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 蠕动 收缩 花 蒂 惩罚\自己夹住毛笔

你们先帮对方将身上的衣服褪光。”

“什……什么?”

 

柳如烟和杨婉清不约而同瞪大了双眼,尤其是杨婉清,脸色更是涨的血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捏紧了自己的衣衫。

 

为何……为何忽然要褪衣服?

 

“孙夫人,你难道忘了当时我为你渡神力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有衣衫阻隔,很耽误事。”

 

王大柱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眼神贪婪的在杨婉清曼妙的娇躯上不断扫过。

 

“可是……”

 

羞耻感在杨婉清的心中翻涌着,虽说她和柳如烟自小就是好朋友,也经常同睡一张床,可那也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啊。

 

她要如何……如何当着柳如烟,还有王大柱的面,褪个……褪个精光?

 

一旁的柳如烟也面色涨红,这实在是……实在是太羞耻了啊!

 

瞧见二女迟迟不肯动作,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道:“你们越是耽搁时间,妖邪吸收精血的速度越快,附身在你体内的妖邪分身就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就连我,也奈何不了它,你们两个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杨婉清听后,大惊失色,吓得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连带着那泄露的风光光都跟着起伏。

 

情急之下,她急忙捉住柳如烟的手,颤声道:“如烟……我们……我们还是听山神的,快……快些开始吧……”

 

就连脖子根都已变得血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迟疑许久之后,才低声道:“好……”

 

柳如烟哆嗦着玉手,朝着杨婉清的腰间探去,将她的腰带解开来。

 

没有了腰带的束缚,柳如烟只是伸手捏住杨婉清衣角轻轻一扯,罗衫便沿着杨婉清光洁的肌肤缓缓滑落至腰间,只留下一条红色的肚兜遮羞。

 

“快点褪光,时间一长,本神神力就会消散。”

 

王大柱呼吸粗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们光着身子的画面,到时候他左拥右抱两个大美人,简直不要太爽!

 

“还有,如烟你也别光顾着褪孙夫人的衣服,你自己的也赶紧褪掉,这样我才好帮你们一起医治。”

 

王大柱的不断催促,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得吓人,随后下意识的捏住了自己的衣服。

 

虽说她不是第一次王大柱看光了身子,可是骨子里保守的她,还是克服不了如此放浪的行为。

 

可若是不脱,山神要如何为自己和杨婉清医治?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柳如烟再次说服了自己,缓缓褪掉了自己的衣服。

 

强烈的羞耻感,让柳如烟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腿叠在一起,并用左手遮掩着那最羞人之处,另一只手则是挡在自己胸前。

 

瞧见柳如烟已经褪光了衣服,杨婉清也豁出去了,美目紧闭的同时,也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褪下。

 

她那清纯的娃娃脸,和那傲人形成的强烈对比,瞬间就让王大柱亢奋了起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王大柱终于可以实施,自己心中那个疯狂的念头了。

 

他迫不及待的吩咐道:“如烟,你转过身去趴在孙夫人的身上,用嘴堵住她身下,孙夫人你也一样,这样可以防止妖邪逃窜。”

 

“这……这怎么可以……”

“没错,你和孙夫人身上的所附身的妖邪之物,本是一体,若是你和孙夫人用嘴互相堵住,本山神再设法为你二人渡神力,便可趁机削弱妖邪实力,立即就可以减轻孙夫人肚子疼的症状。”

 

杨婉清未经人事,并不知道这一动作到底是何等羞耻,所以听到王大柱说可以削弱妖邪,首先就动摇了。

 

“如烟,我肚子快疼死了,我们……我们还是快些开始吧……”

 

看着自己的闺中密友,眉头紧蹙,满脸痛苦的样子,柳如烟根本无法拒绝,只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见两个女人终于上钩,王大柱愈发兴奋,于是来到床边,开始手把手教授她们要如何去做。

 

