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吃蒂将军吸花蒂-细线拉扯花蒂

这句话自己似乎对谁说过?

“这不太好吧?”林美玉有些为难,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美玉姐,你不会是耍赖吧?”叶凡一脸的不屑。

 

“我是那种耍赖的人吗?去就去,不过我先去,你等一会儿再过来……”在这一点上,林美玉和自己的姐姐林美心出奇的相似。

 

说完之后,也不等叶凡答应,已经站起身来就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叶凡笑了笑,又装作无所事事的模样等了片刻,趁着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起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在一面墙壁的背后,外面是一个洗手的地方,确定没有人跟来之后,叶凡朝着洗手间大喊了一声:“美玉姐,你好了没有,我肚子痛……”一边说,还一边猛敲门!

 

“好啦好啦,马上……”里面传来了林美玉配合的声音……

 

然后就看到洗手间的门锁打开,叶凡一个箭步,直接跨步进去,反手将房门锁上。

 

而林美玉却是脸蛋一阵通红,这个臭小子,坏死了。

 

“嘿嘿,姐,现在这里没人了,你快点脱吧,我只要看看就好……”叶凡一脸坏笑的看着林美玉。

 

“坏蛋……”林美玉娇嗔的白了叶凡一眼,伸手到背后,拉开了晚礼裙的拉链,可是看着叶凡那火辣辣的目光,却不好意思直接将裙子脱下来。

 

“姐,你快点,不然被她们发现了就不好!”看到林美玉犹豫不决,叶凡催促道,实在是这一刻的他也是极其紧张,不仅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林美心也在外面,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在这里看林美玉的身子,还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

 

一听到这话,林美玉果然急了,当下再一次瞪了叶凡一眼,伸手拉开了晚礼裙的拉链,随着她拉链的拉开,这条米黄色的晚礼裙慢慢的自肩头滑落,先是白`嫩的香`肩露了出来,紧接着是白花花的柔软脯,看着她那被紫黑色蕾丝内`衣包裹的两个白`嫩半球,叶凡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灼热,这一刻的他,恨不得上前碰上一把。

 

“美玉姐……”叶凡的呼吸很是急促,连说话都有些紧张。

 

“嗯?”正脱到一半的林美玉顿时一愣,抬头看去,就看到叶凡那双火辣辣的目光,心头也是一阵猛跳。

 

“我能碰`碰么?”叶凡有些颤抖的说道。

 

“这怎么能行?”林美玉娇嗔的白了叶凡一眼。

 

“可是我就想碰……”已经有些迷失的叶凡忽然一步上前,一把将林美玉推倒了墙上,一手就朝林美玉的柔软碰去。

 

林美玉本能的想要呼唤,可是还没有说出一个字,叶凡的嘴巴已经堵住了她的嘴唇,舌头更是野蛮了伸了进去,疯狂的索取着。

 

只谈过一次恋爱,却停留在牵手阶段的林美玉顿时就慌乱了,她的呼吸也是一阵急促,特别是当叶凡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半边上的时候,她的心神更是一阵慌乱。

 

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让她很是迷醉,可是迷醉的同时却很是害怕……

 

她不呼喊还好,这么一呼喊,更是刺`激着叶凡……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好不好?姐姐她们还在外面……”感受到叶凡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内有个恶魔正在逐渐的苏醒,林美玉一边挣扎着想要摆脱叶凡的抚碰,可是身体又不由自主的想要被他抚碰,那种感觉真的让她好怕好怕……

 

姐姐她们还在外面呢?这一句话让叶凡骤然清醒,迅速的收回了在林美玉身上游走的魔爪!

 

“对不起,美玉姐,我……我不是有意的……”叶凡一脸担忧的看着林美玉,生怕她就为此生气!

 

林美玉心乱如麻,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叶凡的道歉,迅速的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就朝外面跑去,似乎生怕再被叶凡拉进去一样……

 

看到林美玉落荒而逃的背影,叶凡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心里也是一阵慌乱?她不会生器吧?要是她将这事告诉小`姨,自己该怎么办?

