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道具羞耻调教*手指伸入她的幽谷gl

大姑娘吧。”

老张嘿嘿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的确很迷人嘛,要不咋把我迷的神魂颠倒的,看到你就想亲呢。”

 

王梅咯咯笑起来,胸前带起一片波浪,她风情万种的说道:

 

“好啦,干爹,快跟我吃饭去吧,那里有惊喜等着你。”

 

说着王梅主动挽着老张的胳膊把他带到了二楼的餐厅,一路上不少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好像奇怪这么一个动人的尤物怎么会和一个糟老头子如此的亲密。

 

王梅的心里很紧张,但是又舍不得这种刺激的感觉,直到进了电梯,她才松开了老张的胳膊解开衬衣的两个纽扣一边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一边说道:

 

“哎呀热死了,这酒店的服务也太差了,是不是没开空调啊。”

 

老张直勾勾的望着她胸前的雪白,突然扑了上去,一只手猛地从她的窄裙里探了进去..

 

王梅惊叫道:“干爹,别,别这样,电梯里有摄像头。”

 

可老张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把脑袋埋在王梅的怀里,一只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恣意纵横。

 

王梅斜靠在电梯墙壁上,气喘吁吁,不得不用手拨了拨头发挡住了自己的脸。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老张放开了王梅,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又猛地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口,这才出了电梯。

 

王梅一只脚踩在电梯的开门开关上,斜靠着电梯直喘气,脸上红云未散,身上衬衣的纽扣已经完全被解开,裙子有一半被卷在了腰间,露出一只迷人的大长腿。

 

她在那歇息了一会,整整自己的衣服,这才走出了电梯。

 

被老张三番两次的强迫她也有点火了,冷着脸对老张说道:

 

“干爹,都跟你说了楼上开好房间了,你这么着急的干嘛,又不是不给你,你再这样我现在就走了。”

 

王梅说着作势要走,老张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低声下气的说道:

 

“好好好,乖女儿,都是干爹的错,干爹给你认错。”

 

说着他吧唧在王梅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一边摩挲着王梅的一只纤纤玉手一边说道:

 

“这样满意了吧。”

 

王梅的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行了,不生你气了,快点走吧,待会菜都凉了。”

 

王梅把老张带到了提前预定好的包厢,老张看到桌子上已经摆了几样精美的小菜。

 

叫他最诧异的是,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二十三四的年龄,穿着浅黄色的职业装,淡色的女士西装里穿着白色的吊带裙,露出两段精致的锁骨,一对不大的乳鸽伴随着呼吸轻微的颤着,脸蛋精致画着淡妆,一头短发染成了酒红色,整个人显得明艳无双。

 

不过她好像喝醉了,斜靠在沙发椅上直打盹,连进来人了都不知道。

 

“这是?”

 

老张有些疑惑的看了王梅一眼。

 

王梅凑在老张的耳边小声说道:“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老张的心里猛地一跳,再次看了那女人一眼,眼神逐渐变得滚烫起来。

 

自己这个干女儿可真不得了啊,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看她这年龄只怕今年刚从学校毕业吧。

 

喜欢归喜欢,老张还是警惕的问了一句:

 

“这女的到底是谁?要是你叫的高价小姐我就收下了,咱们三个来个一炮双响,要是还有别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说清楚。”

 

王梅有些迟疑,拉了拉老张的胳膊小声说道:“你出来我跟您说。”

 

王梅拉着老张来到离房屋较远的位置对老张说道:

 

“干爹,实话跟你说,这个女人叫苏珊,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业务经理,最近我查到她和别人在外地开了家公司专门挖我们的墙角,但是她狡猾的很,我找不到证据,所以想请干爹帮我找找证据?”

 

老张疑惑道:“找证据,我怎么给你找证据。”

 

王梅掩嘴一笑,凑过头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

 

“你待会在床上往死里玩她,搞的她要死要活离不开你,这事就成一半了,后边的计划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老张脸色大变:“不行,你这不是害我吗,万一那姑娘报警我不死定了。”

 

王梅咯咯笑道:“干爹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那你上次迷我的时候咋没看到你害怕啊。”

 

老张咬牙切齿的说道:‘上次的事你就别提了,TMD,那狗老板卖给我的是假药,要不然你都根本见不到我。’

 

王梅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用手在老张的脸上摸了摸,喘着气说道:

 

“干爹,你这人是真坏,不过你越坏我越喜欢。行了,行了,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你别看苏珊外表长的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也乱的很,经常跟我出去鬼混,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专门介绍给她的。”

 

老张怒道:“什么意思,你们两个拿我当鸭子啊?”

