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粗的玉势推入/将腿分最开 浓密 h

用衣服裹紧了身子,看到老刘仍然闭着眼睛熟睡着,甚至还打起了呼噜来,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萱萱……”

 

韩晓光黏腻的声音传来,周美萱这才回过神儿。

 

他的身子靠在沙发上,周美萱急忙走到他的身边,准备把韩晓光从地上给扶起来。

 

韩晓光的身子很重,周美萱不得不放开手,双手扶着倒在地上的韩晓光。

 

这么一松手,衣服又‘大敞四开’了,而且就在老刘的眼前!

 

老刘偷偷地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眼前晃荡着的那片饱满的粉色!

 

因为周美萱面对着老刘的时候,正弯着身子去扶韩晓光,所以那道沟壑,越发的深邃了不少!

 

幽香扑鼻而来,老刘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香味儿顺着呼吸传遍全身,好似充电一样,让老刘的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补药的威力,可不是盖的啊!

 

周美萱手上的动作一僵,惊惧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老刘,眼珠来回乱转,紧张的看他是不是醒过来了。

 

“好酒!”

 

老刘吧唧吧唧嘴,含糊的说。

 

呼!

 

周美萱松了一口气。

 

为了扶韩晓光起来,周美萱已经香汗淋漓,谁知道刚站起身,韩晓光脚下却一个不稳,直接将周美萱扑倒,压在了沙发旁边儿的地上!

 

“啊!”

 

周美萱吓得不轻,好在地上铺了毛绒毯子,摔这么一下,倒也疼不到哪儿去。

 

“萱萱,我困了。”

 

韩晓光的声音黏黏糊糊的,不住打着哈欠。

 

虽说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可周美萱听了,却心头一跳。

 

困了,也不能在这儿睡啊!她的身边,还有一个随时都能醒过来的定时炸弹老刘呢!

 

距离老刘的位置太近了,周美萱想叫韩晓光起来,但是声音又不敢太大,若是没叫醒韩晓光,倒把老刘给叫起来了,岂不废了!

 

无奈之下,周美萱只能抱着韩晓光的身子,轻拍着他的后背。

 

“晓光,晓光!快醒醒!我们去卧室里睡!你不能睡在这儿!”

 

周美萱对着韩晓光的耳边说。

 

“好痒……”

 

韩晓光闷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看着周美萱,挑眉笑道:

 

“萱萱,我最爱你了,你不能离开我啊。”

 

话音刚落,柔软的吻便落了下去。

 

又来!

 

周美萱瞪大了双眼,想要反抗,可是身子却酥麻一软,甚至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二人缠绵许久,纠缠不休的模样,尽入老刘的眼底,尤其是周美萱娇羞闷哼的声音,就在耳边,似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好兄弟一样!

 

“唔”

 

好兄弟慢慢膨胀,老刘调整了一个姿势,免得被压的难受。

 

“我们回……回屋吧。”

 

韩晓光稍微清醒了一些,艰难的扶着茶几站起身,伸出结实的手臂,把周美萱从地上拽了起来,圈入怀中。

 

“要去洗个澡吗?”

 

周美萱扶着韩晓光的腰,担心的问了一句。

 

喝了那么多的酒,浑身酒气冲天的,再加上刚才这么一折腾,浑身都出了不少的汗,洗个澡,能舒服一些,也能醒醒酒。

 

可这话落入韩晓光和老刘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可真骚啊。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逗人家,老刘心想。

 

“不洗了,时间不等人,我们回屋睡觉去。”

 

韩晓光直接打横抱起周美萱,喝的醉醺醺的韩晓光走路都直晃悠,这可吓坏了周美萱,死死的抱着韩晓光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你……走慢点!”

 

老刘眯着眼睛,看着韩晓光将周美萱放在床上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脱掉短袖,扑了上去!

 

老刘的瞳孔骤然一缩,呼吸也伴随着韩晓光的动作,越发的急促了起来!

 

说实在的,光是看着这种情景,就要比他真枪实弹的上去要刺激多了!

 

韩晓光的呼吸粗重,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周美萱的身上,周美萱的小腿乱蹬着,感受着韩晓光的大手,慢慢滑过细嫩的肌肤,朝下探去,忽然浑身一紧!

 

周美萱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余光看到卧室的门,还大敞四开着,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若是家中没人也就算了,可是……客厅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老刘呢!

 

虽说这是在她自己家,可若是老刘将她和韩晓光的事录下来,闯到网上去,一样不堪啊!

 

不能被他抓住更多的把柄了!

 

“晓光……你先等一等,我去……关门!”

