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穿之欲热无边h*含上胸前的柔软gl

看着宋雪那因为兴奋而潮红的脸,还有身上不断出的细汗,他不断地阴笑。

 

宋雪感到非常丢人,也非常尴尬。

没想到自己在丈夫那里从来都得不到满足,却在这个老色鬼这里被他一双手给弄得神魂颠倒,兴奋连连……

 

宋雪想睁开眼睛,但又觉得害羞又丢脸,身体上极度舒服,但心理上却觉得无法面对。

 

一想到赵赫,她更是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他?但再一想到嫁给他这么多年,他那个地方从来没让自己满足过,她又有一阵报复的快意。

 

算了,随他去吧!爱谁谁吧!反正现在很舒服,生理上快乐了心情也会变好,不管了,爱怎样怎样,今天就在这里彻底放松一把,享受一次吧!

 

因宋雪已经来了一次,孙春旺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时,宋雪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睁开眼睛问一下孙春旺是不是他的“治疗”结束了,但想睁眼又觉得尴尬,不好意思,而孙春旺也没说治疗结束了,她便继续闭着眼睛,等待孙春旺接下来的动作。

 

这边,孙春旺可没想到这里就结束,接下来,他还要进行更大力度的呢,只见他把宋雪的上衣也脱了下来。

 

“孙大夫,”这时,宋雪不得不把眼睛睁开了,因为她心里有疑问要问,因刚才的兴奋此时她的眼神很迷离,她问道:“孙大夫,怎么还要脱上衣吗?”

 

“嗯,为了让你全身的皮肤和器官都更好更顺畅地循环,把衣服全脱光比较好,这样身体就会处在完全的放松下,血液更加流通,更有利于你身体的恢复和治疗。”孙春旺解释说。

 

“那……好吧。”宋雪同意了。

 

孙春旺把宋雪的T恤衫脱了下来,然后又把她里面的文胸脱了下来,这下子,宋雪真的是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孙春旺眼前了。

 

看着这具完美的躯体,孙春旺的眼睛放光,哈喇子流了一地,他真想自己亲自上啊!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得忍耐,他转过身背对着宋雪把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儿抚弄了几下,然后转过身来继续对着宋雪,开始给她继续做“治疗”。

 

“宋小姐,继续保持放松,不要紧张,放松……”孙春旺一边说一边再次对宋雪上下其手。

 

这一次,他又把宋雪的裸体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对重点部位当然要多次且深度地抚摸、逗弄。

 

宋雪总是提醒自己要忍耐,要克制,但却又总是经受不住这老流氓的挑逗,所以,就在这老流氓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下,宋雪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直到一连三次,她再也无法承受时,她求饶了。

 

“哎呀,我不行了,不要再继续了……”宋雪软绵绵浑身无力地说。

 

孙春旺得意地一笑,然后说道:“好了,宋小姐,这一回你的病症会更加减轻的,因为我不但让你彻底放松了,而且,还通过我的按摩让你全身的经络打通,从此后,你的血脉会更加畅通,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哦,是吗?”宋雪问,其实,有那么一刻,她想说声谢谢的,这也是她的习惯用语,平时她都是个很有礼貌很谦和的人,经常会对人说谢谢,何况这是在诊所,是在看病,她当然也要说谢谢了,但那两字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因为她觉得刚才这老流氓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她如果说谢谢的话,那岂不是……岂不是证明她很喜欢他对自己做那种事吗?

 

“好的,”想到这里,宋雪只说了个“好的”,没说谢谢。

 

“怎么?宋小姐不说谢谢吗?”经过一来二去和宋雪的交往,孙春旺自然对宋雪是越来越了解,他知道她的性格和人品,知道每次治疗完她必然会对自己道谢的,所以便如此问道。

 

“呵呵,那……就谢谢了,呵呵~”宋雪笑着说道,但想想刚才被这老流氓一连弄了三次那个,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吃亏了?可自己却对他说了谢谢,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自己真的感谢他吗?

