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亲了好酥好涨-别吻那好酥好麻

苏晴对他应该是有所避讳的,绝对不会再把贴身衣物放到这里。

可今天他一进来,就有惊喜,今天不仅又贴身的衣物,而且这件贴身衣物还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脱下来没多久,伸手去触摸一下,甚至还能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温度。

 

小伟不禁在想,这难道是苏晴在给他什么暗示吗?

 

正在厨房准备着饭菜的苏晴穿着长裙,两条丰盈紧实的大腿夹在一起,不停的来回摩擦着。

 

如果这个时候小伟蹲下来,一定能看见苏晴此刻在挂空挡。

 

听着浴室当中传来的阵阵水声,苏晴心中也激动异常。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虽然没能和小伟真的做点什么,但那一切的一切,光是想一想都让苏晴觉得心痒难耐。

 

今天上班的时候,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些巫山云雨的话面,她的体质又这么特殊,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她硬是换了三条裤子。

 

最后实在是没有备用的裤子可以换了,她只能穿着一条湿漉漉的底裤,一路这样开车回了家。

 

下车之后,她差点羞的撞死,因为她发现在不知不觉之间,驾驶座都已经湿透了。

 

回家赶紧换了裤子,本来苏晴是打算把这些底裤都洗了的。

 

可就在要放入洗衣机的瞬间,苏晴却鬼使神差的留下了一条。

 

最后她把这条底裤扔到了脏衣篓当中,心跳加速的跑出了浴室。

 

同时还在心里面安慰自己这么做没什么错,小伟也是个男人,对那种事情有渴望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憋着为好,万一憋处毛病来怎么办。

 

自己把一条底裤留在浴室当中,小伟还能用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可真等小伟进了浴室,苏晴就有些后悔了。

 

她有些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刺激程度,也有些低估了自己的想象力,更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当小伟进入浴室的那一刻,苏晴发现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如今满脑子都是小伟会在卫生间里面做什么,脑子里面全是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都说女人就像是一只猫,好奇心非常严重。

 

最后苏晴干脆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她打算偷偷的去浴室那边看一下,看看小伟究竟在做什么。

 

“一眼,我就过去看一眼,确认完了我就回来!”

 

心中这样想着,苏晴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浴室,等她朝里一看,她顿时软倒在了地上。

 

浴室当中的小伟正拿着她的底裤,还跟昨天晚上一样,简直如获至宝一样的捧在手心。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苏晴已经在脑海当中构想了无数遍,但真的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太有冲击力了。

 

这天晚上,苏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当中,硬是没敢出门。

 

第二天早上也是给小伟做了早饭,就早早地去了公司。

 

苏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害怕待在家中,因为她不确定如果自己继续呆下去的话,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

 

如今的苏晴已经事业小成,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低端租了一层写字楼,开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

 

当然了,创业的初期总是艰辛的,有太多人死在了这上面。

 

苏晴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一路走来,也算是顺风顺水了。

 

到了公司才发现,果然这么早没人来,苏晴进了办公室,打开窗帘,站在巨大的落地窗之前,观看着下面的景色。

 

她现在心头很乱,主要是这段时间她跟小伟相处,做的那些事情和她平时的人设不相符。

 

虽然苏晴的体质这么敏感这么特殊,但是平日里面,尤其是在公司当中,她都是以一个女强人冰美人的形象出现在人前的。

 

或者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她的体质格外的敏感,所以她必须听过这样的表情来伪装自己。

 

商场如战场啊,如果在商场上你表现的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软弱,你的对手就会扑上来,把你吃的渣渣都不剩。

 

望着外面初升的太阳,感受着第一抹阳光出现之后,整个城市渐渐活过来的那种感觉,苏晴的心也平静了不少。

 

“或许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又或者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太寂寞了。也对啊,都已经单身这么久了,是不是该找个伴了呢?”