 

很是惆怅的叹息了一声,叶凡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强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打开洗手间的门,就要走出去,却骤然撞在了一团柔软之上,整个人都朝后弹去……

叶凡顿了顿,这才稳住自己的身形,定眼一看,就看到林美心一手插在腰间,一手靠着门框,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林……林姨……”

 

“林姨?我又那么老吗?”林美心娇`媚的白了叶凡一眼,很是幽怨道。

 

更是朝前踏出了一步,反手将厕所的门关上。

 

“不,不老……”叶凡有些结巴,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正好退到了墙壁前面。

 

“那你该叫我什么?”林美心微微笑着,身体有朝前走了一步,来到了叶凡的身前,一手放在叶凡背后的墙壁上,那几乎贴着叶凡的心口。

 

“姐姐……”叶凡双手靠在身后,全身僵硬,不敢乱动分毫,实在是自己刚才才差点把人家的妹妹给欺负了,现在姐姐找上门了,自己能说什么?

 

“这才对了嘛,来,告诉姐姐,有没有想姐姐……”林美心身子朝前压了压,那对丰`满的玉`峰也压在了叶凡的柔软膛,更是将嘴巴凑到了叶凡的耳边说道。

 

“想……”叶凡根本不需要思考。

 

“想姐姐的哪儿?”林美心柔声说着,温热的气体传进了叶凡的耳朵,让他感觉整个人都是麻酥`酥的。

 

叶凡的呼吸又是一阵急促,特别是感受到柔软前传来的柔软和温暖,某个小家伙已经不自觉的立了起来,再听到林美心那肉麻的情话,之前因为欺负林美玉的担心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想姐姐的全部……”叶凡嘴里说着,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林美心的细`腰上,比起她的妹妹来,她的身材显然丰腴了很多,也柔软了很多。

 

“真的么?”林美心娇嗔了一句。

 

“当然……”叶凡说着,另一只手已经落在了林美心的那处。

 

而被叶凡触碰的林美心也没有丝毫的抗拒,任由叶凡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抚碰,而她的身子也是更加的靠近叶凡,几乎全部的贴在了叶凡的身上,而她的红唇也是凑到了叶凡的身边,一边轻吻着叶凡的耳`垂,一边娇`声道:“姐姐也想你……”说话的同时,已经伸出白`嫩的手掌。

 

感受到林美心那温热的气息,再被她的手抓`住自己的重点,叶凡的心里更是躁动,已经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嘴里不断的吞着口水。

 

林美心的嘴唇吻着他的耳`垂,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朵,那种触电的感觉不断的传来,特别是她那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更是让叶凡心乱如麻,全身仿佛有无数只小蚂蚁在身上不断的爬过一样。

 

嘴里发出低声的低吟,右手已经拉下了林美心的半边肩带。

 

林美心躯体也是一阵火热,被叶凡这般对待,她只觉得浑身也是一阵难耐,听到叶凡的话语,她却没有马上回应,而是继续凑到叶凡的耳边,娇`声道:“可是你的小`姨就在外面噢?”

 

叶凡的身子微微一颤,陷入迷离的眼神,顿时清醒了一些,对噢,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要是让她发现了,那可怎么办?

 

“怎么样,现在还要么?”林美心的眼中,露出了狡黠的神色,可是她的声音却极其柔媚,说话的同时,又是用舌头轻轻的舔过了叶凡的耳朵,叶凡的身体又是一颤。

 

体内的火焰不断的上涌,再感受到身旁这具火热的躯体,特别是感受到她那饱`满柔软,叶凡内心深处更加的躁动。

 

“要……”最终,欲望终究是战胜了理智,这么火热的躯体,不要白不要,就算自己的小`姨知道了又怎样,最多被她骂一顿就好。

 

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叶凡一把搂住了林美心的细`腰,一个转身,就将她反压了过来。

 

林美心只是想要逗逗叶凡,哪里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大胆,明明自己的小`姨在外面,还真的敢对自己做这事?