 

但再一想到毕竟他说他是在给自己治病,没准儿他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医疗上的按摩手法呢。

 

再说了,虽然刚才自己被这老流氓占了便宜,但毕竟自己也挺舒服的,尤其是自己嫁给赵赫这么多年来都从来没有过这种体会和感觉,今天却在这里体会到了,这样一想的话,说谢谢也是应该的了。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今天享受了,舒服了,就让一切都随风去吧!

 

宋雪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就在这时,他看到孙春旺对着她在解他自己的裤腰带。

 

“孙大夫,您这是……您要干什么?”宋雪警惕地说道,虽然刚才他把自己那样玩弄了几次,但毕竟都是用手,她还没真的被他用身体那样过,所以,也不算被欺负了,可现在他这是要干嘛啊?

 

“哦,没事,宋小姐,我只是……呵呵,只是……”孙春旺说话吞吞吐吐,同时一边说话一边继续快速解自己的裤腰带,然后片刻后宋雪就看到了这老流氓的隐私部位……

 

“啊!”宋雪大吃一惊!因为这老流氓的隐私部位竟然非常大!比赵赫的两倍的体积差不多!

 

没想到呀,真的是没想到,这老流氓都这么大岁数了,家伙倒是还不错,宋雪心想。

 

但她心里一冒出这种想法,很快又开始觉得羞耻,觉得自己一个女教师,为人师表,而且更重要的是已经为人妻多年,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有这样的想法。

 

宋雪想转过脸来不看孙春旺,但好奇心却不答应,她便继续朝他看去。

 

孙春旺把自己的裤子继续往下褪了褪,整个隐私部位裸露了出来,宋雪都看呆了!

 

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宋雪竟然有点想走过去摸一摸他那家伙的冲动!

 

但发现自己有这种想法时,宋雪又是觉得一阵羞耻。

 

 

宋雪为自己感到丢脸,在心里斥责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嘿嘿,宋小姐,人活一世不容易,俗话说,人生苦短,所以,活着就要按自己的本心来活,不要太委屈自己,太委屈了也容易生病哦,比如抑郁症,心情郁闷就是太委屈自己的结果,而心情郁闷就容易使身体的病,因此呢,活着就要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要大胆去做,不要顾虑太多哦!”孙春旺说。

 

他看出来宋雪的心理所想了,便如此鼓励她。

 

宋雪这人很善良,也很心软,比较容易受别人影响,而现在既然孙春旺如此说,她还真的有点心动了,她胡乱把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下了床,直接光着脚就走到了孙春旺跟前。

 

看着孙春旺的大家伙,她真的是心动了,因为,长这么大,结婚这么多年,她除了看到赵峰的那里非常大之外,就只有见过自己老公赵赫的,而赵赫的很小,她早就看够了,看厌了。

 

除他们兄弟俩外,今天,这个老流氓的家伙是她迄今为止看到过的第三个男人的隐私部位,也是比较大的一个,只比赵峰的家伙稍微差那么一点,但却是比赵赫的强了很多倍的。

 

“想摸就摸摸看,来,不要拘谨哦。”孙春旺再次激宋雪。

 

宋雪也慢慢向孙春旺的裤裆部位伸出手……

 

就在这时,突然“当当当”地声音响起,诊所的卷帘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本来孙春旺把卷帘门和窗帘都拉上就是为的谢绝顾客临门,却没想到有人这样不识相,明明看到关门谢客还硬要砸门!

 

自己与宋雪的好事被打断,孙春旺非常生气,本想不理会外面的敲门声,但不想那敲门声竟是一声比一声更响,实在是吵得他心烦意乱!

 

宋雪此时则是感觉万分尴尬,想想自己刚刚和孙春旺在诊断床上的事还有现在自己正想要伸手去摸孙春旺的隐私部位……这些事万一被别人知道那自己还怎样做人啊?