 

站在窗口的苏晴这样想,其实这还是两年以来她第一次生出这样的念头。

 

公司的人今天很惊恐,因为他们发现老总今天来的特别早。

 

能早点到公司的人自然马上就开始工作,至少也要在老总的面前好好表现。

 

同时还有不少人在幸灾乐祸的,毕竟老总现在就在办公室,随时都能看见外面的情况,那些来晚了的人,或者迟到的人今天恐怕要麻烦了。

 

当然这其中最惶恐的要数苏晴的秘书侯巧璞了,作为老总的秘书,理论上应该比老总来的更早,然后把一天的形成,早上工作需要的文件,以及咖啡茶什么的准备好。

 

结果现在倒好,自己刚来公司就发现,老总居然都到了两三个小时了,这让侯巧璞情何以堪啊。

 

“咳咳,苏总,您看今天是和咖啡还是茶?”侯巧璞硬着头皮走进来问。

 

“白开水就行,今天工作上有什么安排吗?要见什么人?”

 

见自家老总没有生气,侯巧璞松了一口气道:“别的都还好说,就是昨天畅享集团的大少爷过来说今天想和您吃个饭,您看有时间吗?”

 

说起畅享集团的那个柯文泽,苏晴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就算对方家里面很有钱,畅享集团也是这个市数一数二的大企业,那苏晴也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二世祖就是二世祖。

 

其实富二代里面还是有很多惊艳绝才之辈的,毕竟能拿到的资源在那个地方。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用钱硬生生的往上砸,也能把一个普通人砸出贵族气质来。

 

但有些富二代本性上就是烂的,属于烂泥扶不上墙,这种人苏晴是看不上的,柯文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推掉,以后他再来就说我没时间,这种人就不能松口,否则他们就会像毒虫一样的吸上来,拽都拽不掉。”

 

侯巧璞心说苏总不愧是苏总啊,难怪能在这个年纪做到现在的成绩。

 

“还有别的事情吗?”苏晴翻看着手上的资料,她发现自己心里面很乱的时候,只要能马上开始工作,把心思都铺在工作上,她就不会去想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今天有个博览会,就在咱们市,苏总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过去看一下。”

 

“咱们在那边有展柜吗?”

 

“有的,我们下面的部门想办法弄了一个。”

 

“行,那就去看看,不用提前打招呼。”

 

“另外下午的时候快递会送过来一份文件,到时候需要苏总您签一下。”

 

苏晴起身道:“走吧,先去博览会那边,签字的事情下午再说。”

 

苏晴所得是服装生意,确切的说是高档女性内衣的生意。

 

这个世界上就女人跟孩子的钱最好赚,有时候苏晴自己都觉得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她们居然愿意为了那薄薄的几片布料就一掷千金。

 

像这种博览会上面卖的自然都是女人的衣服,不过跑到这里来参加会展的可不全都是女人,甚至可以说男人才是大头。

 

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做生意的人还是男人居多,而且女人为什么要穿漂亮的衣服,还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嘛。

 

苏晴倒是不鄙视这些人,如果没有这些人的话,她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

 

只是偶尔看见某些男人那如狼似虎的饥渴眼神,苏晴的身体多多少少还是有反应的。

 

因为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跟公司的人打招呼,苏晴觉得自己现在颇有一种微服私访的感觉。

 

公司里的人表现还是让她很满意的,至少大家都没有偷懒耍滑,每次有人过来打听,都能非常热情的接待,并且将知道的一切都详细的说出来。

 

至于能不能当场下单,这倒是苏晴不怎么看重的。

 

她知道公司目前是个什么水平,最需要做的是参加各种各样的博览会,就算不能打响名声,至少也能混个脸熟。

 

生意有时候就是这样,往往你在人们面前经常出现,人们就会记住你的产品。

 

不管他们是否了解,把一件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的产品跟经常看见的产品放在一起,苏晴相信大部分的人还是会选择熟悉的商品。

 

逛了整整一上午,苏晴也有些累了,侯巧璞很有眼力见的给苏晴去买了一杯奶茶,同时神秘兮兮的对苏晴说:“苏总,您是独居的对不对,这段时间千万要小心一些啊。”

 

“怎么了?”苏晴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侯巧璞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种话。

 

“您没看报纸嘛,这段时间咱们这里出了个杀人狂,已经连续作案三起,而且受害人全都是独居的白领女性,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据报道,本市再一次出现了入室抢劫杀人案件,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起同类型案件,公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提醒大家,在接收快递的时候一定要确认对方的身份,不要轻易轻信对方。”