 

一个不慎之下,已经被叶凡偷袭,特别是叶凡的嘴里传来的那股阳刚之气,更是让她的魂儿也是一阵颤抖。

 

“叶凡,不要……不要在这里,你小`姨真会知道的……”这一下,林美心反而慌了神,司空嫣然被她灌了很多酒,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休息呢,但是并没有真正的醉去,就算真的醉了,还有其他人在呢,若是让其他的女孩,包括自己的妹妹知道了自己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八`九岁的少年在这里搞这事,那可如何是好?叶凡不在乎,她还在乎呢?

 

“我不管,我不怕……”叶凡脑中混乱,才不管这些。

 

这一下,林美心彻底的慌了,开口求饶道:“我的乖乖,这一次放过姐姐好不好?下次我们找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姐姐一定满足你,好不好……”

 

“不要,我现在就要……”叶凡根本听不进去。

 

“可是她们都在外面,会被她们发现的,叶凡,你听话,不然姐姐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林美心使出了杀手锏,轻哼了一声。

 

果然,随着这一声轻哼,叶凡那陷入迷离的神智恢复了一丝清明。

 

然后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近在咫尺的林美心,很是委屈道:“可是人家好难受……”叶凡真的很委屈,是你先挑逗自己的,火也是你点燃的,现在你不灭火,自己怎么办?

 

“姐姐先帮你,下次再彻底满足你好不好?”看到叶凡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林美心心里也是一阵柔软,当下柔声劝解道。

 

“好……”叶凡点了点头。

 

“叶凡最乖了,姐姐会让你很舒服的……”林美心娇柔的说了一声,柔软的嘴唇在叶凡的嘴巴上亲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蹲下了身子……

 

看着林美心那娇`媚的容颜,看着她半露的肩膀,再看着她此时的动作姿态,叶凡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国,来到了天堂。

 

若不是还记得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他都想要放声狼嚎了,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太爽了…

林美心的技术很好,让叶凡只不过坚持了几分钟就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咳咳咳……”林美心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才恢复过来,她的脸蛋已经被憋得的通红!

 

“小坏蛋。”娇`媚的白了叶凡一眼,林美心狠狠道。

 

“嘿嘿,我怎么舍得姐姐死呢……”得到了满足的叶凡心情大好。

 

“去,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林美心站了起来。

 

“我听说那是美容的呀。”叶凡露出了惊愣的神色。

 

林美心再一次白了叶凡一眼。

 

“嘿嘿……”叶凡只是傻笑,也不接话。

 

这个时候,外面隐隐传来了脚步声,两人都是骤然一惊,叶凡和林美心迅速的整理好自己。

 

“乖,明天你要去报名,报名之后,找个机会,跟美玉一起来姐姐家,姐姐再好好疼你……”搂过了叶凡的脑袋,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林美心拉开厕所的门就这么风姿摇摆的走了出去,并且顺手带上了厕所的门。

 

叶凡愣了愣,和美玉一起去她家?难道……

 

想到了某种可能,他的嘴角,浮现出了邪恶的笑容,这真是一个迷死人的妖精姐姐啊。

 

重新来开了洗手间的门,就看到穿着紫红色旗袍的唐嫣走了过来……

 

“你上个洗手间这么久?”看到脸色还有些红晕的叶凡,唐嫣微微笑道。

 

“额,这还不是刚上了一半就被林姨给拉了出来么?唐姨,您要上洗手间吗?”叶凡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迅速的编了一个理由,毕竟,他在这里呆的时间也够长了。

 

“你这个小鬼,我不是来上洗手间,难道是来看你上的么?”唐嫣娇嗔的白了叶凡一眼,更是伸出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叶凡的额头。

 

“嘻嘻,万一唐姨真的是来看我的呢?”叶凡羞涩一笑。

 

“你这个小鬼,坏死了,对了,以后可不许叫我唐姨,得叫我唐姐姐,听到没有……”唐嫣翻了个白眼,娇笑道。

 

“啊?那小`姨那怎么办?”叶凡一愣。

 

“你别管她,她是她,我是我……”唐嫣哼道。

 

“那好吧,唐姐姐……”

 

“嗯,这才乖嘛……”唐嫣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嘿嘿,人家这么乖,唐姐姐都不奖励奖励人家吗?”叶凡羞涩道。