 

宋雪赶紧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把鞋子也穿好,然后快速整理自己的仪容,把头发弄好等等,生怕外面敲门的人突然闯进来看到她的不堪。

 

“当当当……”敲门声仍在继续,大概也许是有什么紧急病患等着被医治吧?孙春旺从生气转为不安,他也怕万一这房间里的事回头被别人知道了诟病,那他这一把年纪了脸上自然也是挂不住的。

 

“宋小姐,那个……你先在这里稍微等一下,我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孙春旺也是一脸的不自在,然后就向卷帘门走去。

 

从里边把卷帘门打开,来人焦急不已地对孙春旺说:“孙大夫,求您快帮我妈诊治诊治吧,刚才还好好的,就一小会儿的功夫,也不知她老人家是怎么了,突然就晕倒了,呜呜……”

 

“哦,好的,快把老人家扶进屋吧……”孙春旺再生气再尴尬,做为医生,病患都已经主动找到门上了,他也不能拒绝,况且还是这样的紧急病人。

 

来人把他的老母亲小心地背到诊所里,这时,在诊所里屋的宋雪知道自己该走了。

 

她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然后走到外屋对孙春旺说:“孙大夫,那您忙吧,我就先回了,过些天再来找您做治疗。”

 

宋雪尽量克制自己,让自己做出一副刚刚她和孙春旺真的是在做治疗的样子来。

 

孙春旺自然更加会演戏,他也装模作样地说:“那好,宋女士,您先回,回去记着按时服药,小心不要着凉,平时多注意保暖,少食生冷,咱们下次再见!”

 

“好的,谢谢您,那我就走了。”宋雪再次跟孙春旺道别,然后冲前来诊治的病患家属微微一笑,就走出了诊所。

 

这边,孙春旺继续人模狗样地给病人治病,病人家属露出十分焦急同时又对孙春旺感激不尽的表情。

 

走出孙春旺的诊所后,来到小区里,一阵风刮过,宋雪突然感觉头脑好像清醒很多,这种感觉很奇怪,她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感觉好像之前自己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而现在好像刚刚清醒过来似的。

 

她仔细回想,对刚才发生的事竟然都有些想不起来了,好奇怪,她继续仔细回想,才想起刚刚在孙春旺的诊所里,自己好像……自己被那个老流氓挑逗玩弄了好长时间而且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之前从没有过的变化,被弄到那种极致的兴奋,而且还好几次……

 

宋雪的脸立刻就红了,而且心跳加快,自己怎么可以那样啊?而且,再次回想,自己之前的那种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是无法自控地一样……

 

其实,这时的宋雪还不知道,过了好多天以后她才无意中得知,原来这天在孙春旺的诊所里她是被孙春旺那个老流氓在熏香里下了药,那种药是一种类似迷药和春药结合的药物,可以让人产生晕晕乎乎的感觉而且生理上会兴奋,会让人不由自主跟着他的控制来走。

 

这时的宋雪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一方面她有些厌恶孙春旺那个人,觉得他除了会点医术外也实在就是一个老流氓,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自己刚才虽然被他占了很多便宜,但不得不说,她其实也是很快乐的,很舒服的,这样一想,她心里似乎又平衡了许多。

 

宋雪往自己家走去,走着走着,身后有汽车喇叭在响,她以为跟自己无关,便继续向前走,但那喇叭声就继续响个不停,她这才回过头看去,只见一辆黑色汽车在自己身后不远处,车里的人在那里不停地按着喇叭。

 

赵赫!怎么会是他?宋雪转过身朝汽车走去,走到汽车跟前,赵赫早已把车窗玻璃打开,他把墨镜摘下来,对宋雪一笑,没有说话,但示意她上车。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都,宋雪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且这辆汽车也不是他的,宋雪当然认得自家老公的汽车,这车根本就不是赵赫的。

 

“你这开的是谁的车?”宋雪问。

 

“一会儿告诉你,老婆,我带你去个地方。”赵赫说着就驱动发动机,车子朝前开去。

 

宋雪不知道赵赫这是玩的哪出,只好继续跟着他走。

 

车子驶出小区后,一直在大街上开着,然后开出市区,仍旧一直开,一直到郊外一处风景不错的像是刚刚开发不久的旅游区才停下来。

 

“老婆,下车吧。”赵赫说,他先下车,然后贴心地走到宋雪那面车门处,帮宋雪把车门打开。

 

结婚这么多年,最近几年赵赫对自己好像变了些,早没了当初谈恋爱时的耐心,但今天,他好像又变回了之前刚认识时的那个他,这么贴心,宋雪心里不由得泛出一阵暖意。

 

宋雪走下车来,赵赫拉起她的手,对她微微一笑,然后朝风景区走去。

 

宋雪心里更犯嘀咕了,赵赫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赵赫拉着宋雪来到风景区里边一家饭店,对店里的店员招呼了一声,不一会儿,店员们便开始上菜。

 

宋雪一看,竟然全是自己爱吃的菜!