 

“哎,你看看现在这究竟都是什么世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居然就这样冲进人家的家里面把人给杀了。”

 

本市的一家小型快递公司,一名看起来年纪在五六十岁上下的老人正带着眼镜看着报纸,看到这条信息之后,老人放下了自己的老花镜,摇着头无奈的说。

 

这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看起来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笑着道:“刘叔,您老人家还有心思关心这种事情,入室抢劫的那些人肯定已经踩点踩了很长时间了,你看看这些被抢劫的人,哪个不是手里面有点闲钱,天天在网上网购的。”

 

“所以说这种事情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虽然咱们是送快递的,但是还真不一定会在网上买多少东西。另外本市的警方也真是饭桶的可以,都已经一个月了,愣是没能把人抓起来,在这么下去早晚造成社会恐慌。”

 

“哎,三顺啊,你是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间接让咱们现在的工作量大大的增加了不少啊。每次去给人家送快递的时候,人家总是跟防贼一样的防着咱们,想想心里面就不痛快!”老人郁闷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然后拿起自己的茶壶喝了一口茶水道。

 

“我觉得这样挺好,以前我都要给人家送到家门口,现在不少的客户直接让我把东西放到小区的保卫室就好了,多省力气啊。”说着孟三顺就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包劣质香烟。

 

“先别抽烟,这里有一个加急的快件要送,你先给客户送过去再说。”刘叔说着就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个小包裹放到了孟三顺的面前。

 

“刘叔,我先抽根烟再说,这才刚上班呢,不着急,一根烟能花多少时间。”孟三顺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说着就打算点烟了。

 

谁知道刘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不让你抽烟是为了你好,这家的客户很难缠的,你要是不想被人投诉扣奖金就别抽烟!”

 

“神经病么,什么客户啊这是,我又不是在他面前抽烟,他还投诉我!?”孟三顺一脸“我虽然读书少可是你不能糊弄我”的表情道。

 

“总之你听我的没错,刘叔还能害了你么,赶紧拿上东西快去快回吧,记得去了之后对人家礼貌一点知道么?”

 

孟三顺点了点头,刘叔肯定不会害他这是没错的,既然现在不让抽就不让抽吧,忍一忍就过去了,本来他的烟瘾就没有多大。

 

同一时间,苏晴皱了皱眉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如今技术这么发达了,不是吆喝着有什么天网嘛,怎么还没办人抓起来!”

 

苏晴是真的有些怒了,单身女子一个人居住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现在还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想想也知道,这个罪犯一定是丧心病狂的,说不定还能干出先那啥后那啥的事情。

 

想着想着,一股暖流就涌了出来,这该死的身体……

 

“算了,我相信警察肯定也在加班加点,咱们先回去吧。既然现在不太平,那以后我尽量让你早点下班,免得晚上回家不安全。”

 

苏晴起身就打算回公司,这个时候孟三顺也快到地方了。

 

带上自己的头盔,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孟三顺带着包裹风驰电掣的朝着目的地进发了。

 

晴妍丝公司,Q市非常有名的一家服装公司,在这个地方,这家公司的名头还是有的,倒不是说这家公司的规模多大,而是这家公司几乎都是女员工,而且个顶个的很漂亮,平日里面那些能负责这个区域的快递小哥,一个个鼻子都快长到天上去了。

 

孟三顺今天的目的地刚好就是晴妍丝公司,如此大的公司职员必定不少,这段时间孟三顺经常往这里跑,基本上算是熟门熟路了。

 

“这不是三顺哥么,今天过来的挺早啊,怎么没带快递过来?”门口的保安也跟孟三顺混熟了,看见他之后就熟络的打着招呼。

 

孟三顺停下自己的电动车递了根烟过去道:“本来不打算这么早过来的,可是公司的领导催,今天有个特别的快件要客户当面签收,我上去一下。”

 

保安接过烟夹在耳朵上说:“还用这么麻烦么,是哪个部门的快件?我打个电话让他下来取就好了。我说三顺哥,我听说你们干快递的一个月挣得也不少啊,你至于天天抽这种劣质香烟么?”