 

“哎哟,我的小乖乖,你还想要什么奖励……”唐嫣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起码也要亲人家一口嘛……”叶凡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双手更是缠成兰花指,一副扭捏的样子。

 

“你这个小坏蛋……”唐嫣再一次白了叶凡一眼,却也将脑袋凑过来,在叶凡的脸上轻轻一吻,一触即开,可是她本来就喝了酒,一股淡淡的酒香传进叶凡的鼻孔,叶凡更是清晰的感觉到她唇上的柔软……

 

说句实话,除了自己的小`姨外,唐嫣才是这群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不管样貌,还是身段,以及身上的气质,都堪称绝色,甚至比起那些明星什么的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只是或许是因为她太过的高贵,让叶凡本能的有些自卑,这才一直不敢主动向她说话。

 

可是随着这一吻,却为叶凡的内心打开了一扇门,再美丽又怎样,她终究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就需要男人的抚`慰,与其让其他的男人来安抚她,不如让自己来

 

“嘿嘿,这还不是唐姐姐最美丽么?”心里想通了这一点,叶凡也彻底的放松下来。

 

“你这个小鬼,就知道贫嘴,还不快点出去,姐姐要上洗手间呢……”唐嫣脸色红`润,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还是羞涩。

 

“嘿嘿……”叶凡又看了看唐嫣那妙曼的身段,从唐嫣的旁边走了出去,在路过唐嫣的时候,他的胳膊不经意间的碰触到了唐嫣的酥`柔软,顿时心里就是一阵兴奋……

 

至于唐嫣,却是狠狠的瞪了叶凡一眼,关上了洗手间的房门。

 

叶凡嘿嘿一笑,转身走了出去,包厢内,吴敏儿,小姨,林美心,包括林美玉已经全部聚在一起玩骰子喝酒,而性格冷傲的洛雪嫣却放下了自己的手机,加入了战局……

 

“小凡,快过来,小姨跟你说点事?”司空嫣然此时已经有些喝多,说话都有些飘忽不定……

 

叶凡心头一紧,赶紧小跑了上去……

 

“小姨,什么事?”叶凡直接跑到了司空嫣然的旁边坐下,任由司空嫣然的右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头。

 

“我侄儿,叶凡,刚才已经给你们介绍过了,明天就要进临海大学报道了,美玉,你是学姐,在学笑可要帮我照看照看他,可不要让人欺负了,知道吗?”司空嫣然另一只手指了指叶凡,开口道。

 

“知道了,嫣然姐……”林美玉应了一声,心里却是一阵嘀咕,这坏蛋那么坏,他不欺负别人就该烧高香了,谁敢欺负他?

 

“还有雪嫣,你和小凡可是同学,更要多多的帮助他,好吗?”

 

“嫣然姐,我明白的……”洛雪嫣点了点头,很是无奈,司空嫣然真的喝多了,吃饭的时候就喝了一些,来这里之后又和林美心,唐嫣等人连续喝了好几瓶红酒,此时真的有些醉了。

 

“小凡,以后在学笑有什么事就找你美玉姐,她是学生会的主席,知道吗?”叮嘱了同属一个学院的两大美女,司空嫣然又朝叶凡叮嘱道。

 

“放心吧,小姨,有什么事,我一定找美玉姐,你不用担心……”叶凡连连点头,心里却是一阵感动,他同样看得出来,自己的小姨今天喝多了,可是喝了这么多,她所关心的还是自己,这怎不让他感动?

 

“嗯,那就好,来,美心,我们继续……”

 

“嫣然,你今天喝多了,改天吧……”林美心也看出了司空嫣然喝醉了……

 

“是啊,小姨,改天再喝吧,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叶凡也是连连点头,还朝林美心投去了一个感激地神色。

 

“不,今天我开心,来,再喝……”司空嫣然却根本不管这些,再一次抓起了酒杯,林美心等人无奈,只好端起酒杯和她继续碰杯……

 

不一会儿,唐嫣从洗手间出来,也加入了酒局,几个女人是越喝越疯,到了最后,连酒量最好的林美心也出现了醉意。

 

一直快要到深夜十二点的时候,才将包厢的红酒全部喝完,叶凡悄悄的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八瓶,自己几乎没有喝,这几个女人基本上一人三瓶,好可怕的酒量?