 

“老公,这是……今天是什么日子呀?我怎么有点懵。”宋雪好奇地问。

 

“哈哈,老婆,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啦,只不过我今天突然觉得最近我总是出差,特别忙,有些忽略你了,所以,今天我从咱们这里路过,就弥补你一下,怎么了?这样不好吗?”赵赫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呀,我还说你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宋雪撅起小嘴儿半撒娇道。

 

“哈哈,老婆,我最近仔细想过,咱们结婚这么几年,我总是出差,每年在家待着的时间不多,更没什么时间陪你了,大多数都是让你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的,所以呢,我就觉得挺愧对你的,好啦,不要想那么多了,今天咱们就好好团聚一下,一会儿吃完了饭还有惊喜送你哦。”赵赫的样子神神秘秘的。

 

“是吗?什么惊喜呀?”宋雪问。

 

“现在说出来了就不是惊喜了哦,好了,先吃饭,看看这里的菜合不合你的胃口。”赵赫说着给宋雪夹了一筷子菜。

 

“嘿嘿,谢谢老公。”宋雪的脸有点红了,吃着赵赫给她夹的菜,此刻她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之前在孙春旺的诊所里被孙春旺连番挑逗勾引的画面……她这时感到好后悔啊,自己怎么可以那样?自己对不起老公。

 

宋雪心里感到很愧疚,赵赫对她还是很好的,平时他工作太忙,冷落了她也不是他故意的,也是他身不由己,而自己却……背着他和那个老流氓医生做那种事,想想好愧疚啊!

 

不过还好的是,那个老流氓并没真的得到她,他只是一直在用手对她做那种事而已,还好还好,事已至此,宋雪也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老公,你也吃菜。”宋雪给赵赫也夹了菜,然后又给赵赫倒酒。

 

赵赫喝了一杯酒,心情更好了,宋雪也喝了点酒,酒一上头,瞬间又开始有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了。

 

一顿饭在两个人彼此愧疚但又很开心的状态下吃完了,吃完饭后,宋雪在等着赵赫给她的“惊喜”。

 

赵赫结完账,然后拉着宋雪来到饭店旁边的一个酒店,这酒店是专门针对来此地旅游的游客开放的,平时不忙,人比较少。

 

来到酒店开好房间,赵赫拉着宋雪上电梯,一路来到十二楼。

 

进房间后,赵赫一把把宋雪抱住了,宋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赵赫就在宋雪的唇上印上自己的深吻了。

 

“老公,你……”宋雪好不容易嘴唇得了空,说道。

 

“别说话……”赵赫回应,然后再次将她的嘴堵上。

 

赵赫一边吻宋雪一边开始脱她的衣服,同时宋雪也开始回应,就这样两个人从门口到地板到床上……

 

这个房间的窗外就是这个风景区景观最好的地方,而且由于窗户外面就是风景,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来这里旅游,所以外面并没有人,窗帘也不用拉,阳光恰到好处地照射到房间里,看着风景,空气好,采光好,两个人的兴致便更加高涨了。

 

而赵赫平时那方面根本就不太行,从来就没满足过宋雪,但今天宋雪感觉他在这方面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比平时厉害了许多。

 

其实宋雪猜到了赵赫一定吃了药。

 

赵赫把宋雪压在身下,卖力地做着运动,宋雪在他身下尽情享受,不断地呻吟喘息。

 

正在快乐的时候,宋雪期待着赵赫继续不停地活动时,却没想到赵赫一下子结束了,倒在了床上。

 

宋雪心里叹了口气,感到一阵空虚,空虚的不止是她的心,还有她的身体……

 

她好希望他能把自己带到那种极致的快乐啊,就像之前在诊所那个老流氓带给她的那样……

 

想到这里,宋雪又感到一阵羞耻,但她转念又想,食色性也,这是人的本性,人的最基本的需求,没什么丢人的。

 