 

“没办法啊,以前穷的时候抽不起好烟,现在也就习惯了,抽别的烟总觉得没什么味道。既然你能帮我把人叫下来就麻烦你了,省的我再往楼上跑累得慌。”

 

“行,对方叫什么名字,哪个科室的?我这就打个电话把人叫下来。”

 

“恩,让我看看,没写是哪个科室的,27层的苏晴收,好家伙,这要是我去送坐电梯也要好长时间吧!你还是给我叫下来吧。”孟三顺看了看包裹上面的信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

 

可是保安听了这话并没有去拨手中的电话,而是等着孟三顺结结巴巴的说“27层,苏……苏晴?!咳咳,这个三顺哥啊,不是兄弟我不帮忙,实在是这个人我不敢叫下来,我看您还是亲自跑一趟吧。”

 

“啥?你是在逗我吧,跟我说了半天最后就说这个?我说小李啊,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公司还有你不敢往下叫的人?看名字还是个女的?这是个母老虎还是个女汉子,你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该不会是个恐龙吧,而且还是个事多的恐龙,来的时候刘叔可是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了。”

 

“哎呀我的亲哥哥,慎言慎言啊!您不在这个地方干活,兄弟我还要在这个地方吃饭呢!总之您亲自跑一趟送上去吧,也花不了你多长时间不是。总之你上去之后态度好一点就是了,好了兄弟我也就只能帮到你这个地方了。”

 

说完小李就如同逃命一样的回了保安室,生怕跟孟三顺扯上什么关系,孟三顺则是带着满头的问号进了办公楼,让小李还有刘叔弄得他现在心里面都有些发毛。

 

孟三顺并不知道,在他刚到这家公司的前一秒,苏晴已经带着侯巧璞进了公司。

 

进了办公楼内部孟三顺一直在仰着头,要不说都愿意往城里跑呢,要不都说愿意进大企业呢,看看人家的办公楼,这叫一个气派!

 

光是办公楼的一层就足足有三栋楼那么高,看着富丽堂皇的天花板,孟三顺的脖子都要断了。

 

正好是上班时间,一楼的人倒是有不少,一群上班族挤在电梯的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电梯开门,大公司上班都是打卡的,要是迟到了一个月的全勤奖金也就没了。

 

不过诡异的是明明一楼有两个电梯,可为什么只有一个电梯前面挤满了人,而另一个电梯的门口就只站着两个妹子?

 

“啧啧啧,从背后看站在两个妹子的身材倒是都挺不错的,难不成是传说当中的背影杀手?正面已经如同车祸现场一样惨不忍睹了,这才让周围的一群人敬而远之?”孟三顺的心里面邪恶的想。

 

等他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刚好两部电梯的门也都开了,前一部电梯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已经发出了超重报警的警报。而另一部电梯愣是只有两个妹子站在里面。

 

“稍等稍等,等等我!”孟三顺才不在乎对方是不是背影杀手,对方的容貌是不是神鬼辟易,他是过来送快递的,又不是来相亲活着干嘛的。

 

再说了,一个人再丑又能丑到什么地方去?还不照样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没差的!

 

一边说着,孟三顺就在其他人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当中打算迈腿往电梯里面走。而这个时候他也看清楚了,电梯里面站着的两个女孩子非但不是恐龙,反而长得那叫一个貌美如花。

 

“等一下,你不能乘坐这部电梯,出去等着吧。”就在孟三顺打算进入电梯当中的时候,侯巧璞立刻就阻止了。

 

简直开玩笑,这是什么电梯你心里面没点数吗?

 

这是专门给内部员工使用的电梯懂么?就是那种只有老总或者管理层才能用的电梯。

 

你一个送快递的别说还不是我们公司得员工,就算是你也不够档次啊,怎么这么铁憨憨的就直接往里创。

 

本姑娘这要是能让你进来,简直有失我们苏总的身份!

 

“恩?为什么?明明这部电梯很空闲,为什么我不能坐?你们公司还有这样的规定么,外来人员只能乘坐另一部?我说妹子,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是也不能这么霸道吧!”

