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结 走绳 乳夹|把春药涂抹在小核

加上高考冲刺,按照常理来讲是需要上晚自习的,可能在国内大部分学校都有这种惯例,但城南高中却是一个例外。

因为城南高中的教学理念是寓教于乐,也就是说,给学生最大的发挥空间,让学生去自主学习,至于学校这边要做的,只是引导而已。

 

毕竟,学习这种东西,主要靠的是自己,当一个人不想做某件事的时候,再怎么催都是没什么用的。

 

当然,在这种模式下,还是需要优异成绩的支撑,而城南高中在整个天海市,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也就是说,城南高中的这种模式,是成功的。

 

不过,这仅仅是特例而已,不同地区,还是要看具体情况定。

 

很快,我走到学校操场,在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里头传来阵阵哭泣女声。

 

听到这声音,我顿住脚步,不由转头往小树林看去,因为灌木丛的遮挡,我并不能看清里头到底在发生什么,但隐隐能瞧见有几道人影晃动着。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慢慢靠近,走到灌木丛边的时候,往旁边一拨,瞬间,一幕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

 

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是一对男女,确切的说,是一对正在办事情的男女,男的把女的压在身下,手上也是动作不断,原以为可以欣赏上一场现场直播,但很快,我却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那女的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眼角也挂满了泪珠子,而且双手死死护住自己的衣物,但很明显,她一个弱女子,在这大男人面前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再细看一下,我才发现这男的挺熟悉的,他叫赵猛,绰号猛龙,是城南高中的扛把子,在混子圈挺出名的,据说在外面也有一些背景,平时在学校无恶不作,私底下也不知道玩了多少妹子。

 

至于这个女生,穿着挺普通的,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衫,下身是一件普通蓝色牛仔裤,配上那白色的小鞋,倒是有种邻家女孩的气息,充满青春活力。

当然,现在的她可谓是狼狈不堪,双腿用力蹬着,试图摆脱赵猛的掌握,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只见赵猛狠狠压在她身上,同时邪笑着说道:“我说周琳,你还是不要做这些无谓的反抗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你放心,你猛哥我的技术可是很好的,到时候保证你有不一样的体验!”

 

说着,赵猛一顿,紧跟着说道:“还有啊,难道你忘了吗,我舅舅可是副校长,分管学校学生助学金这一块儿的工作,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妈妈最近应该住院了吧,还有你的家庭情况也不是特别好,不过你放心吧,只要跟了你猛哥,这些都不是问题,到时候助学金这一块儿,给你一路绿灯,当然,如果你要和你猛哥我对着干,到时候....嘿嘿....”

 

在赵猛说完,这名叫周琳的牛仔裤女生明显有些绝望,大概是觉得看不到希望了,渐渐的,她的反抗也微弱了起来,到最后整个人都无力的躺在草地上,任由眼角泪珠滑落,看着还挺心疼的。

 

事实上,那会我还挺犹豫的,毕竟赵猛在城南高中就是庞然大物的存在,手底下小弟可多了去了,一般学生他见了他都得绕道走,唯恐避之不及。

 

曾经某一瞬间,我也想直接离开,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毕竟现在马上高考了,我可不想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受到了影响,后悔也是来不及的。

 

但看到周琳那副绝望的模样,我心中不由一疼,要知道,这可是一个花季少女啊,难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赵猛这家伙糟蹋,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终究,现实还是战胜了我的善心,我并没有伸出援手,反倒是起身,准备离开这儿,可鬼使神差的,这这个一瞬间,我能清晰瞧见,被赵猛压在身下的周琳,突然将目光转向了我这边,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本是浑浊的双眼出现了一丝清明,那是迷茫,惶恐,无助,以及希望的光芒....

 

在接触到她目光的那一刻,我内心五味杂陈,不是滋味儿,可同一时间,也坚定了那个摇摆不定的想法,是的,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名花季少女在我身前流逝,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打定主意后,我直接捡起一块石头,悄咪咪的摸了上去,趁着赵猛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股脑就砸了上去!

 

原以为,剧情节奏会像小说里头发展那样,赵猛会直接被我弄晕倒在地上,可现实是,他只是哀嚎几声,后脑勺上瞬间浮现一个大包,还有丝丝血迹露出。

 

旋即,他转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目光猛然狰狞起来,同时咬牙道:“好小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偷袭我了,我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但你可别忘了,我赵猛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你完了!”