是赵赫满足不了自己,是他不行,又不怪自己。

 

赵赫躺到床上,也没再安慰一下宋雪,而是很快就打起了呼噜,对此,宋雪更加失望,非常生气。

 

哎,吃了药还是不行,宋雪知道,赵赫以后在这方面肯定会越来越差的,一想到这些,她不由得觉得自己命苦,自己嫁给他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满足过,就这样活一辈子是不是很冤啊!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哎!宋雪又是连连叹气,然后也躺在床上睡着了。

 

醒过来就是第二天了,宋雪醒来后赵赫早已经醒了,他正在洗手间洗漱,宋雪从床上下来,走进洗手间,从后面抱住赵赫。

 

“亲爱的……”宋雪的脸粉扑扑的,对赵赫撒娇,本以为赵赫会反过来抱住她,最好他还会和她再来一次,但没想到赵赫一把推开了她。

 

也许你还喜欢

江苏连云港海州五大宫调:老曲“淬火”发新声

国家级非遗项目江苏海州五大宫调代表性传承人刘长兰(右二)在演唱。董洪旺摄(中经视觉) 图为海州“五大宫调”独具特色的伴奏乐器“杯琴”和“碟琴”。 (资料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城市变得有些安静。

想不到的精彩!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开幕

太湖之滨,文化流觞 乐居之城,繁华吴江 今晚 第七届吴江太湖文化节 暨2020丝绸文化旅游节 在水秀天地正式拉开帷幕 一系列文化、体育、旅游活动 自此将相继展开 区领导李铭、汤浩、张炳高出席开幕式。

昨晚,云火锅之约,蚌埠支援武汉医疗队员这样过的

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曾在微博向马云发出“吃火锅”的邀请,昨天,马云应约来到合肥,兑现“火锅之约”。全国各地其他6600名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则在线上一起“云火锅”。 云火锅是怎么来的 下面这段视频看

豆瓣9.1!央视用行动证明,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提起纪录片,很多人自然想到是的BBC或者NHK这样的平台。 有一说一,BBC虽然拍自然纪录片是一绝,但央视爸爸动起真格的时候也不容小觑。 如果说之前小妹推荐的纪录片都是以小见大,细微之处见真功夫。 那

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珍姐 30年坚持把粽子做到极致

在中山市坦洲镇河边街一间不起眼的珍姐食店,粽子甚至卖到68元一个,前来购买和网上下订单的人却不少,甚至有忠实粉丝专程从东南亚、港澳过来订。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推荐,珍姐成了广东“粽”界的超级网红,许多人都

“DOU来”盘“好货” 区长直播不容错过

仿佛一夜之间,官员们直播“带货”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线上推介两小时,西藏申扎县常务副县长王军强卖出1200份牦牛肉;上线10分钟,广州从化区副区长周耿斌的直播间涌入10万网友观看……领导干部们纷纷披挂

快来pick你最喜欢的热门家中综艺

因为此次疫情的缘故 我们拥有了一段漫长而不平凡的寒假 同时我们也获得了一段 自大学以来与家人相处的可贵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 我们与家人在相处过程中的点滴 犹如一个个戏剧化的综艺节目 平凡中参杂感动 朴实

取关过很多公众号,这几个公众号却一直不舍得删!

信息流时代 我们的碎片时间早已被填满 每天都被灌入大量没有营养的文字 浪费生命,辜负时光 …… 如何在公众号上做加减法? 今天小编就推荐你几个优质公众号 高质量推送,带你多维度看实事、看世界 古风国

从《欢乐颂》到《知否》,正午阳光的剧中女性,都存在这个问题

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我基本上每部都看。不仅仅是因为制作精良,而是它总是善于将一些复杂的道理蕴藏在电视剧的普通场景中,等待观众去挖掘,让人觉得越看越上瘾。 但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在塑造女性角色

【边疆时空】倾听边疆 | 苗家姑娘阿苗千千演唱《苗家敬酒歌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有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各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敬酒歌,其中,少数民族的敬酒歌尤其具有特色,与酒文化交融得十分自然。 这首《苗家敬酒歌》由佘刚林、李荣明作词,佘刚林作曲,苗族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