 

周美萱忽然将韩晓光推开,走到了门口,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沙发上的老刘看了一眼。

 

老刘嘿嘿笑着看向周美萱,四目相对之际,周美萱吓得浑身汗毛根根倒竖!

 

他醒了!

 

老刘的那种眼神,让周美萱浑身颤栗,头皮发麻!

 

几乎是想都没想,周美萱‘砰’的一声,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声音有些大,甚至连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韩晓光,都给吵醒了。

 

韩晓光揉了揉眼睛,困倦感似浪潮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着他席卷而来,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睡去。

 

周美萱也全然没有了再和韩晓光继续的念头,满心恐惧的锁上了门,躺在韩晓光的身边,警惕的盯着门锁。

 

老刘会不会趁着后半夜,韩晓光睡着的时候,忽然闯进来?

 

不……不会,他应该没有这么大胆吧?

 

周美萱的心中,是又紧张,又不安,翻来覆去的几乎彻夜无眠,一直到外面天刚蒙蒙亮,才终于忍不住困倦的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嗯……”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老刘被一阵轻轻嘤咛的声音吵醒了。

 

坐在沙发上,老刘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环顾四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因为喝醉了酒,在周美萱他们家睡下了。

 

“别闹了……我好困啊。”

 

娇羞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受控制的传进了老刘的耳朵中。

 

老刘兴奋地竖起了耳朵,发现声音是从周美萱和韩晓光的卧室里传过来的。

 

这对儿小夫妻,还真是火热难耐啊,逮到机会就缠绵在一起!

 

老刘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耳朵紧贴在门上,仔仔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感受着一双大手,沿着她的小蛮腰,一寸寸的往下抚摸,周美萱小嘴微张,忍不住低声嘤咛。

 

胸前的双峰,伴随着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周美萱浑身紧绷,心头窜起了一股火热。

 

半梦半醒之际,听到耳边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紧接着一个人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周美萱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昨天晚上,老刘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儿来!

 

“啊!”

 

周美萱惊叫了一声,猛地将身上的人踹到一边儿,挣扎着坐起身子来。

 

“萱萱,怎么了……”

 

韩晓光疑惑的看着周美萱,揉着脑袋,睁开困顿的双眼,迟疑的问。

 

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是韩晓光,周美萱这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将额前的碎发缕到脑后,喘息道:

 

“没……没事儿,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时间也不早了,老刘还在家里,两个人也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欲望,收拾收拾,就起床了。

 

推开门儿,周美萱果然看到了老刘端坐在沙发上,一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儿,让她心中一阵恶寒!

 

怎么还没走!难道还要一直赖在他们家吗?

 

“刘叔,你醒了啊。”

 

韩晓光到并不介意,笑着和老刘打招呼。

 

“呵呵,是啊,想着和你们两个说一声,我要回去了。”

 

听到老刘这么说,周美萱紧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中忍不住催促,要走就快点儿走!不要一直在这里碍眼!

 

老刘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去,可是却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别啊刘叔,吃过早饭再走吧?”

 

韩晓光刚说出口,却被周美萱重重的掐了腰上一把,疼的韩晓光呲牙咧嘴的。

 

“晓光,你难道忘了,咱们家没有做早饭的材料了吗?”

 

周美萱硬挤出来一丝笑意,咬牙切齿的对韩晓光说。

 

“可是我昨天不是买了那什么……”

 

韩晓光还要继续说,老刘明显看到,周美萱的脸色一黑,都快成煤炭了。

 

“呵呵,不用了,晓光,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老刘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那一刻,老刘明显听到周美萱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老刘现在也不着急了。

 

他的话,已经和韩晓光说到位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搬走了。

 

既然不搬走了,还愁没有时间尝一尝周美萱的滋味儿吗?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要不然,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早就把毅力锻炼出来了。

 

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家,老刘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烟。

 

这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

 

烟和美色,是老刘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件事儿,缺一不可。

 

点燃一根香烟,老刘夹在指缝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屋子里,瞬间又成了仙境。

 

酒足饭饱思淫欲,老刘忍不住心想,隔壁的小仙女在做什么呢?

 

瞥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孙骁骁是来这边出差的,估计应该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上班去了吧?

 

坐在沙发上,老刘可以清楚的看到,墙上的那个小洞,在对自己招手。

 

去你大爷的。

 

老子说不看,就不看!