他先是让让杨婉清劈开腿,呈人字形仰躺在床上,又吩咐柳如烟摆出一副和前几日一样的姿势,双手伏在床头,跪在床上。

 

如此一来,柳如烟便正好坐在杨婉清脸上。

 

柳如烟在将头俯下去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味道被吸入鼻子后,竟是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杨婉清也好不到哪里去,从柳如烟琼鼻出喷出的热气,拍打在那儿,那种从未有过的奇怪快意,让她全身都开始战栗起来。

 

如此刺激的一幕,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

 

“趁现在,快些堵住!”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柳如烟和杨婉清,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再被王大柱这么一催促,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王大柱见状,干脆伸出粗糙的大手,直接在柳如烟的香肩上用力一按。

 

下一刻,猝不及防的柳如烟,整个人直接就坐到了杨婉清脸上。

 

随后,一股似曾相识的强烈快意,让柳如烟感觉自己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脖子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头,软软的向下落去。

 

正在极力挣扎的杨婉清,顿时如遭雷击,身体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王大柱还不满足,一手抓着柳如烟的头乱摇。

 

如此猛烈的刺激,让两个女人娇躯乱颤,阵阵仿若仙音的低吟,更是不断从她们喉咙中发出,让王大柱心脏都快炸开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终于憋不住气,猛地抬起头来。

 

王大柱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了,“趁现在,快将妖邪的路堵住,本山神要施法了。”

 

柳如烟还没准备好,就感受到一个温热的感觉凑了过来。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但那阵阵汹涌的感觉,还是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让柳如烟羞耻的几乎要低吟出声来!

 

但是她死死的咬着牙关,艰难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久违的舒爽感和刺激感,让柳如烟的头皮阵阵发麻,双腿下意识的并拢,将杨婉清的脑袋禁锢在双腿之间。

 

“如……如烟,快些松开,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杨婉清被柳如烟这么一禁锢,憋闷的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柳如烟娇躯一抖,拼命控制自己放松下来,好不容易才将双腿分开。

 

杨婉清终于解脱之后,大口大口呼吸的同时,带着一丝哭音道:“山神,我……我根本没法坚持太长时间,这可……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坚持一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再来一次……”

 

王大柱说完,干脆再次伸出手,将柳如烟的脑袋,猛地往杨婉清那儿一按!

 

杨婉清的脸色倏然间变得通红不已,她紧绷着自己的身躯,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这种感觉……

 

为什么如此奇妙……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好似触电一般传遍了杨婉清的整个身躯,她从未经过人事,稍微一撩拨,就快要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强烈的刺激,让杨婉清的彻底沦陷。

 

“就快成功了,再加把劲。”

 

“我已经看到妖邪从你的嘴边要溜走了,孙夫人,快些将他封印住,若是他逃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王大柱的话,杨婉清吓得不轻,急忙伸出舌头。

 

突如其来的动作,柳如烟终于受不了如此大的刺激,高昂着头,嘴里发出了分外羞耻的声音!

 

“婉清,不要那样……”

 

天啊,我怎么能让婉清吃……

 

就在柳如烟羞愤难当,自责不已之际,王大柱再次命令道:“不行,这个妖邪太过狡猾,我们得换一种办法了……”

 

“如烟,你转过身用口堵住孙夫人的嘴巴,然后你们两个各自用手堵住妖邪的出路,若是妖邪的分身汇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强烈的快意,让杨婉清感觉自己肚子疼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她还以为这真的是王大柱施展神力的结果。

 

所以王大柱话音刚落,她便侧身用嘴堵住了柳如烟的唇,纤纤玉手探到了自己的身下。

 

“啊……”

 

强烈的舒爽感刺激着杨婉清,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配合着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王大柱兴奋地盯着两个人,正欲吩咐柳如烟快些动作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好像有很多人过来了!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师娘,我可以进去吗?”

 

竟然是吴刚来了!