 

司空嫣然都还想要叫酒,却被林美心等人给劝住,这才在叶凡的搀扶下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此时正直九月的天气,初秋已经快要到来,临海市又靠近东海,到了深夜,阵阵凉风吹来,带来丝丝凉意,一行人醉醺醺的走出了会所,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看到众人醉成这幅模样,叶凡实在担心她们能否开动车,有心想要提醒要不找个代价吧?

 

却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哟,这皇家会所什么时候找来了这么多的美人儿?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名穿着花格衬衫的男子摇摇晃晃的从另外一个包厢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电花,显然他是走出包厢接电话的,在他的身边,还跟随着一名神情猥琐的男子。

 

“嘿嘿,俊哥,这应该不是这里的小妹,可能是来这里玩耍的客人?”那名猥琐的男子满脸谄笑地解释道。

 

“客人?那敢情好,比起那些坐台的女人来,干净了很多,去,把她们都留下,陪我喝几杯?”花格衬衫的男子一推那名猥琐的男子道。

 

那猥琐男不敢多说什么,赶紧小跑几步,来到了叶凡等人的跟前,一脸微笑的朝着司空嫣然等人说道:“几位美女,不知道能够赏个脸,一起进去喝几杯?”

 

猥琐男的态度还算不错,显然也知道能够来这个会所玩耍的人身份都不简单,没必要一开口就得罪人。

 

“没空……”司空嫣然摆了摆手,抬脚就朝前走去。

 

那名男子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各位美女,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猥琐男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更是伸出手臂挡在了叶凡等人的身前。

 

司空嫣然等人都是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的强硬,这里可是皇家会所,她们来这里玩不是一次两次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我们若是都不要吃呢?”就在林美心等人要打算叫会所保安的时候,叶凡已经朝前踏出了一步,微微笑道。

 

猥琐男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小白脸会主动站出来说话,当下冷笑道:“不吃?这可由不得你们?”

 

“是么?”叶凡冷笑一声,不给这名猥琐男答话的机会,直接一记右勾拳就朝这名猥琐男砸去,他出拳的速度极快,那名猥琐男甚至没有半点反应,叶凡的拳头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右脸上,将他整个人都砸得朝旁一摔。

 

夜空中更是传来了“砰……”的一声。

 

随着这样的一声,司空嫣然,林美心,包括洛雪嫣等人的酒立马醒了一半,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凡,特别是林美心和林美玉,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叶凡竟然如此暴力,一言不合,直接大打出手,根本不问对方的身份是谁?

 

而洛雪嫣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诧异,诧异之后,却是一阵嘲讽,嫣然姐那般稳重,怎么她的侄儿这般冲动?来不来就动手?动手能解决问题么?

 

若不是看在司空嫣然的份上,她都不想理会这个家伙,只有吴敏儿的眼中冒出了闪闪光芒,小小的脑袋里,更是闪过了一个念头“好man!”

 

这个时候,那名猥琐男的痛呼声也将正在打电花的花格衬衫男子惊动,抬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小弟竟然被人打趴在地,顿时勃然大怒。

 

“操你妈的,竟然敢动手打人,找死不成?”说话的同时,这名男子已经随手操起一个摆在门口的花瓶,就朝叶凡砸了过来。

 

“小凡,小心……”看到这个男子拿着那么大的一个花瓶朝着叶凡砸来,司空嫣然另一半的酒也瞬间醒了,身体本能的将叶凡抱住,想要用自己的身体为叶凡挡下那样的一击。

 

“小姨,你这么抱着我我怎么出手揍人啊?”叶凡心里一阵无奈,却也只得伸出双手,搂住了司空嫣然的细腰,然后身体一个转身,直接一记转身摆腿,扫在了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小腹,一脚就将他踹飞了出去,他手中的花瓶也是掉落下来,砸的粉碎……

 