 

说完,他起身,抬手往后脑勺上一抹,在发现掌心处的那抹血迹后,整个人更加暴躁了,连看向我的目光都快要杀人。

 

不愧是道上混的,在他暴躁的一瞬间,我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上了几分,但此刻的我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已经顾不了许多,率先出击,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一脚就往他肚子上踹了过去。

 

原以为赵猛会躲开我的攻击,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我踹过去的那一瞬间,右手如闪电那般探出,随后就抓住了我的脚踝,狠狠往后一带。

 

我只感觉下盘不稳,整个人都跌落在了地上,后脑勺还嗑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头晕乎乎的厉害,感觉整个眼前都有星星冒出来了。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这阵功夫内,赵猛持续进攻,一个欺身就来到我跟前,一脚狠狠踹在了我的小腹上,力度之大,当时我就感觉胃中一阵翻腾,体内器官也开始扭曲在了一起。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赵猛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甚至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想来也是,他毕竟是城南高中扛把子,还和外面的地下势力有着深刻联系,如果没有两把刷子,能混开吗?

 

莫名间,此刻的我竟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用这么多管闲事,搞不好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的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在赵猛第二脚即将降临的那一瞬间,我强支起力气往旁边一滚,然后顺势抓住一根小树苗借力站了起来。

 

眼看着赵猛的后背暴露在我面前,我双手死死抓住小树苗,借着这份托力,两腿往前一蹬,直接踹在了他的后背上。

 

就是这一脚,让赵猛踉跄后退几步,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我已经拽住周琳,往小树林外狂奔而去。

 

虽然赵猛实力很强,但我完全有把握脱离他的威胁范围,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只要我出了小树林,再大声叫喊上几句,等有人注意过来,任凭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做什么吧?

 

但我却完全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是放学时分,校园里基本就没几个人,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同学经过,恐怕也是避的远远的,就算是那些教课的老师,都不会去多管闲事,单是赵猛的副校长舅舅,就足够吓退他们了。

 

情况就和我料想中的完全一样,在我们跑路后,赵猛径直就从小树林里跟了出来,而且这家伙速度挺快的,没多久就赶上了我们。

 

同一时间,他又是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肩膀上,将我撂倒在地后,又往周琳那边走了过去,同时按了按拳头道:“我早就说过了,在这个城南高中,还没有人敢这样和我作对,这小子勇气可嘉,但他的下场也看得见,至于你,就乖乖跟我进小树林吧,趁着我现在还能宽恕你!”

 

“我跟你进去,你以后能饶过他吗?”转头看了摔倒在地的我一眼,周琳犹豫道。

 

“呵呵,你要我饶过他?”浓密眉头一挑,赵猛道,“周琳啊周琳,你以为你面子有多大?你说饶过他我就能饶过他了?你要知道,是这小子不识相,主动攻击了我!”

 

说完这句话,他已经走到周琳身边,一把拽住她的手,同时斜撇了我一眼道:“臭小子,现在老子忙的很,先不收拾你,不过你也别得意,以后你猛哥我慢慢陪你玩!”

 

说完,他又是在我身上踹了几脚,力气挺大的,当时我就感觉骨头快要散架了,躺在地上都不好怎么动弹。

 

眼看着赵猛强行拉着周琳进入小树林,我心里顿时难受的不行,就感觉自己很没用,根本做不了什么。

 

但这件事情,就真的要这么结束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名花季少女在我眼前凋零?

 

就在我感觉非常绝望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竟然是李飞,只见他背着书包,手里还拿着篮球,满头大汗的样子,至于他身后,还有几名跟班小弟。

 

“哎,这不是张浩嘛,你小子躺这干什么,谁打你了?”看到我的时候,李飞明显有些意外,包括他身后几名跟班小弟,都一脸懵逼的样子。

 

“赵猛。”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有气无力道。

 

“赵...赵猛?”瞳孔微微一缩,李飞道,“这不是咱们城南高中的扛把子嘛,你什么时候惹到这尊大佛上去了?”

 

“这个事挺长的,我也不好怎么说,我现在只想请求一下你,能不能救个人。”

 

“救谁啊,怎么整的和谍战剧似的?”随手把篮球丢给身后一名小弟,李飞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的飞机头道。

 

“就在刚才,赵猛强迫一个女生进了小树林,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救这个女生?”