 

王大柱紧张的要命,生怕吴刚忽然推开门走进来,当场将他抓包,到时候可是要砍头的罪名!

 

意识清醒了一些的杨婉清,此时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柳如烟也是紧张的趴在一旁,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虽说是山神在替她们医治,但若是被外人看到这一幕,她们哪里还有脸活下去啊!

 

迟疑了半晌,杨婉清这才鼓足勇气道:“吴……吴大人,您怎么……来了?”

 

香汗淋漓,娇躯乱颤,浑身上下脱力一般绵软的杨婉清,尚未从刚才的刺激之中缓过来,和门外的吴刚说话的时候,甚至就连声音都在不断颤抖。

 

好在门外的吴刚并没有发现杨婉清的异样,继续问道:“师娘,我是奉皇上之命,带人来替您修建贞洁牌坊了。”

 

门外的吴刚声音传了进来,王大柱听后,猛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修牌坊的人到了啊。

 

身为寡妇,杨婉清的确是不可以随意见人的,尤其是外面那些男人,更不会走进屋子里面一步,也是为了避嫌。

 

既然外面的人不敢进来,王大柱也懒得理会他们了,自己身边还有两个美娇娘,等着自己享用呢!

 

无视门外的吴刚后,王大柱色心又起,伸手在杨婉清那儿捞了一把,然后把手伸到她对的嘴边。

 

“这是我之前留下的一些散碎的神力结晶,快些服下。”

 

感受到王大柱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擦过,杨婉清下意识的并拢双腿,这一次换成了柳如烟的脑袋,被杨婉清的两条腿禁锢住。

 

杨婉清浑身无比的滚烫,明明只是手轻轻地在自己身体滑过,为什么自己会倏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的空虚了起来?

 

甚至自己还迫切的想要让山神的手,更深一些……

 

“师娘,您怎么了,是不是病还没有好呢?”

 

门外的吴刚,迟迟没有等到杨婉清的回答,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句,生怕杨婉清生病,没人照顾。

 

一想到刚刚那种感觉,杨婉清浑身一抖,强忍住心中羞耻的感觉,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哆嗦了起来:“我……没事……吴大人,牌坊的事我……我知道了……”

 

“那好,师娘,我这就带人去动工了。”

 

王大柱仔细的听着外面的情况,那个吴刚说完这句话后,似乎直接就走了,但门外很快就响起了更多的脚步声,应该是修建牌坊的民夫来了。

 

门外一大堆人在忙活,柳如烟和杨婉清却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互相拥抱在一起。

 

这种分外刺激的感觉,让王大柱浑身火热,兴奋地都快要昏过去了!

 

尤其是门外的那个吴大人,口口声声的叫着杨婉清师娘,但他却丝毫不知道,他口中的师娘正在屋子被自己肆意玩弄呢!

 

越来越兴奋的王大柱,都快要爆炸了,于是直接将裤子给褪了下来。

 

他凑到了清儿和柳如烟的面前,语气急促的催促道:“神力已经凝聚成功,现在只需要你二人配合着,助我将神力激发出来!”

 

杨婉清面色一红,弱弱的问道:“要……要如何激发神力?”

 

“就和上次一样啊!”

 

一想到前几天的一幕幕,杨婉清就连脖子根都红透了,虽然已经经历了一次,可是一想到当时的情形,还是让她羞愤欲绝。

 

“你二人刚才已经各自服下分散的神力,若是一起努力,就可以激发出更加厉害的神力!”

 

“可是……”

 

柳如烟本想拒绝,可是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了,若是现在打断的话,之前所做的那一切岂不是全部都白费掉了!

 

想到这里,柳如烟紧咬贝齿,率先摸索过去,杨婉清踟蹰了片刻后,也加入了进去。

 

被两个仙女一般的美人儿同时这样,强烈的刺激和满足感,让王大柱爽翻了天!