这样的响动自然惊动了包厢里的人,顿时就看到那个花格衬衫男子所在的包厢房门打开,一个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就这么从里面冲了出来,当看到花格衬衫男子倒在地上之后,一个个口中惊呼道:“俊哥……”

 

“妈的,竟然敢打我,竟然敢踹我,给我剁了他,剁了他……”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一边在这些人的搀扶下站起来,一边发出疯狂的咆哮……

 

随着这个男子的咆哮声,这些冲出来的男子一个个目露凶光,更是有人直接掏出了小刀,一步一步的朝着叶凡走来。

 

“小子,敢打伤俊哥,你死定了……”

看到这些人竟然掏出了小刀,林美心等人顿时脸色变了变,不过倒是没有太多的恐惧,而是露出了担忧之色。

 

被叶凡抱在怀中的司空嫣然也是回过神来,看到这些人直接掏出了小刀,脸色也是变得极其难看,这些人到底是谁,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动刀子?

 

林美心还算镇定,唐嫣也只是眉头紧皱,显然没有想到这些人这般大胆。

 

林美玉却是花容失色,洛雪嫣是一脸的鄙夷,不过却是朝着叶凡投去的鄙夷之色,这就是冲动的后果,唯有吴敏儿眼中没有恐惧,没有担忧,有的只有兴奋,这可是只有在电影里才会看到的情节呢。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司空嫣然双手护住叶凡,朝着这些人冷哼道,她只是一介女流,可是她却不愿意叶凡受到半点伤害,此刻的她就想一个护着小鸡仔的母鸡。

 

“小妞,滚一边去…一会儿划伤了你的小脸可不要怪小爷…”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是一个光头,可是光头的顶端,却留着一条小辫子,额头上纹着一只花吻蜘蛛,一看就不是好人。

 

当然,这些人也没有一个是好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行凶,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司空嫣然不退反进,更是怒哼道,她可是堂堂司空家族的掌舵人,在临海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

 

“王法?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最后警告一次,滚一边去,否则别怪老子连你一起砍……”这名花纹蜘蛛冷哼道。

 

如果不是司空嫣然长得实在太漂亮,他早就动手了。

 

“你敢……”说这话的却是叶凡,感受到司空嫣然护短的心思,他的心里早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小姨还是小姨,还是那个从小就爱他护他的小姨,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点却从来没有变过。

 

哪怕她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吓住这些人,更不可能挡住这些人,但她依旧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一点足够了!

 

说话的同时,叶凡已经将司空嫣然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小凡,他们……”

 

“小姨,你呵护了我这么多年,现在小凡长大了,就让我来呵护你吧……”叶凡淡淡地说着,已经松开了司空嫣然的手,朝着前面踏出了一步。

 

他的身影潇洒而孤寂,他的神态镇定而自若,一股无形的霸气散发出来。

 

直让唐嫣,林美心两大美女眼睛一亮,似乎没有想到叶凡还有如此男人的一面,而吴敏儿早已经两眼放光,一脸崇拜的看着叶凡。

 

只有洛雪嫣眼神依旧一阵嘲讽,一个只知道逞强的家伙能有什么用?难道他还能够对付对方这么多人么?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只会让他受伤,最后反而让嫣然姐担心么?

 

这个时候,那名走在最前面的花吻蜘蛛却是冷笑了一声,一步朝前踏出,直接一刀就朝叶凡的小腹捅去,这一刀,他并不是要叶凡的命,只是要重伤他让他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够得罪的。

 

“啊……”林美心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真的,说捅就捅,一点都不含糊,顿时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司空嫣然更是想要本能的拉扯叶凡,可是叶凡不仅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又朝前踏出了一步。

 

“小凡……”

 

在司空嫣然的惊呼声中,叶凡一把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那人的手腕吃痛,手中的小刀被叶凡一把抓在手中,然后在众人惊愣的目光中,一刀插在了那人的肩头……

 

“嗤”一道血花飞溅而出,不等血花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叶凡已经闪电般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小腹,将他踹得整个的朝后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一阵惨叫响起。

 