 

王梅忍不住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老张:“干爹,别生气,不会叫你白帮忙的。钱早给你准备好了,这是三万定金,事情办完一共十万的辛苦费,又有钱又有女人,你还不满意吗?”

 

看老张还在那低头思考,王梅拿肩膀碰了一下他,娇滴滴的说道:“你还考虑什么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玩。”

 

说着王梅伸出舌头在老张的耳朵上舔了一下,老张身子一震,伸手在王梅的翘臀摸了一把,接过信封揣入自己怀里,哼哼唧唧的说道:

 

“行,这忙我给你帮,不过不管成不成这定金我是不退的。”

 

王梅咯咯笑道:“好啦好啦,赶紧走吧,别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个人回到包间,王梅坐在苏珊身边,一把抱住她用手在她饱|满的胸|脯搓|揉起来,苏珊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叫声:

 

“不,刘总,不要这样。”

 

王梅咯咯一笑,举起桌子上的茶水给苏珊喂了点,嘴里说道:

 

“小妮子,还想着刘总呢,你亲爱的刘总签了合同已经走了。”

 

喝了点水,苏珊清醒了点,拍了拍自己脑袋,一脸难受的问道:

 

“王姐,这是哪里,我刚才好像喝断片了,对了,刘总呢,合同签没,这个死男人,占我便宜那么久再不签合同,我弄死他。”

 

说着她从包里抽出一支女士香烟啪的一声点上了。

 

王梅坏笑道:“怎么弄死他?是不是弄的他肾虚啊?”

 

“王姐你取笑我!”

 

苏珊撒娇似的搂住了王梅的脖子假装要掐她脖子,突然她愣住了,因为她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刚才脑袋不清晰根本没注意到。

 

苏珊有点不自然的松开自己的手,又看了老张一眼,小声问王梅道:

 

“王姐,那男的谁啊?”

 

王梅笑嘻嘻的在她耳边说过:‘不就上次我给你提过的老张。’

 

苏珊疑惑道:“哪个老张?”

 

因为上次苏珊给她说这事已经很久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上次我跟你说床|上功夫特厉害那老头嘛,你不是说叫我有空介绍你认识,这不我给你带来了。”

 

王梅一脸坏笑的说道,手又很不自觉的攀上了苏珊身上的高峰。

 

苏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偷眼看了老张一眼有点恼怒的说道:

 

“王姐,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毕竟他,他是个老头啊,这,这能下得去嘴吗?”

 

王梅抱着她的身子摇了摇,在她脸蛋亲了一口,小声说道:

 

“你害怕啥,你以前玩的不是挺牛掰的嘛,老头怎么了,跟老头玩才刺激。别装了,这里没外人,都是姐妹,我还不了解你了。”

 

苏珊给她又摸又亲又拿话刺激,心里也有些动摇了,终于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行吧。还是老规矩?”

 

王梅点点头:“嗯,老规矩。”

 

两个人嘀嘀咕咕了半天,老张一直在冷眼旁观,看着两个人亲如姐妹的样子,老张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这个王梅也太能装了,真是把人卖了别人还得给她数钱。

 

这时王梅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张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梅公司的业务骨干苏珊,苏小姐。”

 

“苏珊,来,这就我上次跟你说的按摩师傅张叔,你两先喝一杯,等吃完饭叫张叔带你去房间好好给你按按。”

 

听了这露骨的话,苏珊羞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心里紧张的要死,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和这么老的男人来。

 

老张楞了一下心想自己啥时候成按摩师傅了,不过既然王梅都那样说了,他也只好接过了王梅手里的酒有模有样的说道:

 

“王小姐,你好。”

 

苏珊也红着脸和老张碰了个杯小声说道:“张叔你好。”

 

几个人喝了一杯酒,苏珊就立即装起了头晕,一副天旋地转的样子,王梅赶紧把苏珊扶到了旁边沙发上躺着大声对老张说道:

 

“哎呦,不好意思啊,张师傅,我们家小苏今天喝多了,先叫她休息会,我陪你吃饭。”

 

说着她冲着老张挤了挤眼。

 

老张会意,抓起手机给王梅发了一条信息:“真醉了?”

 

王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迅速回到:“装的,我们两个定下的规矩,一个牵针引线,一个装醉,然后事情就成了。事后不伤面。”

 

老张憋着笑给回了一句:“会玩!”

 

王梅回了一句:“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玩,这女人今天跑不了的,待会看你表现。”

 

老张给回了一个OK表情。

 

两个人匆匆吃了点东西,老张的眼睛一直朝着沙发上的苏珊瞅,王梅有些吃味的从桌子下伸出一只脚在老张的某个部位轻轻按摩着,又给发了个信息:“咋了,忍不住了?”