 

王大柱浑身的血液飞速的在体内乱窜着,直勾勾的盯着二人那曼妙的娇躯,真叫人移不开眼!

 

王大柱沙哑着嗓音催促道:“快,用我之前教你们的方法。”

 

柳如烟和杨婉清卖力的动作着。

 

王大柱终于扛不住双重的刺激,来回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你们两快些接住了,这些都是我赐予你们的神力!”

 

已经有了经验的柳如烟和杨婉清,生怕浪费了一点神力,急切的将那些神力结晶,全部接住。

 

鸣枪回营之后,望着天真的杨婉清和柳如烟二人,王大柱眼珠滴流乱转,忽然生出了一个绝妙的念头。

早已经经历过一次的杨婉清,才刚下意识的要服用,却被王大柱制止了。

 

“趁现在,你二人需速速将神力均匀涂抹在脸上,方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柳如烟听后脸色一红,那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惹得柳如烟眼圈一红,几乎要呕了出来。

 

神力结晶怎么会如此难闻?

 

“孙夫人,你帮柳如烟涂吧,她的手法不行。”

 

王大柱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迫切的吩咐道。

 

杨婉清点了点头,伸出白皙的手,便朝着柳如烟的脸颊上伸了过去。

 

柳如烟浑身一抖,死死的闭着眼睛,咬着牙强忍着。

 

等到连杨婉清也全部涂抹完毕之后,二人羞涩无比的扯过自己落在床上的衣襟,遮住了曼妙的娇躯。

 

“山……山神,为何我的月事仍然未走……”

 

杨婉清感觉身下一热,低头一瞧,发现一股鲜血,毫无预兆的流淌了出来,弄的满床都是!

 

“妖邪吸收精血的时候,是他们最强壮的时候,我刚才渡给你们的神力,只是暂时将妖邪压制住而已,也相当于变相的提升了你们的体质了。”

 

王大柱面不改色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杨婉清失落的点了点头,她面色忽然羞红不已,扭捏着攥着自己的衣服,迟疑的望着王大柱,支吾道:“对了山神,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希望山神赐教,小女子……小女子为何……身下有空虚之感?”

 

王大柱一听,心头顿时一乐,好事还真是源源不断的送上门来啊。

 

刚想说话,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加刺激的玩法,于是说道:

 

“这是因为我渡给你们的神力结晶数量太少,不过我还有一套更高深的妙法,可以再一次激发神力,你们做好准备……”

 

虽说不晓得眼前这位山神,还会想出什么更羞人的法子,可杨婉清只觉得那股空虚感难受的紧,迫切想要被满足。

 

见王大柱对自己招手,杨婉清半遮娇躯,正欲上前,门外赫然传来吴刚的声音。

 

“师娘,牌坊已修缮妥当,请师娘过目。”

 

这吴刚三番五次扰了兴致,着实让王大柱恨的牙痒,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而杨婉清更是神色慌乱,回道:“知……知道了,我这就来。”

 

王大柱本想挽留,可转念一想,若是因为让外面的吴刚起了疑心就玩大发了,只得恋恋不舍的看着杨婉清穿好衣服离开。

 

被吴刚这么一打断,柳如烟同样是没了别的心思,忙不迭的穿好衣物,跟王大柱打了招呼,匆忙离去。

 

可怜王大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嘟囔几句后,他也只好穿上衣服离去了。

 

闲逛了一会儿后,王大柱才刚回到张举人府上,就迎面碰到几个下人,正绑着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走来。

 

那女子一路拼命挣扎,由于太过用力,身下裙子直接被推到腰际,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

 

本就心火未消的王大柱,看到那两条玉腿不断踢腾,更是心痒的难受。

 

王大柱上前询问一番询问才得知,这女子名唤晴儿,是张举人新买来的小妾,打算一会直接圆房。

 

“这般水灵灵的美人,怎么能让张举人吃独食。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吃不着肉喝点汤也行啊。”

 