然后叶凡也不等这些人冲来,而是直接冲向了这十多名混混,一把抓住了一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那人的手臂竟然被他一把拧断,然后反手一耳光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将其抽得朝一旁飞去,紧接着直接一脚踹出,踹在了第三人的双腿之间,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的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射而起,双腿死死的夹住,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苦肝色。

 

眨眼之间,放翻了好几人,可是这不仅没有吓住这群人,反而激起了剩下几人的凶性,竟然全部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就朝叶凡冲了过来,更有一人,抱起了另外一个花瓶,也是冲了过来……

 

看到这些冲过来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男子,叶凡的眼中出奇的平静,仿佛冲过来的不是一群暴徒,只是一群小羊羔一样。

 

身体一个旋转,又是一记转身侧踢,将冲得最快的一人踹飞出去,然后瞬间来到了第二人的身前,反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小刀,手腕一翻,直接扎进了那人的小腹,然后瞬间拔出,不等那人发出惨叫,已经冲向了另一个人,又是一刀扎出,直接扎在了那人的肩膀,然后一记膝顶顶出,顶在了那人的小腹,那人又是一声惨嚎,身体朝下倒去……

 

这个时候,那名双手举着花瓶的男子正好来到了叶凡的身前,就要将头顶的花瓶朝着叶凡砸去,叶凡已经单腿用力一蹬,身体弹射而起,狠狠的一脚踹出,直接踹在了花瓶上,那华美的花瓶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被踹得粉碎,无数的碎片飞洒出来,落得满地都是。

 

然后叶凡在那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一刀扎进了他的肩头,然手反手一耳光将其拍飞了出去……

 

“噗通……”随着这个男子倒在地上,现场十多个人已经全部的被叶凡放翻,从第一个人动手到战斗结束,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

 

看到现场一个个惨叫不止的众人,即便是洛雪嫣在内的脸色都同时变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少年会有着这么强悍的身手,十几个人,竟然被他一个人全部放翻在地。

 

叶凡却好似没有满足一般,而是一步一步的来到了那名花格衬衫的男子身前,看着这名同样目瞪口呆的男子,叶凡淡淡说道:“喝敬酒,还是喝罚酒?”

 

这句话,正是这名男子的属下刚才对叶凡说的。

 

“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听到叶凡的话语,这名身着花格衬衫的男子这才回过神来,当下冷哼道。

 

别看叶凡身手很是了得,可是这个社会靠的可不是个人的身手,而是背景,这家伙敢对自己动手,那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还真不相信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还敢对自己动手!

 

“你就是个傻逼……”叶凡却根本不给男子说出自己身份的机会,直接咒骂了一声,然后一拳砸在了男子的小腹,他的力气极大,众人甚至听到了“砰”的一声,然后就看到那名男子被揍得整个的反弓了起来,嘴里更是传来了干呕的声音,叶凡的这一拳,可是差一点把他的苦水给打了出来。

 

“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傻逼……”叶凡又是一声咒骂,然后直接一耳光甩了过去,顿时男子的脸上就出现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很快,他的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

 

“草,总以为自己很牛逼,其实就是个傻逼……”叶凡骂得欢,又是一耳光煽了过去。

 

然后那名男子的另外半边脸也浮肿了起来,可是叶凡却觉得不解气,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得男子奄奄一息,已经快要晕厥了过去。

 

等到叶凡完全出了一口恶气之后,这才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提起了男子的衣领,然后很是好奇地问道:“对了,听你的口气,似乎你有很牛逼的背景?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噗嗤……”男子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有你这样的吗?都把人家殴打了一顿再问人家的背景,有这么做的吗?你都不给人家说话的机会啊!

 

“草,这么没用,都不告诉我是谁就晕了过去,真是扫兴……”好似扔垃圾一样,叶凡直接将男子扔在了地上,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拍了拍手,来到了司空嫣然等人的身前。

 

“好了,小姨,问题解决了,我们走吧……”

 

“这就走?”一时之间,司空嫣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当然了,难道还要留下来送他们去医院不成?别忘了,可是他们要欺负我们的,我们这可是正当防卫!”叶凡理所当然道。

 

正当防卫?司空嫣然,林美心,唐嫣等人同时翻了翻白眼,有差点把人给打死的正当防卫吗?