 

“对。”

 

“这不是开玩笑嘛,虽然我也看赵猛不爽,觉得这家伙整天就会装逼,但正常人谁敢去惹这尊大佛啊?”摇了摇头,李飞带着一众小弟离开,临走时他还警告我道,“别看你小子现在挺可怜的,但我告诉你,以后记得离清音远一点,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事实上,我压根就没在李飞身上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这家伙一直都是胆小怕事的主顾,也只能在班级内部装装逼,一到外头就是缩头乌龟了。

 

“同学,谢谢你的帮忙。”就在我挣扎着准备起身的时候,鼻息间突然涌入一股栀子花香味,竟然是周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出现在了我身边,还搀扶住了我。

 

“你...你不是....”嘴巴张的大大的,我意外的不行,“赵...赵猛呢?”话语间,我还观察了一下她的打扮,衣衫虽然有些不齐整,但并没有那种被侵犯的痕迹。

 

“别管他了,咱们先走吧,这次谢谢你的帮助,作为报答,我请你吃个饭吧。”

 

这时候我已经在周琳的搀扶下起身,鬼使神差的,我还真跟着她走出了校园。

 

由于我们是学生的缘故,并没有多少钱去消费,所谓的请吃饭,也不过是在校外的杨国福吃顿麻辣烫,虽然就几十块钱,但也是一番享受。

 

中途的时候,我还特地自我介绍了一下,而作为交换,周琳自然是也自我介绍了一番,原来她是天海市本地人,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在正式单位上班,之前也有车有房,属于小康那种生活,在整个天海市还算是中上水平吧。

 

但就在几年前,她爸去了一次澳门后,回来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变得非常噬赌,在这个无底洞的牵引下,几乎所有财产都给堆积了进去,甚至是连车房都给卖了,还欠下一大笔赌债。

 

逼于无奈之下,一家人只能出去租房子住,可几乎每天都有讨债的人上门来,连门槛都要给踏破了,发展到后面,还有大量人员去周琳爸妈的单位走访。

 

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周琳爸妈都丢了工作,毕竟是正式单位,形象是无论如何都要维护住的。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周琳她爸还是不死心,时不时的,都会往赌场跑,哪怕是没钱,看上一眼都是知足的。

 

而最可怕的是,这个时候周琳她妈竟然在医院检查出了白血病,需要靠化疗才能维生,而这又是一段长期的投入,对于她们本就破碎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场毁灭性灾难。

 

这也就衍生出了赵猛在小树林里头威胁她的场景,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就像一盒没有开封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什么。

 

快要吃完的时候,周琳告诉我,今晚她还得去医院看看她妈,不知道为什么,我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我也去看看,而她明显有些意外,在抬头看了我几眼后,犹豫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对了周琳,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和赵猛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伤害你啊?”走出杨国福麻辣烫,我随口问道。

 

“你觉得他伤害了我没?”转头看了我一眼,周琳道。

 

“应该没有吧?”

 

“嗯,没有的。”点点头,周琳道,“其实说起来也挺巧合的,本来我都快要绝望了,但就在关键时刻,赵猛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他的一个挺重要的小弟在校外被人打了,看他样子也挺急的,当时就离开了,也顾不得我这边。”

 

“抱歉啊,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没事,你不用这么自责,咱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你能挺身而出,本身我就得好好感谢你。”似乎想到了什么,周琳接着道,“说来说去,还是我连累了你,恐怕以后你在学校的日子不会太平了,我这边也没有多大能耐,但只要你想,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帮你的!”

 

说着,周琳又是叹了一口气,神色间满是无奈。

 

“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都挺多余的,还是多往前看吧。”微笑,我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的时候说道,“你妈在哪个医院呢?”

 

“市第三人民医院。”周琳如实回答道。

 

“那行,咱们就去第三人民医院。”

 

很快,我和周琳上了出租车,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车子到达目的地。

 

来到病房,我一眼就瞧见周琳她妈李晴躺在靠窗边的病床上,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因为之前在正式单位上班的缘故,皮肤保养的还算可以,就是有点面无血色。

 

“妈,我过来了,你身体还好吧?”走进去的时候,周琳坐在床头边,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还行。”点点头,在周琳出现的时候,李晴的嘴角这才勉强浮现一丝微笑,很快,她的目光转移在我身上,略带疑问道,“小琳,这位是?”