 

老刘笃定了信念,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门窗,站在阳台上继续抽烟。

 

一阵馨香的味道飘然而来,老刘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侧过头一瞧,就看到勤快的孙骁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了满满一衣架的衣服。

 

香味儿就是从那些衣服上散发出来的。

 

‘卡啦’

 

隔壁阳台的门打开,靓丽的孙骁骁出现在眼前。

 

“哎呀,刘叔?起的这么早啊!”

 

孙骁骁热情的和老刘打着招呼,她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裤,显得特别有气质。

 

“是啊,习惯了。你呢骁骁,这是要上班儿去啊?”

 

老刘和蔼的笑着问。

 

脑袋里,却浮现了昨天,她和小冯视频聊天时,那副销魂的模样儿。

 

简直判若两人哪。

 

“是啊!落了点儿东西,我走啦刘叔!晚上见!”

 

孙骁骁随手将放在洗衣机上的钥匙拿在手中,踩着小高跟,转身‘蹬蹬蹬’的离开了。

 

晚上见……

 

咳咳。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让人……浮想联翩呢?

 

如果孙骁骁在家的话,他可想什么时候见她,就能见到啊。

 

一阵微风吹过,老刘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在了隔壁的衣架上。

 

半透明的雪纺衬衫,粉色的小吊带,黑色的裤裙,肉色的丝袜,还有……那一排排半透明蕾丝内衣和……丁字圆洞内裤……

 

让老刘顿觉大饱眼福!

 

老刘‘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隔断旁边儿,好似迷了心窍一般,摸了一把那晾晒着的蕾丝内衣

也许你还喜欢

江苏连云港海州五大宫调:老曲“淬火”发新声

国家级非遗项目江苏海州五大宫调代表性传承人刘长兰(右二)在演唱。董洪旺摄(中经视觉) 图为海州“五大宫调”独具特色的伴奏乐器“杯琴”和“碟琴”。 (资料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城市变得有些安静。

想不到的精彩!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开幕

太湖之滨,文化流觞 乐居之城,繁华吴江 今晚 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 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 在水秀天地正式拉开帷幕 一系列文化、体育、旅游活动 自此将相继展开 区领导李铭、汤浩、张炳高出席开幕式。

昨晚,云火锅之约,蚌埠支援武汉医疗队员这样过的

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曾在微博向马云发出“吃火锅”的邀请,昨天,马云应约来到合肥,兑现“火锅之约”。全国各地其他6600名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则在线上一起“云火锅”。 云火锅是怎么来的 下面这段视频看

豆瓣9.1!央视用行动证明,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提起纪录片,很多人自然想到是的BBC或者NHK这样的平台。 有一说一,BBC虽然拍自然纪录片是一绝,但央视爸爸动起真格的时候也不容小觑。 如果说之前小妹推荐的纪录片都是以小见大,细微之处见真功夫。 那

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珍姐 30年坚持把粽子做到极致

在中山市坦洲镇河边街一间不起眼的珍姐食店,粽子甚至卖到68元一个,前来购买和网上下订单的人却不少,甚至有忠实粉丝专程从东南亚、港澳过来订。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推荐,珍姐成了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许多人都

“DOU来”盘“好货” 区长直播不容错过

仿佛一夜之间,官员们直播“带货”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线上推介两小时,西藏申扎县常务副县长王军强卖出1200份牦牛肉;上线10分钟,广州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的直播间涌入10万网友观看……领导干部们纷纷披挂

快来pick你最喜欢的热门家中综艺

因为此次疫情的缘故 我们拥有了一段漫长而不平凡的寒假 同时我们也获得了一段 自大学以来与家人相处的可贵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 我们与家人在相处过程中的点滴 犹如一个个戏剧化的综艺节目 平凡中参杂感动 朴实

取关过很多公众号,这几个公众号却一直不舍得删!

信息流时代 我们的碎片时间早已被填满 每天都被灌入大量没有营养的文字 浪费生命,辜负时光 …… 如何在公众号上做加减法? 今天小编就推荐你几个优质公众号 高质量推送,带你多维度看实事、看世界 古风国

从《欢乐颂》到《知否》,正午阳光的剧中女性,都存在这个问题

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我基本上每部都看。不仅仅是因为制作精良,而是它总是善于将一些复杂的道理蕴藏在电视剧的普通场景中,等待观众去挖掘,让人觉得越看越上瘾。 但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在塑造女性角色

【边疆时空】倾听边疆 | 苗家姑娘阿苗千千演唱《苗家敬酒歌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有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各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敬酒歌,其中,少数民族的敬酒歌尤其具有特色,与酒文化交融得十分自然。 这首《苗家敬酒歌》由佘刚林、李荣明作词,佘刚林作曲,苗族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