 

老张回到:“差不多就得了。”

 

王梅拉着老张来到离房屋较远的位置对老张说道:

 

“干爹,实话跟你说,这个女人叫苏珊,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业务经理,最近我查到她和别人在外地开了家公司专门挖我们的墙角,但是她狡猾的很,我找不到证据,所以想请干爹帮我找找证据?”

 

老张疑惑道:“找证据,我怎么给你找证据。”

 

王梅掩嘴一笑,凑过头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

 

“你待会在床上往死里玩她,搞的她要死要活离不开你,这事就成一半了,后边的计划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老张脸色大变:“不行,你这不是害我吗,万一那姑娘报警我不死定了。”

 

王梅咯咯笑道:“干爹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那你上次迷我的时候咋没看到你害怕啊。”

 

老张咬牙切齿的说道:‘上次的事你就别提了,TMD,那狗老板卖给我的是假药,要不然你都根本见不到我。’

 

王梅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用手在老张的脸上摸了摸,喘着气说道:

 

“干爹,你这人是真坏,不过你越坏我越喜欢。行了,行了,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你别看苏珊外表长的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也乱的很,经常跟我出去鬼混,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专门介绍给她的。”

 

老张怒道:“什么意思,你们两个拿我当鸭子啊?”

 

王梅忍不住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老张:“干爹,别生气,不会叫你白帮忙的。钱早给你准备好了,这是三万定金,事情办完一共十万的辛苦费,又有钱又有女人,你还不满意吗?”

 

看老张还在那低头思考,王梅拿肩膀碰了一下他,娇滴滴的说道:“你还考虑什么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玩。”

 

说着王梅伸出舌头在老张的耳朵上舔了一下,老张身子一震,伸手在王梅的翘臀摸了一把,接过信封揣入自己怀里,哼哼唧唧的说道:

 

“行,这忙我给你帮,不过不管成不成这定金我是不退的。”

 

王梅咯咯笑道:“好啦好啦,赶紧走吧,别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个人回到包间,王梅坐在苏珊身边,一把抱住她用手在她饱|满的胸|脯搓|揉起来,苏珊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叫声:

 

“不,刘总,不要这样。”

 

王梅咯咯一笑,举起桌子上的茶水给苏珊喂了点,嘴里说道:

 

“小妮子,还想着刘总呢,你亲爱的刘总签了合同已经走了。”

 

喝了点水,苏珊清醒了点,拍了拍自己脑袋,一脸难受的问道:

 

“王姐,这是哪里,我刚才好像喝断片了,对了,刘总呢,合同签没,这个死男人,占我便宜那么久再不签合同,我弄死他。”

 

说着她从包里抽出一支女士香烟啪的一声点上了。

 

王梅坏笑道:“怎么弄死他?是不是弄的他肾虚啊?”

 

“王姐你取笑我!”

 

苏珊撒娇似的搂住了王梅的脖子假装要掐她脖子,突然她愣住了,因为她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刚才脑袋不清晰根本没注意到。

 

苏珊有点不自然的松开自己的手,又看了老张一眼,小声问王梅道:

 

“王姐,那男的谁啊?”

 

王梅笑嘻嘻的在她耳边说过:‘不就上次我给你提过的老张。’

 

苏珊疑惑道:“哪个老张?”

 

因为上次苏珊给她说这事已经很久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上次我跟你说床|上功夫特厉害那老头嘛,你不是说叫我有空介绍你认识,这不我给你带来了。”

 

王梅一脸坏笑的说道,手又很不自觉的攀上了苏珊身上的高峰。

 

苏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偷眼看了老张一眼有点恼怒的说道:

 

“王姐,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毕竟他,他是个老头啊,这,这能下得去嘴吗?”

 

王梅抱着她的身子摇了摇,在她脸蛋亲了一口,小声说道:

 

“你害怕啥,你以前玩的不是挺牛掰的嘛,老头怎么了,跟老头玩才刺激。别装了,这里没外人,都是姐妹,我还不了解你了。”

 

苏珊给她又摸又亲又拿话刺激,心里也有些动摇了,终于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行吧。还是老规矩?”