 

“哦,这是我同学张浩,也是我们高三年纪的学生,平时我和他在学校关系挺好的,听说你生病了,说要过来看看。”随便找了个借口,周琳解释着说道。

 

“真是抱歉啊阿姨,我这赶得急,也没买什么东西带过来,下次一定得捎带上。”眼见着李晴朝我微笑,我尴尬道。

 

“呵呵小浩,你能这样说就是见外了,实际上,就冲阿姨现在这副模样,亲戚朋友都是绕着走,你能过来看看我也是有心了,我还能奢求什么呢。”说着,李晴一顿,目光在病房里扫视了一圈,然后道,“来,小浩,我这边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随便坐吧。”

 

“好的阿姨。”点点头,我随便拉了张凳子坐下,就看着周琳给她削了一个苹果,然后慢慢切开,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着,就是这副情景,让我不由心生感触。

 

要说周琳她家还挺可怜的,麻烦一波接着一波,本来就够烦恼了,在学校还要受赵猛欺负,莫名间,我对她的同情似乎更多了一些。

 

“对了妈,今晚你要吃点什么,等会我下去给你买。”喂完苹果后,周琳拿出卫生纸,在她妈嘴角边擦了擦。

 

“没事的,妈现在不饿,吃点苹果就饱了,这点钱不用去浪费的。”摇了摇头,李晴刚说完,一名戴着小眼镜的护士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里谁是李晴家属?”小眼镜护士道。

 

“我是,怎么了?”起身,周琳道。

 

“你?”看到周琳这副学生模样,小眼镜护士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说道,“有没有大点的病人家属?”

 

“没有了,就我了,再说我已经满了十八岁,是个大人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琳眉眼间满是坚定。

 

“那好吧。”点头,小眼镜护士道,“病人刚住院交的医疗费快要用完了,麻烦去续下费吧。”

 

“续费?”听到小眼镜护士的话,周琳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好看,“接下来我该交多少钱?”

 

“这个没有一个准数,不过,三天后病人就要化疗了,这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你最好在三天内凑齐三万块钱交上去,至于后续该交多少,就看治疗情况吧。”

 

说完,小眼镜护士转身就走,在这个过程中,周琳的面色也愈发惨白了。

“没事的小琳,你不用太担心,我等会打电话给你姨妈舅妈他们,多少能借一点出来,咱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亲戚了。”虽然李晴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但她还是主动安慰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小浩,给你看笑话了。”随后,李晴转头看向我这边,“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也麻烦你送一下小琳,最近路上坏人有些多,我怕她出什么事情。”

 

“妈,你瞎说什么呢。”周琳啐道,“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哪里有这么多坏人。”

 

“行了,现在时候确实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家,还得做功课呢,妈妈现在也没什么好奢求的,只要你考上一个好大学,对妈妈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你在学校也要好好读书,不用太担心我这边,妈妈也会照顾好自己的。”

 

在李晴的“驱使”下,我带着周琳离开,刚走出医院,我就瞧见周琳的眼角渐渐湿润了起来。

 

“你怎么了?”平时我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哭,看到这一幕,我不由有些心疼。

 

“没事,眼睛进沙子了。”擦了擦眼睛,周琳勉强对我挤出一丝微笑,“张浩,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也不用听我妈胡说,我自己就能回去的,倒是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一点,注意安全。”

 

“看你说的,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毕竟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有个照应也好。”

 

在我的坚定要求下,周琳也不太好拒绝我,只能让我送她回家,好在,她家离第三人民医院不远,也就十几分钟路程,穿过几条街道就到了。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相对比较老式的小区,因为缺乏管理的缘故,门口停了不少自行车和电动车,没有规则那样摆放,都快把进去的路给堵死了,就连门口门卫室也是空荡荡的,那个门都坏了,窗户上还长满了不少杂草。

 

进去的时候,我时不时能看见那种小年轻出入,刺着纹身,穿着豆豆鞋,嘴里还叼着烟,一副屌屌的模样,时不时的,还会朝我们吹上几句口哨。

 

“这是我和我妈租的地方,因为房租比较低,抱歉啊张浩,让你见笑了。”神色有些尴尬,周琳道。

 

“没什么见笑不见笑的,这里可比我以前在乡下农村住的环境好多了,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

 

在周琳的带领下,我来到她家,一个大概五十平米的小居室,配套设施还挺齐全的,有卫生间,还有洗衣机,就连空调都有,当然,都是老旧老旧的,表面都泛黄了,天知道这些玩意使用了多久。

 

尽管是这样,但屋内还挺干净整洁的,窗台上还养了一些绿植,倒是有点生活上的小惬意。

 

“来,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周琳走到饮水机边,给我倒上了一杯水。

 

接过水后,我微微抿上了一口,然后在屋内坐了一会,这才离开,刚下楼,我就瞧见不远处有一廋一胖两名男子,站在花坛边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老三,你确定周志国那家伙的女儿住在这?”廋男道。

