的课程? 当代人的生活节奏日益加快,我们已经多久没有拿起画笔认真去画一幅画了呢? 由国画家精心打造的水墨小品教学系列课程,精选四时花果为主题,每月一期,让您十分钟学

鉴赏|日本“国宝”《燕子花图屏风》:尾形光琳的旅愁和思念

江户时代前期画家尾形光琳创作的《燕子花图屏风》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宝”,目前是根津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伊势物语》里的和歌“京中红袖经年好,远道羁愁此日情”被画家融入画中。 由于新冠疫情,原定于四五月

书业观察|德国书业协会何以起诉网店打折促销:图书定价制度

在国内网购过书的人,应该已经对各大平台的买赠、打折、包邮活动习以为常。但买书可以打折,并不是在哪里都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2020年1月,德国书业协会就一纸诉状将eBay告上法庭,控告其在2019年的圣

老官山汉墓:来自两千年前的惊喜大礼包 | 一墓一往事

很多年前跟某圈的仙女仙男争吵,他们认为未被考古文物证实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比如古装剧里的那些款式,只是可能没挖到呢?不可证伪即为真嘛!于是我写了一篇短文讽刺他们,说那可得是一个“从黄帝到明末的合葬大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