 

孟三顺这就不乐意了,知道电梯是你们公司的,可是这么霸道的规定算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们公司说不让快递人员坐电梯,以后送快递的就真的要累的跟个孙子一样的爬楼梯么?

 

“这是因为……”

 

“好了侯巧璞,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进来吧。”

 

苏晴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纠缠,而且她也知道这些送快递的小哥不容易,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能互相方便一下就开一下方便之门,有时候规矩是死的,人情是活的。

 

再说苏晴现在精神有些涣散,满脑子都是罪犯闯进她们家,把她如何如何的表情,如今难受得紧,就想快点上去换条裤子,所以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的纠缠。

 

>>>>全文在线阅读<

也许你还喜欢

IPX-131_西宫梦作品IPX-131_乳首こねくりっぱなし快感エンド

番号片名:乳首こねくりっぱなし快感エンドレスセックス 1週間の軟禁禁欲を経てノンストップでひたすら乳首責め2時間20分!!アへ顔 イキすぎてヨダレ垂れ流し!!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131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8-

IPX-160_西宫梦作品IPX-160_日常に潜むフェチマニアックス

番号片名:日常に潜むフェチマニアックス 身近にあるエロ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をそのまま映像化!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160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8-06-19作品时长:160分钟导演:イナバール类型:有码制作商:アイデ

IPX-297_西宫梦作品IPX-297_立場逆転!いじめっ娘の西宮を孕む

番号片名:立場逆転!いじめっ娘の西宮を孕むまでひたすら中出し輪姦してやった! 西宮ゆめ番号封面:番号识别号:IPX-297作品主演:西宫梦发行日期:2019-04-13作品时长:120分钟导演:----类型:有码制作商:アイデアポケット发行

IPVR-017_西宫梦作品IPVR-017_【VR】【実際に合った出来事を

番号片名:【VR】【実際に合った出来事を映像化】かわいい顔から想像できない下品な音で責め立てる欲求不満ナースの凄テクに我慢できずになすがまま口内発射3連発! お礼にベットを軋ませるMAXピストンで同時絶頂!計4連射はさすがに金玉カラカラにな

李天飞:为什么说《红楼梦》是一部让人又爱又怕的书?

我们通常说的“四大名著”,是《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相信你一般是这样看的:你几岁的时候,就听说过孙悟空打妖怪的故事,看《西游记》的动漫。 再大一点,会知道三国英雄和水浒英雄。而对

《小窗幽记》10句格言,句句妙不可言

陈继儒(1558~1639),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华亭人。著有《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吴葛将军墓碑》《妮古录》等。 1、脱一厌字,如释重负;带一恋字,如担枷锁。 解脱一个厌字

十分钟学会一幅水墨画 | 和温瑛一起画“春晖”(牡丹花)

水墨小品教学系列 为什么要建立这样的课程? 当代人的生活节奏日益加快,我们已经多久没有拿起画笔认真去画一幅画了呢? 由国画家精心打造的水墨小品教学系列课程,精选四时花果为主题,每月一期,让您十分钟学

鉴赏|日本“国宝”《燕子花图屏风》:尾形光琳的旅愁和思念

江户时代前期画家尾形光琳创作的《燕子花图屏风》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国宝”,目前是根津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伊势物语》里的和歌“京中红袖经年好,远道羁愁此日情”被画家融入画中。 由于新冠疫情,原定于四五月

书业观察|德国书业协会何以起诉网店打折促销:图书定价制度

在国内网购过书的人,应该已经对各大平台的买赠、打折、包邮活动习以为常。但买书可以打折,并不是在哪里都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2020年1月,德国书业协会就一纸诉状将eBay告上法庭,控告其在2019年的圣

老官山汉墓:来自两千年前的惊喜大礼包 | 一墓一往事

很多年前跟某圈的仙女仙男争吵,他们认为未被考古文物证实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比如古装剧里的那些款式,只是可能没挖到呢?不可证伪即为真嘛!于是我写了一篇短文讽刺他们,说那可得是一个“从黄帝到明末的合葬大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