 

“我都调查清楚了,千真万确,就是不知道具体住在哪个房间,不过也没事,周志国已经在手机上给我发过照片了,到时候我对着房门,一个个的敲。”胖男道。

 

“嘿嘿,真想不到,周志国这家伙简直就是疯了,竟然把她女儿作为赌注,抵押给了我们黄老大,现在输的这么惨,看来她的宝贝女儿是保不住了,听说还是个雏儿,弄起来应该很美味....”目露精光,廋男道。

 

“娘希匹,你这家伙想什么呢,周志国他女儿可是黄老大钦点要抓过来的,到时候怎么也得优先给黄老大享用,至于咱们,如果运气好的话,让黄老大高兴了,搞不好还能玩一玩。”一巴掌拍在廋男后脑勺上,胖男责备道。

 

“哎,老三,你这么冲动干什么,我这不随便说说嘛。”

 

“行了老吴,你也别墨迹那么多了,咱们还是赶紧上去敲门问问吧,争取今晚十点前解决完这个事,然后咱们再自己去潇洒潇洒。”

 

说着,俩人一股脑上了楼,与此同时,我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毫无疑问,他们口中周志国的女儿,应该就是周琳了,我也万万想不到,周志国竟然会这么禽兽,以自己的女儿作为赌注,将她往虎口里推。

也许你还喜欢

“六一” 特辑第二弹|解锁节日新玩法,总有一款适合你~

“六一”倒计时一天! 激动地搓手手~ 别急~ 为了满足大小朋友的童心 小编替大家解锁了更多“六一”新玩法 各有惊喜,总有一款适合你 接着往下看吧~ 福州市博物馆 活动主题:“古厝焕新 云游文

专家发现秦朝石碑,碑上447字轰动世界,西方:我们需要秦始皇

引言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皇帝,而在这些皇帝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秦始皇了。在秦始皇建立秦朝以后,我国封建社会的序幕就此拉开,可以说他成为了一段历史的开创者。然而,在我们研究

品茶,是最好的娱乐工具

品茶的性质,是静的,不是动的。与打球唱歌不同。喜欢静的人,觉得兴味浓深。 喜欢动的人,亦应当拿来调剂一下。起初虽快乐略小,往后一天天的快乐就大起来了! 凡人必定要有娱乐。 在正当的工作及研究学问以外,

黄河文化之根 华夏文明之魂 定鼎中原的河洛古国

双槐树遗址——河洛古国考古发掘现场 核心提示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兴文化”时强调,要“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郑州,地处中原腹地,史

影院想要理性回归,需要做的还有哪些?

在按下“暂停键”多天后,电影院终于等来了开门复业的曙光。虽然恢复营业的时间仍未最终确定,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的电影院,却早已纷纷开始自救。无论是促销零食还是推广电影套票,它们都在努力维持着,等待

济南市第三届“华山论剑”武源武术传统文化交流会成功举办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及贵宾 山青水秀,草绿花艳,魅力无限五月天;群雄汇聚,文切武磋,激情四射华不注。 5 月30日,正当全国人民认真贯彻全国两会精神,大力传承和发展文化产业之时,济南市历城区的华山景区气球

环球怪物宇宙重启 瑞恩·高斯林加盟并扮演狼人

据外媒报道,环球影业青黄不接的怪物宇宙因近期《隐形人》大热而重启,而且瑞恩·高斯林已经加盟并将扮演经典角色狼人。 影片由《不良教育》科瑞·芬莱将执导,丽贝卡·安吉洛和劳伦·舒克·布鲁姆担任编剧。据传

小孩子才过节!大人们都在忙着回忆这些东东…

一只昆虫,一个沙包 一把弹弓,一根皮筋 那些充满童趣的日子 足以温暖我们一生 每个人的童年记忆 都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六一国际儿童节就要到了 今天我们一起穿越时空 看看每个年代的童年 都有哪些有趣

复工记|致敬逆行者:时隔122天,上海芭蕾舞团公开首演

首席演员吴虎生和特邀昆曲演员张颋演绎《浮生一梦》。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5月30日晚7点半,随着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的红色幕布徐徐升起,上海芭蕾舞团原创现代芭蕾专场《起点Ⅲ——时间对岸》

【图说长沙】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拆迁户”的大起大落 文、图|粉丝们 编辑|马桶 ▲2020年4月19日摄于福元路大桥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一水分两色,自然有奇功。by@七日间 想念细时候的湘江,水清得让人想打屌胯……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