想及此处,王大柱按捺不住心头火热,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到了张举人房外后,他抬手敲门,没等多久张举人便前来开门,并将王大柱迎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王大柱就看愣了,晴儿正被反绑着双手,衣裳凌乱的倒在床上。

 

见她脸色梨花带雨的娇弱神态,和不经意间漏出的风景,王大柱竟是生出一股想要将她扑倒,狠狠欺负的冲动。

 

“山神,您怎么来了?”张举人道。

 

闻言,王大柱故作正板,道:“张举人有所不知,若是在女子初夜进行双修的话,就可以吸收她的元阴,起码可以多活好几年。”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这个简单,你按本神所说,先用绳子把她一只脚吊起来,让她那儿露出来,这样也方便后面行事。”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王大柱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王大柱,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王大柱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王大柱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王大柱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王大柱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王大柱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王大柱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王大柱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王大柱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

>>>全文在线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张玉岭,中国书画代表人物

张玉岭,男,汉族,1950年9月出生,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职称润格评定中心评定作品润格:国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3000——5000元人民币,国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500——

鲜于枢《王安石杂诗卷》放笔随心,书气恢宏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鲜于枢(1254-1322),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大都(今北京)人。 早岁学书,未能如古人,偶于野中见二人挽车淖泥中,顿有所悟。他与赵

硬笔书法艺术的实用性和美学特征

用钢笔来表现汉字的书写情状,被称之为钢笔书法艺术,也称之为硬笔书法艺术。 没有汉字就没有书法艺术(软笔),也没有钢笔书法或硬笔书法艺术,因此,离开具有准确的形体结构的汉字来表现书法是不可能的,汉字是书

苏州工匠园联手吴门扇艺举办至“扇”至美特展

2020年6月5日下午,苏州工匠园举办了吴门扇艺至“扇”至美特展的启动仪式,20多位重量级嘉宾济济一堂,仪式包含多位领导致辞,并举办了主题沙龙,共同探讨苏扇艺术。 吴门扇艺在启动仪式上还将水磨骨玉

破局出圈,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勇气

01 破局出圈的老年叛逆 腾格尔老师玩得太high了吧! 《钢铁萌心disco》横空出世,跨界童年三部曲,大玩回忆杀,腾格尔老师是妥妥的#魔性歌王#没错了! 细数这些年腾格尔老师的翻唱——《学猫叫》

好的作品,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

俄罗斯艺术家Vyacheslav(Slava)Korolenkov,1958 年出生在离莫斯科不远的小城市。还是学生时代,Korolenkov 的作品代表斯特罗加诺夫学院在布拉格展览。1988 年毕业

文徵明89岁高龄草书《赤壁赋》,精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文徵明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其诗、文、画无一不精。人称是“四绝”的全才。他虽学继沈周,但仍具有自己的风格。他一专多能,能青绿,亦能水墨,能工笔,亦

敬古为上·至简至纯——观王尉没骨花鸟画有感

文 / 霍春阳 王尉深得宋人意味,而宋人的理念,是为传统既成衍流的时代。上自战国酝酿,至两汉并蓄,魏晋以整肃,及唐以交汇,五代以主张,至宋则是融会贯通之时——入也好,出也好,皆得进退;豪放,具有所依;

精明商人花2亿买下一饭店,店内一幅画让他大喜:饭店等于白捡了

在收藏界向来不缺“捡漏”之说,捡漏有大有小,大有白捡上亿者,小有白捡数万者。但前者比较难遇到,毕竟价值上亿的东西,想想也知道有多诱人。 但国内确实曾出现这样的“捡漏”,围绕着著名画家潘天寿一幅名为《

朗诵: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作者 | 云璃 · 朗诵 | 花晨 摄影 | 菲菲· 编辑 | 绢子 有一种感情, 不一定朝夕相处,但一定放在心中。 有一种关心, 不一定常常问候,但一定一直真诚。 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