 

不过事到如今,走为上策,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难道还真等他们叫人来报复不成?

 

当下司空嫣然也不多说什么,拉起叶凡就朝停车场奔去,林美心等人自然也是紧随其后。

 

“对了,告诉你们老大,本少爷名叫张天,就读临海财经大学,你们要是想报仇,随时来找我……”快要走进停车场的时候,叶凡还不忘回头朝着众人吼了一声。

 

林美心,唐嫣等人差一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张天?还临海财经大学,这混蛋,临走了也要坑人一把,想了想自己等人虽然经常来这里玩,但并没有留下真实身份,倒是也不用担心查到,顿时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笑意,这个小坏蛋,实在太有趣了……

 

至于包括猥琐男在内的众人,却是死死的记住了张天这个名字……

也许你还喜欢

张玉岭,中国书画代表人物

张玉岭,男,汉族,1950年9月出生,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职称润格评定中心评定作品润格:国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3000——5000元人民币,国际市场价每平方尺为500——

鲜于枢《王安石杂诗卷》放笔随心,书气恢宏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鲜于枢(1254-1322),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大都(今北京)人。 早岁学书,未能如古人,偶于野中见二人挽车淖泥中,顿有所悟。他与赵

硬笔书法艺术的实用性和美学特征

用钢笔来表现汉字的书写情状,被称之为钢笔书法艺术,也称之为硬笔书法艺术。 没有汉字就没有书法艺术(软笔),也没有钢笔书法或硬笔书法艺术,因此,离开具有准确的形体结构的汉字来表现书法是不可能的,汉字是书

苏州工匠园联手吴门扇艺举办至“扇”至美特展

2020年6月5日下午,苏州工匠园举办了吴门扇艺至“扇”至美特展的启动仪式,20多位重量级嘉宾济济一堂,仪式包含多位领导致辞,并举办了主题沙龙,共同探讨苏扇艺术。 吴门扇艺在启动仪式上还将水磨骨玉

破局出圈,是每个人都该有的勇气

01 破局出圈的老年叛逆 腾格尔老师玩得太high了吧! 《钢铁萌心disco》横空出世,跨界童年三部曲,大玩回忆杀,腾格尔老师是妥妥的#魔性歌王#没错了! 细数这些年腾格尔老师的翻唱——《学猫叫》

好的作品,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

俄罗斯艺术家Vyacheslav(Slava)Korolenkov,1958 年出生在离莫斯科不远的小城市。还是学生时代,Korolenkov 的作品代表斯特罗加诺夫学院在布拉格展览。1988 年毕业

文徵明89岁高龄草书《赤壁赋》,精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龙灵书道”免费学习海量书法视频 文徵明的书画造诣极为全面,其诗、文、画无一不精。人称是“四绝”的全才。他虽学继沈周,但仍具有自己的风格。他一专多能,能青绿,亦能水墨,能工笔,亦

敬古为上·至简至纯——观王尉没骨花鸟画有感

文 / 霍春阳 王尉深得宋人意味,而宋人的理念,是为传统既成衍流的时代。上自战国酝酿,至两汉并蓄,魏晋以整肃,及唐以交汇,五代以主张,至宋则是融会贯通之时——入也好,出也好,皆得进退;豪放,具有所依;

精明商人花2亿买下一饭店,店内一幅画让他大喜:饭店等于白捡了

在收藏界向来不缺“捡漏”之说,捡漏有大有小,大有白捡上亿者,小有白捡数万者。但前者比较难遇到,毕竟价值上亿的东西,想想也知道有多诱人。 但国内确实曾出现这样的“捡漏”,围绕着著名画家潘天寿一幅名为《

朗诵: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深爱往往无声,长情总是平淡! 作者 | 云璃 · 朗诵 | 花晨 摄影 | 菲菲· 编辑 | 绢子 有一种感情, 不一定朝夕相处,但一定放在心中。 有一种关心, 不一定常常问候,但一定一直真诚。 有一