 

王梅点点头:“嗯,老规矩。”

 

两个人嘀嘀咕咕了半天,老张一直在冷眼旁观,看着两个人亲如姐妹的样子,老张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这个王梅也太能装了,真是把人卖了别人还得给她数钱。

 

这时王梅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张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梅公司的业务骨干苏珊,苏小姐。”

 

“苏珊,来,这就我上次跟你说的按摩师傅张叔,你两先喝一杯,等吃完饭叫张叔带你去房间好好给你按按。”

 

听了这露骨的话,苏珊羞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心里紧张的要死,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和这么老的男人来。

 

老张楞了一下心想自己啥时候成按摩师傅了,不过既然王梅都那样说了,他也只好接过了王梅手里的酒有模有样的说道:

 

“王小姐,你好。”

 

苏珊也红着脸和老张碰了个杯小声说道:“张叔你好。”

 

几个人喝了一杯酒,苏珊就立即装起了头晕,一副天旋地转的样子,王梅赶紧把苏珊扶到了旁边沙发上躺着大声对老张说道:

 

“哎呦,不好意思啊,张师傅,我们家小苏今天喝多了,先叫她休息会,我陪你吃饭。”

 

说着她冲着老张挤了挤眼。

 

老张会意,抓起手机给王梅发了一条信息:“真醉了?”

 

王梅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迅速回到:“装的,我们两个定下的规矩,一个牵针引线,一个装醉,然后事情就成了。事后不伤面。”

 

老张憋着笑给回了一句:“会玩!”

 

王梅回了一句:“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玩,这女人今天跑不了的,待会看你表现。”

 

老张给回了一个OK表情。

 

两个人匆匆吃了点东西,老张的眼睛一直朝着沙发上的苏珊瞅,王梅有些吃味的从桌子下伸出一只脚在老张的某个部位轻轻按摩着,又给发了个信息:“咋了,忍不住了?”

 

老张回到:“差不多就得了。

也许你还喜欢

“六一” 特辑第二弹|解锁节日新玩法,总有一款适合你~

“六一”倒计时一天! 激动地搓手手~ 别急~ 为了满足大小朋友的童心 小编替大家解锁了更多“六一”新玩法 各有惊喜,总有一款适合你 接着往下看吧~ 福州市博物馆 活动主题:“古厝焕新 云游文

专家发现秦朝石碑,碑上447字轰动世界,西方:我们需要秦始皇

引言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皇帝,而在这些皇帝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秦始皇了。在秦始皇建立秦朝以后,我国封建社会的序幕就此拉开,可以说他成为了一段历史的开创者。然而,在我们研究

品茶,是最好的娱乐工具

品茶的性质,是静的,不是动的。与打球唱歌不同。喜欢静的人,觉得兴味浓深。 喜欢动的人,亦应当拿来调剂一下。起初虽快乐略小,往后一天天的快乐就大起来了! 凡人必定要有娱乐。 在正当的工作及研究学问以外,

黄河文化之根 华夏文明之魂 定鼎中原的河洛古国

双槐树遗址——河洛古国考古发掘现场 核心提示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兴文化”时强调,要“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郑州,地处中原腹地,史

影院想要理性回归,需要做的还有哪些?

在按下“暂停键”多天后,电影院终于等来了开门复业的曙光。虽然恢复营业的时间仍未最终确定,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的电影院,却早已纷纷开始自救。无论是促销零食还是推广电影套票,它们都在努力维持着,等待

济南市第三届“华山论剑”武源武术传统文化交流会成功举办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及贵宾 山青水秀,草绿花艳,魅力无限五月天;群雄汇聚,文切武磋,激情四射华不注。 5 月30日,正当全国人民认真贯彻全国两会精神,大力传承和发展文化产业之时,济南市历城区的华山景区气球

环球怪物宇宙重启 瑞恩·高斯林加盟并扮演狼人

据外媒报道,环球影业青黄不接的怪物宇宙因近期《隐形人》大热而重启,而且瑞恩·高斯林已经加盟并将扮演经典角色狼人。 影片由《不良教育》科瑞·芬莱将执导,丽贝卡·安吉洛和劳伦·舒克·布鲁姆担任编剧。据传

小孩子才过节!大人们都在忙着回忆这些东东…

一只昆虫,一个沙包 一把弹弓,一根皮筋 那些充满童趣的日子 足以温暖我们一生 每个人的童年记忆 都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六一国际儿童节就要到了 今天我们一起穿越时空 看看每个年代的童年 都有哪些有趣

复工记|致敬逆行者:时隔122天,上海芭蕾舞团公开首演

首席演员吴虎生和特邀昆曲演员张颋演绎《浮生一梦》。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丁晓文 5月30日晚7点半,随着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的红色幕布徐徐升起,上海芭蕾舞团原创现代芭蕾专场《起点Ⅲ——时间对岸》

【图说长沙】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拆迁户”的大起大落 文、图|粉丝们 编辑|马桶 ▲2020年4月19日摄于福元路大桥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一水分两色,自然有奇功。by@七日间 想念细时候的湘江,水清得让人想打屌胯……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